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楊郁 | 29th Mar 2009 | 鏡花水月 | (529 Reads)



記憶,似乎不需要翻開《辭海》為它下個甚麼定義,反正就是每人也有、每秒也有的東西。而這個世界,好像只是「有」跟「沒有」的世界,中間是甚麼?然後,過去了的,也好像只有「得到」與「得不到」,究竟有沒有中間的?

就當作沒有中間,那記憶就是記錄了「得到」或是「得不到」。那麼,為了那已不復存在的東西,有多少天,所有心力都奉獻出來?只因那是一個緊緊牽扯著、掙不開的枷鎖,而另一端卻是甜美的蜜糖。哪管它是怎麼痛、痛得大肆宣稱它不堪回首,最終還是不願抽離,沉迷進去;再不就是「我道記憶不痛,卻是字字苦楚」。痛,也痛得上了癮,如歌詞一般,「沉溺需要深、需要一種氣氛;記憶需要真實動人的質感」。那麼,記憶與沉溺,都是因為外圍因素嗎?再說白一些,記憶是想忘記就忘記嗎?

坦白說,我不知道。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