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楊郁 | 28th Sep 2011 | 聲跡樂藝 | (1968 Reads)



容祖兒出道十年,成為了香港樂壇天后,也擁有多首瑯瑯上口的歌曲,但論一整張大碟似乎還未找到一張代表作,或許《我的驕傲》是,可也是八年前的作品了,之後玩過《Ten Most Wanted》但不算叫座。歸根咎底,與其說是英皇的問題,不如說並非創作人亦沒一個穩固團隊的Joey難以用整張專輯去表達。於是,當〈花千樹〉派台時,有人說容祖兒根本沒想過去改變,還是原地踏步。只是待大碟出來,這張代表她自己的《Joey & Joey》大概已替她證明:容祖兒也能打造一張佳作。

 (閱讀全文)

楊郁 | 25th Sep 2011 | 體育時期 | (1374 Reads)


Dennis Rodman一直沒有淡出過人們視線,每位看過九十年代NBA的球迷也會記住這個位最標奇立異的籃板王,甚至能在櫻木花道處找回他的身影……直至這年,在活塞的球衣退役、入選名人堂,他以看似改變了的形象再次霸佔著一切。

其實他還是他,Dennis Rodman,一直以最真實一面努力維持生活的妖蟲。

他沒有父愛,家中都是女人,沒人給予他甚麼,除了籃球──他並非為金錢與名利打球,純粹是這輩子沒有像籃球讓他這麼有自信。父親在他五歲時離家,有N個 孩子(二十至四十七不等);家中兩位妹妹不論成績與打籃球也比他要好(那時Rodman還只有五尺十寸),他到NBA前還要到機場當保安、嚐過偷竊被 捕……一切都是糟糕的生活──一直延續到打籃球時,比如跟麥當娜等女人的緋聞、比如那不到三個月的婚姻卻留下四歲的女兒、比如在季後賽期間突然跑到拉斯維 加斯……

他需要父愛、需要兄弟、也需要自由,而後者是因為沒有前者而形成的生活習慣。

 (閱讀全文)

楊郁 | 3rd Sep 2011 | 聲跡樂藝 | (939 Reads)


去年的時候曾想過撰文比較田馥甄的《To Hebe》與郭書瑤的《Honey》,要比的當然不是水準,而是唱片的方向:前者是商業化了十年,累積足夠資本去開發自己喜歡的音樂的表表者;後者則是商 業化到極緻而基本沒有自己的樣本。結果在主流與模仿偶像王菲的特色融合下,Hebe堪稱去年華語樂壇的一股清泉。一年後,Hebe找來了一眾極有才華的創 作團隊,打造了《My Love》,意圖把一種特色推向高峰。

於是去年因事擱置的文章又像能夠循環再用──至少有些話一年後也能這樣說下去。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