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楊郁 | 24th Feb 2012 | 文字片段, 鏡花水月 | (473 Reads)


我自覺地稱自己為「外人」,不是指自己跟當事人無關,而是因為香港人的身分,並沒有經歷過十三年前新概念大賽,以至韓寒成名的那段日子,對於當時媒體或是公眾怎麼評價甚至打造這位八十後作家不甚清楚,理論上我該沒有根本上受韓寒的影響。而知道韓寒是香港傳媒數年前有意思地表示「八十後作家」,因此對韓寒、郭敬明以至笛安等人有認識,此後也買了
韓寒《三重門》、《零下一度》等書。

說在前頭,我是認為韓寒沒有代筆的,而這更多是在看過書本後的一個結論,有甚麼證據嗎?較多是自由心證吧。而我是比較信奉質疑需要人證或物證的說法,因此就算倒韓派提出了一萬個疑點,沒有確切證據的話,於我還是不算甚麼。這大概近乎宗教式的信奉,但其實不論挺韓或倒韓也走不出這死胡同: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