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諏訪四郎 | 23rd Feb 2008 | 文字片段 | (825 Reads)

  

作者:段連勤
書名:中國古代北方民族史叢書-北狄族與中山國

出版社: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二○○七年版

  在中學有唸過中史教科書的學生們,相信都會對東周後段的戰國七雄有最基本的認識(至少可以數出七國名字)。然而公元前四○三年三家分晉始,至於前二二一年秦皇滅齊之間近二百年的戰國期間,並非一直處於七大強國並立的;初期除卻「萬乘之國」的七雄外,另外尚有勢力較小的「千乘之國」五個,如宋、魯、衛、越、中山等。其中處於現今河北省地區、由白狄鮮虞族所建立的中山國,於多數人的印象中最為陌生。本書作者以在西周.春秋時代崛起於中國陝西、山西地區的北狄族為起點,至戰國期中山國的建立和滅亡,作為本書的中心樞軸。

   本書清晰地分為上下兩大部份。上半段由第一章〈緒論:商周時期北狄族的歷史〉至第四章〈白狄的東遷和分佈〉,主要敘述、分析北狄族在商周至春秋時期的名稱變化、遷徙、分佈地、部落族姓、社會經濟文化和與華夏國家的關係。當中以北狄諸族(如赤狄、白狄、長狄等)聯盟(作者時稱國家)的分裂,與晉、秦、齊等諸侯國之間的戰爭而遭擊滅及陝北白狄族的東遷太行山,作為對戰國時代中山國簡史的過渡部份。而下半段則分作〈鮮虞部落聯盟與早期鮮虞中山國〉〈後期鮮虞中山國〉〈《戰國策》和《史記》中關於中山國滅亡原因的若干說法考釋〉三章,主要敘述戰國期中山國的建立、政治經濟文化發展、跟周邊戰國諸侯的關係與滅亡,並對中山國滅亡的多種通說異說進行簡單的排除考證。  

  商周至春秋時期北狄族部份歷史的敘述,其實頗考作者功力的。北狄的原始史料甚少,僅散見於先秦典籍,以《春秋.左傳》最多,另外亦見載於《國語》等,再不就可見於西漢司馬遷的《史記.狄世家》或附錄於同書《晉世家》等中,資料十分零碎,加上本書的出版年份甚早(一九八二年),就連當時在河北省平山縣的中山國王墓發掘工作仍在初始階段,更徨論尚未具有完整國家體制的北狄諸族了。然而在有限的史料和前人研究成果中(如梁啟超《飲冰室文集》、王國維《觀堂集林》等),作者至少能拼湊出一幅有條理和清晰的上古北狄族歷史形象。如從《後漢書.西羌傳》注引《竹書紀年》中,將在商代居於洛水的鬼方隗姓,串聯至春秋時代居於西北地區隗姓的翟族;再依據《左傳》、《國語》、《史記》等史籍中載「狄,隗姓也」、「戎狄」間作「戎翟」或「赤狄」、「白狄」作「赤翟」、「白翟」等例,推論出春秋時狄族/翟族,極有可能是商代與周族頻頻衝突的鬼方(《國語.周語》載「竄於戎、狄之間」)。且勿論以上的推論是否屬實,但從引用史料和求証當時狄族的姓氏、分佈地理據看來,無疑是可信、具一定說服力的,而且脈絡條理,步驟嚴謹,可見作者的析述功力。  

   當敘述至春秋時代的北狄族歷史,及之後戰國期中山國的發展,由於史料開始充實,作者因此也能比較詳細地史述和作出各種分析,如考證春秋期北狄各部的分佈區域和遷移情況,但當中著墨最多的,是北狄與同樣崛起於陝西地區晉國之間的外交關係;晉國的崛起和強大,可謂北狄各族由盛轉衰的轉捩點,除卻居於秦、晉間雍州的白狄遷往太行山之東(今河北省)一帶外,眾狄中最強大的赤狄最終亦為晉吞併――因此,作者就用白狄東遷,及隨後鮮虞氏於山西以東正式建立中山國,作為北狄族歷史邁入春秋晚期-戰國時代的分水嶺。及後鮮虞氏與晉國的對持與受迫、晉國的內亂及三家分晉致使中山國得藉介入(支援范氏、中行氏,見《左傳.衰公元年》)而崛起;就在這情況之下,中山國邁進戰國時代。  

  戰國時期的中山國外交,是作者主要著墨的地方;這是因為中山挾於燕、趙、魏、齊等強國中間,處於四戰之地,當中更要面對魏、趙二國的強攻,然而尚可以支撐逾百年而亡,可見中山國當時定採取了一定適當的措施而得以生存,誠如史學家王先謙所評:「當戰國紛爭之日,中山倔強其間,久而不傾,其固有可思者」。 

  初期中山國曾一度亡於魏國,其後復國並藉著與齊國的聯盟而再次興起。在齊國取代魏國而成東方首強的同時,中山國亦透過擊敗趙國的鄗之戰(公元前三三二年)、「五國相王」事件稱王(公元前三二三年)及介入燕國內亂(公元前三一四年)等事件,一步步攀向頂峰,而列為劉向《書錄》所言戰國之世的十二強國之一。最後則以趙國忌中山國國土「處其腹心」,阻礙自己的擴張空間,而於趙武靈王時期始藉齊國的衰落及中山國因支持齊伐燕、備受孤立時,舉全國軍力連擊中山國,於公元前二九六年陷靈壽作為終結。由公元前五七年平中之戰敗晉軍立國,至趙滅中山,白狄裔的鮮虞氏中山國存在了一百八十六年。  

   在此不得不稱讚一下本書的作者段連勤。中國大陸史學家的史觀,常站在社會主義思想的角度去批判歷史,往往語氣流於偏狹,將統治者的施政措施一律打為「壓榨鎮壓一般無產勞動階級民眾」行動――固然,馬克思主義史學派這種理論,有其一定的客觀性,然而總予人一種以現代價值觀硬套於歷史事件的感覺,反而顯得忽略了當時的歷史實像。然而從段氏的行文中,卻鮮少見到普遍中國史學家最為人詬病的「階級批鬥式」筆法,只是在結論部份略加稱讚狄族在中國歷史上所作的貢獻,應同其地位性和歷史上的價值,甚為客觀。此種筆法,確實為本書增添了不少可讀性。


[1]

谢谢先生的评论。先生辛苦了!鄙人有意赠先生近期再版的拙著《丁零高车与铁勒》与《北狄族与中山国》两书,不知先生意下如何?段连勤


[引用] | 作者 dlqw | 24th Feb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2]

多謝先生了~~

只是在下暫時對於鐵勒、丁零等外族歷史沒有多大的興趣……

諏訪四郎
[引用] | 作者 諏訪四郎 | 25th Feb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黄河
黄河 :
这是一本有很高学术水平的著作,你没有"论"出来,大概是你太浅薄了吧!你的目的是大作的最后一段:抨击大陆学者的马克思主义史观!

有些東西你還是在家裡對自己說好了
題目是"淺論""一書"
簡單點說,其實只是書評
不是學術下的評論
批評別人是否淺薄前請先了解一下方向
至於最後一句....
地球是很險的,快點回火星去吧

文謙
[引用] | 作者 文謙 | 15th Mar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4]

有幸读到大作,但有点失望!
大作是一篇书评。首先说一下大作的失误之处。①文中说〈史记.狄世家>。〈史记〉世家中并无狄世家;②文中说“北狄与同样崛起于陕西地区晋国之间的外交关系..."春秋时期的晋国领土主要在今山西地区;③“鲜虞氏于山西以东正式建立中山国....”。原书中已指出中山国的地理位置,书评为什么反而含混其词?山西以东还有今山东省,中山国难道在山东建国?这些都是先生大作的“硬伤”!
大作既然是书评,就应该评出些东西。可惜呀!大作除了挂一漏万地重复〈北狄族与中山国〉一书的内容之外,只在第三段的一个地方说作者对商周时的鬼方即春秋时期的北狄的推论,“无疑是可信、具一定说服的,而且脉络条理,步骤严谨,可见作者的析述能力”,余再不置一词!这叫书评?!
值得注意的是书评的最后一段。说“从段氏的行文中,却很少见到普遍中国史学家最为人诟病的阶级批斗式笔法”,指责大陆史学家“常站在社会主义思想的角度去批判历史,往往语气流于偏狭...."前种说法显然是对段氏原著的曲解,因为一书,自始至终都是以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为指导的,限于篇幅,这里就不多说了。后种说法实际上是对中国史学家的无端指责,是百分之百的借题发挥!你可以对中国史学家的史观提出有分析的具体的批评,但不能这样肤浅,这样指桑骂槐!
大作是一篇什么文章,难道还不清楚?!


[引用] | 作者 东方 | 1st Ju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