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研碩 | 28th Feb 2008 | 光影流動 | (1199 Reads)

可能世界上從沒有簡單而美滿的愛情,幸福只是苦終甘來的結果,一切只是自欺欺人。當天在聽著童話故事的,現在都給愛壓得死去活來,沒有幸福,只有沒完沒了的追與尋,在光影中找尋那失落了的憧憬。只有假如當坐在身邊的人和自己看這套電話,會感到窩心的,那恭喜了。

假如不用多想前因後果,這段時光可讓自己會心微笑。

 

首先還得說一些前因,而不想單單的討論電影的好壞。

自廿一世紀開始,迪士尼的電影工業面臨著重大的改變,這種轉變很複雜,只是希望淺入深出的解說。值得一提的是第一是與Pixar合作的3D動畫在《Toy Story》中獲得空前的成功,直至收購了Pixar後到最近的《Ratatouille五星級大鼠》,一直成為了現在的動畫主流。而另一部份,就是真人電影,這部份最為人所認識的,就是《Pirates of the Caribbean那勒比海盜》系列,第三部份就是傳統的動畫,但除了《Lilo & Stitch》以外,失敗作如《The Emperor's New Groove騎呢大帝》,卻無法和90年代製作的經典如相提並論,甚至許多人也記不起這套電影的存在,可說是迪士尼的一個低谷。

甚至在Disney在2006年收購Pixar之前這段時期,已經把2D動畫取消。這當中涉及到《Toy Story》的太成功和技術方便性令迪士尼的定位改變,但當近年對手「夢工場」步步緊逼,尤其《Shrek史力加》更把一切童話扭轉過來,票房亦大賣的同時,逼使了當時捌開Pixar,自行發展3D動畫的迪士尼,自行製作了《Chicken Little四眼雞丁》,卻得不到歡迎,成績也難以表達。就在這危急關頭,迪士尼收購了Pixar,並隨之引入了前迪士尼員工,製作了《Toy Sotry》等空前成功的John Lasseter,成為了迪士尼公司的的首席創意顧問,而他在上位後一項重要決定就是恢復了2D動畫,而這套《Enchanted魔法奇緣》,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將迪士尼公司在新世紀所積聚的技術優勢,以及傳統的優勢,加上重新建立市場新定位的一套優秀作品。

(註:當時任職迪士尼的John Lasseter正是向迪士尼推銷3D動畫的發展而給迪士尼直接解僱,後來加入佐治魯卡斯的電腦動畫部門,最後於1986年正式自立門戶成為Pixar,可說迪士尼也的確在前瞻性和政治決策上出現了犯錯)

個人而言,這一次迪士尼的確押對了寶,在痛定思痛以後,迪士尼已找到了新的公式。而當中不僅單單是技術,而是重新的對故事內容的控制,這無非是捌除過去複製一種模式,去討好所有人而失諸交臂。

這一次,迪士尼把自家的童話故事來個大反轉,一個現實和迪士尼式的奇幻互相磨擦的反傳統的傳統童話故事。

但真正在的解讀故事,原來無論在故事的意義,還是愛情之道理還是個毒蘋果,外表美麗,內裡還是藏著劇毒。

童話故事中王子和公主的公式故事不用多說,公主永遠漂亮善良,而王子依舊英俊瀟灑,兩人相遇後,便快快樂樂的過生活,這亦是一般童話結局,可算是不變的定律。

值得一說的是,在迪士尼的真人電影《The Princess Diaries走佬俏公主中,也嘗試著將這種公式套落在現實生活中,但該電影保持著迪士尼電影的一貫水準,但畢竟已是陳腔濫調,還是未能全功。

這種帶來強烈《公主主義》的故事,已到了一種反意義的味道。所謂《公主主義》(個人創作),可能是繼共產主義後另一個帶來不為人知人文精神下發揮著極大的巨大影響力---公主是在溫室長大的每天養尊處優的「美女」,等待著「王子」自找麻煩而披荊斬棘,冒著生命危險(其實在公式上是沒有的)解救公主,然後「公主」就能得到幸福.......存在於這種主義下的女生,卻很多進入了「港女」的門檻,對於階級比自開己低的,通通視為下品而敬而遠之,擁有工作能力而卻對於其他技能極其貧乏,期待著做強人之餘也渴求作個幸福少奶奶,然而天底下沒有太多這類「王子」,「青蛙王子」卻是比比皆是,但通常被敵視為「癩蝦蟆」,這不無得一說,多少熱血男兒在看這類作品多感到吹毛求疵。

也許扯遠了,但在《Enchanted魔法奇緣》中男主角Robert 是一位正替一對夫婦辦理離婚手續的律師,他本身亦是失婚漢,帶著一個女兒及一個認識了五年的女友,身份與一般童話男主角恰恰相反,對於愛情生活和未來的積極性也許被打擊至支離破碎的地位,他不希望女兒Morgan看童話故事而對未來不要抱著任何幻想和希望,也印證著現實社會的殘酷。

相對於動畫著那一見鍾情的童話故事情節,已給打了一個大巴掌,傳統價值觀幾乎被全盤否定,幸福原本不是尋常的簡單,而是充斥著許許多多的矛盾和衝突,愛情沒有這樣的簡單當中可是要經歷著邂逅,傾情,追求,了解,但結果也往往並不隨人所願。

但是我很喜歡王子的冒撞,在現實中兇殘下依舊沒有改變,他有他一套愛情公式,至少他是單一的(起初),他是全心全心的。而改變的是公主,公主突然的現實化,可以說公主對王子只是簡單的理想和憧憬所結合的錯覺,而和Robert 卻是相知相交而慢慢產生了感覺。但單親爸爸不一定要堅持忠誠於自己的女友,只是在人生看見了希望和機會中左右為難,在愛與誠當中,Robert 選擇了誠,然而破壞了這種疆界的不是毒蘋果,不是皇后,而是公主。

公主可以憑心情而決定誰去吻醒,而一眾男角卻在只得被動的,在主動追求的一方,始終隱藏著被動,一切還得看手段,以及條件。而沒有被選擇的王子,也頓然被「路人」化,是為了成人之美還是那一煞被現實衝突得呆若木雞,還是認為身為情敵的Robert 是不值得去救,到頭來他的印象還是被塑造成一個滑稽的存在,而最後也更一反常態(還是說太過正常的依循本性?),突然的「情傾」Robert 情人/前女友/未婚妻/已被拋棄/第一者/第三者/重新界定(自由填充題,個人已想不通這對她的形容詞)的Nancy!

事而至此,事情始末完全的脫線,越想自圓其說就越自打嘴巴。王子轉變的最大原因是甚麼,而Nancy又為甚麼忽然「變節」,是一見鐘情?王子條件比robert好?看穿是自己被Robert劈腿?被robert浪費了五年而突然心急?只是為了happy ending而強行「看得通」,而公主和Robert 還是有其原因,但王子真是因循公式的「一見鐘情」的理由而決定,也真是為了一雙合適玻璃鞋?

潛伏意義是王子是戀足癖?還是對「性」潛伏著極大的渴求?(按:這應該是安徒生他本人的思想問題吧.....)

這當中的意義的又是甚麼?似乎「幸福」在這兒的演繹比現實中還要虛偽和混亂。只為讓歡眾快樂抱著情人離場。也因為當中除了「追求幸福」以外就沒有任何道德背負和教訓,女主角擁有絕對權選擇,有權見異思遷,完全是想做就做想愛就愛,思想絕對自由。

沒有責任,缺乏道理,欠缺理性,一切都是以自己利益為上,難怪現在的愛情關係越來越變得複雜.......

而當中另一個諧角Nathaniel (皇后的心腹),這線的劇情雖短但令人印象深刻,尤其和王子互相輝映。作為皇后的情夫(?),完全的被皇后的擺佈,更淪落為走狗,真可謂做隻貓做隻狗不做情人,更不該做觀音兵,醜事做盡,臉也要被刻上「壞人」兩字(即醜)。最後更寫書對皇后大書特書,究竟是揭發皇后醜德還是情慾史?

作為公主Giselle,真不知說她是甚麼?是現代女生的典範?愛情至上,對象要求極高,缺乏自主意識,可以說她真是「很傻很天真」,因為她相信一見鐘情。而在現實的曼克頓上,她也真是長大了,好的對自己的情感誠實,壞的是她做盡了自私自利的事情,當然一切還是為了愛情。然而一切也被包容在美麗和純情之上......(想回了現實的「公主復仇記」女主角和有錢靚仔CEO之間的事情,一係亦不過一個毒蘋果)

真正的幸福究竟是甚麼?想深一層就是矛盾,難怪離婚率在現在沒有減弱,因為根本沒有自圓其說,所有事情都非常含糊,然而童話故事本身的意義就是讓無邪的小孩子保持積極和善良,所有不良的想法不應被拉扯進去。然而當自己一直長大,越發現童話故事是永存在,我們都被污染了,被同流合污了,在看到這套作品,總不禁唏噓,究竟誰做錯了,誰做對了?

既然迪士尼也懂得在自嘲,我們也不妨一笑置之了吧。當片中的小女孩淘出一張信用卡之時,那便是現實與幻想的分別,在《The Princess Diaries走佬俏公主中,也滲及到一個重要的訊息,不斷在強調現在的女生人人都是公主,每個女生都能夠受到寵愛,《Enchanted魔法奇緣》中,最後的小女孩在商店努力嚷著父親買賣,現在沒有了灰姑娘,現在不需要甚麼魔法,現在是資本主義的世界。

有能力,就有希望。

有能力,就有價值。

說回可觀性之上,也保持著迪士尼的一貫的優良傳統,沒有冷場,令人滿意。只是在看到中途我竟想起另一套電影---CLOSER中那血肉模糊的感情角力,可能是心死得太多而失去知覺,也許應一個看Enchanted,然後讓自己多一點積極的幻想,而拋下現實的枷鎖,終有一天會苦終甘來的,沒有苦,那怎對比出甜的感覺。

《Enchanted魔法奇緣》是值得珍藏的,個人推介的。


[1]

等等,灰姑娘是屬於格林童話的,不是安徒生寫的!

最近我多了一個奇怪習慣,就是愛把迪士尼王子與平成幪面超人比較!(甚至Kamen Rider 已經變成我對Prince Charming的委婉詞)用.此比喻,Edward 簡直是"童話世界破壞者", Decade!


[引用] | 作者 ojamajomary | 22nd Feb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