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楊郁 | 13th Apr 2008 | 鏡花水月 | (1529 Reads)



第一次聽到「寂寞」兩字是在很小很小的時候,電影裡的女主角對男主角說「我很寂寞」。「寂寞」是甚麼?問問母親,她只回答說「自己一個人」。可是電影中女主角明明和男主角在一起,怎麼又會覺得寂寞呢?當時年紀小,沒有對母親的說話作任何反駁。到長大了,才發現根本不需要去深究寂寞,因為在成長中,就自自然然會經歷得到……

可是,回到原點,「寂寞」究竟應怎麼形容?雖然自己經歷過、接觸過,但卻仍然是很難用文字去表達它,也可能每個人對「寂寞」也有不同的定義。翻開字典,「寂寞」是解作「冷靜無聊」,算是一個中性的定義吧。的確,寂寞並不一定是負面的事,可以很淡然、很冷靜的去看待它;只是,仍然很難把寂寞和正面的事拉上關係……

一個人對「寂寞」的認識,除了來自個人的經驗外,還可以從別人的看法中去思考一下。其中一位對寂寞有其感想的是陳之藩,讀他的《寂寞的畫廊》,看到他認為寂寞是人生的本質,是無處不在的,喜怒哀樂只是心靈上種種臨時的色彩。而且寂寞不一定是灰色的,它可以是白色的、綠色的,有時候人甚至會在彩色的世界中感受到更為濃厚的寂寞。可以說,陳之藩眼中的「寂寞」是無盡的、是悲劇的。但同時,又有另一位作家對「寂寞」說出另一種看法,梁實秋在其《寂寞》文中就說「寂寞是一種清福」,要好好去享受寂寞。

為甚麼兩人對「寂寞」的解釋截然不同?我認為,是跟兩人的想法有關。而事實上,陳之藩在1955年就離開台灣到美國留學,展開了他一段遊子的生涯,在異地生活的他可能因此感受到更深的寂寞。

在《寂寞的畫廊》中,陳之藩提到了吳爾夫的《無家可回》,應是確確實實的點中了他的心情,而且他在文中亦以「飄」形容他到了曼城,也看出他的無根。就因為如此,他可以在各種色彩中找到寂寞,在各項生活的細節中找到寂寞,他在《幾度夕陽紅》一文中就說過「人生的寂寞是不分東西的,人世的荒涼是不分今古的!」。

那麼梁實秋又如何呢?可以說,他和陳之藩是向著完全不同的方向走著,因為他對現實社會有著一些不滿,所以他求清靜,而他的「寂寞」就是內心清靜,一個人到達了空靈悠逸的境界。他可以在想像中翱翔,跳出塵世的渣滓,與古人同遊,所以他說「寂寞是一種清福」。對他來說,「寂寞」是一種逃避現實的方法,是他所珍惜的。


寂寞車站

說了這麼多,其實也是想帶出:寂寞是原於自己的想法,陳之藩遠在異鄉,覺得自己離家很遠,又看到和他同住的老太太的寂寞,於是覺得在他身邊的,都是寂寞;梁實秋想逃避現實,想在壓迫的現在中喘一口氣,因此他想活於自己自己的想法,亦所以他自願走進寂寞裡。

即是說,「寂寞」是唯心的。

我認同梁啟超所說:「苦樂全在主觀的心,不在客觀的事。」,重點還是你自己怎樣去看待「寂寞」,你覺得它是苦的,它絕不會令你歡樂,同樣的,你認為它是清福,你就會去享受它。但是有人會說,像《寂寞的畫廊》中的老太太,沒有了丈夫、兒女不太探視、對收到書信流露出羨慕,不就是寂寞是悲哀的體現嗎?怎麼正面去看待它?沒錯,大多數人都害怕孤獨一人,認為那是可怕和苦悶,但想想莊子的思想,他認為「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齊一」,陰柔與寧靜不是寂滅,是和大自然打成一片、沐浴在一片祥和寧靜的生命光輝。只要意識到「物我無盡」這哲學思想,又怎會還是孤獨一人呢?
  
可是真的可以做到這麼正面嗎?這只是最理想的一種想法,世上有多少人可以體會到這種思想?大部分人,包括我,其實也化解不了寂寞所帶來的負面情緒。結果,矛盾了。了解它,卻並不能解決它……說到這裡,才發現自己其實走不出「寂寞」的框框……


學會接受寂寞

對我來說,包圍著我的「寂寞」其實只得兩種。第一種是我最先體會到的寂寞:小時候身邊沒有玩伴,只留下自己孤獨一人。那時很害怕這種感覺,但現在反過來看,熱鬧就一定比孤獨好嗎?長大了的我是不同意的,我認為熱鬧和寂寞是相對的一種調和。即使繁華喧囂是多麼的好,也不可能永遠活在聲色犬馬的世界,那樣會使自己對很多東西都變得麻木和盲目,變成一個只跟隨大隊、沒有思想的個體,所以總要把自己抽離出來,「寂寞」一下,然後完結孤獨的生活,重新走回群體中。學懂這樣,在餘下一個人的時候,就發現孤獨的寂寞並不是那樣的可怕。

還有另一種寂寞:身邊都是朋友,但卻沒有一個人了解自己,甚至是連一個可訴說心事的人也沒有,簡單點說就是沒有知己。這種寂寞是難耐的,心底裡有想發洩出來的感情,卻偏偏沒有那個知己在身邊……周遭進進出出的途人不是自己想要一起的朋友,那種寂寥感比身邊並無一人更盛,沒有朋友,可以和大自然相伴,但大自然卻不會回應你,還是要保留著自己的心事……只是,人越大,就開始不執著了,對喜怒哀樂都看開了點,知己也不是那麼重視了,一班朋友嘻嘻哈哈的過也很開心。雖還是寂寞,但同樣的,也不可怕。


孤獨,非寂寞

即使「寂寞」怎樣不停的框著自己,我們總可以在圍牆裡逃脫,繼續去尋找自己的路。人生從開始到結束都很短暫,放開點,不那麼執著,好好的享受人生就行了。

「寂寞」,算甚麼?

延伸閱讀:
陳之藩《寂寞的畫廊》--http://www.cognitiohk.edu.hk/newlit/Curriculum/SelectedReading/ChenZhiFan.htm
梁實秋《寂寞》--http://www.millionbook.net/mj/l/liangshiqiu/lsq/02.htm


[1] Re: Isaac Lai
Isaac Lai :
寂莫是源自失去自我欺騙和失去自我的恐懼
可以接受寂莫,克服恐懼但最叫人害怕的,是原來一味的自我欺騙,騙得是叫自己也會發笑的程度

你算吧....
寂寞是其來有自
不要談甚麼失去自我,騙欺自己
深化題目?
解剖寂寞?
你走錯方向了

文謙
[引用] | 作者 文謙 | 14th Apr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2] 寂寞

我不太懂得用抽象的字詞去形容抽象的事物。所以還是簡單地說說自己的想法好了。

一個人覺得寂寞,總是有個對象、狀態,沒有如你所願地發生或者存在,簡單地說,就是事與願違。

文謙你所舉例的陳之藩的寂寞、梁實秋的寂寞,甚至是你自己的兩種寂寞,不正是這樣嗎?

你說小時候沒有玩伴,只有自己一人,會感到寂寞,不正是因為心裡渴求有個玩伴,實際上卻沒有出現嗎?你說長大後沒有知己,沒有人明白你,不正是因為心裡渴求的知己,不曾出現過嗎?

作為一個人,一個過著群體生活的人,一定會有他所追求而又未能達到的理想境涯,如你所說,它是唯心的,而且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理想境涯,因而對它的定義都不同。

或者說,我對寂寞的定義,也跟你們的不一樣。

松
[引用] | 作者 | 15th Apr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3]

算我不懂

Isaac Lai
[引用] | 作者 Isaac Lai | 15th Apr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