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7th Dec 2008 | 光影流動 | (323 Reads)

Picture

 

《世界の中心で、愛をさけぶ》 〈港譯:《在世界中心呼喚愛》〉

年份:2004年
原作:片山恭一
主演:大澤隆夫 柴崎幸 森山未來 長澤正美

這篇影評其實不好寫,因為這部作品實在太有名了,生怕寫得差,貽笑大方。

片山恭一這部純愛故事,曾先後被改編成電視劇和電影,並分別錄得高收視和高票房紀錄,其實這部小說推出的時候銷量並不理想,新書上架也只是被放在角落,不受注目;話說柴崎幸有天逛書店的時候,被這部不起眼的小說封面吸引住,一看之下,欲罷不能;後來她在某雜誌透露自己是一邊流著淚一邊讀這小說,並說希望一生人有一次這樣的戀愛,結果這番言論一出,馬上刺激小說的銷量,達350萬冊之多,乃至當時為止銷量最高的日本小說。

如果說這部小說能為大眾所認識,是因為柴崎幸之故,那麼由她來出演電影版《在世界中心呼喚愛》,也許能為這部故事更添說服力吧。

說回電影本身,雖然主線以小說為主,但出來感覺卻迥然不同。它跟電視版一樣,有小說版的寄信到電台、為爺爺偷骨灰、一起到夢島宿營、把廣瀨亞紀的骨灰撒在烏魯魯的天空等等情節,它所表達的都依足了原著,但就是欠缺了一種對舊愛的記憶揮之不去的那種纏繞感。小說版第一章就有一句「沒辦法不流淚去跨越這個鴻溝,嘗試幾多次也是無濟於事」,指的是主角松本朔太郎〈大澤隆夫飾〉每次從歡欣的夢中,回到悲傷的現實,這中間就有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每覺醒來,總是發覺自己在哭泣,歷經十多年日日如是,「是否悲傷都已經分不出來」。小說版松本朔太郎對舊愛的思念,在這一幕自白已經發揮到淋漓盡致,在故事中是十分重要的一幕,但這種深刻的情感,在電影版卻顯得很薄弱,非但沒有這一段自白,一開場松本朔太郎就已經有一個未婚妻律子〈柴崎幸飾〉,這是代表朔太郎已經拋低了失去舊愛的傷痛,能夠坦然接受新的愛情?

這一切似乎來得太輕易,沒有過掙扎、矛盾,雖然電影版一開始就隱含了兩人之間出現了裂痕。縱然律子「離家出走」到四國去,也不過是為了廣瀨亞紀〈長澤正美飾〉這一個人的「存在」,而故事由此而展開。她的出走,不是出於妒忌,反而是出於跟未婚夫朔太郎一同擁有的「集體回憶」,然後朔太郎為了找回未婚妻,追到四國,然後兩人各自踏著舊日的足跡,開始了他們的「廣瀨亞紀追思會」。且不說小說版本來沒有律子這個角色,也沒有這段情節,就是電視版裡,朔太郎跟他的大學同學兼女朋友小林明希〈櫻井幸子飾〉對廣瀨亞紀的情感,也是從時空的差距,一個憑著回憶,一個憑著幻想,慢慢融合起來,而那份回憶,始終是屬於朔太郎一個人的。

而現在律子這個角色,既是亞紀留院時的朋友,亦是朔太郎和亞紀溝通的橋樑,亦是朔太郎的未婚妻,既有直接的回憶,也有和未婚夫朔太郎的同理心〈電視版小林明希對朔太郎看起來似乎是出於同情心多於對朔太郎的了解〉,既是參與其中,又是局外人,比電視版的小林明希多了一重身份,那代表了甚麼?從側面認同朔太郎的癡心一片?

但是這樣的安排,又像是為小說版的未盡劃上一筆句號──朔太郎送走了亞紀的骨灰,同時跟律子復合了。不再遺憾,不再揪心,朔太郎的心在十多年後的今天被補完了,大概這就是律子的「功用」吧。可是延續這份遺憾和揪心的不是朔太郎,也不是律子,而是我們這些觀眾。每當思憶起這個故事,都教人婉惜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