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6th Jan 2009 | 光影流動 | (296 Reads)

Picture

《武士の一分》 〈港譯:《武士之一分》〉

年份:2006年
原作:藤澤周平
監督:山田洋次
主演:木村拓哉 檀れい 笹野高史

山田洋次的「武士三部曲」最後一作。

故事發生在江戶時期一個下級藩士家庭。主角三村新之丞〈木村招哉飾〉原為藩主的毒見役〈負責測試進呈給藩主的膳食中有沒有被落毒〉,俸祿只得30石,微薄得僅能維持一家生活。在封建時代,能為上位者奉公是一件光榮的事,甚至犧牲自己也在所不計,但新之丞卻厭倦自己的工作,寧願開道場教導鄉民練劍,與妻子加世〈檀れい飾〉過著安穩的生活。

Picture


好景不常,有一天新之丞在為藩主試食赤海螺之時中了劇毒,導致雙目失明,成了殘疾之人,沒有辦法再為藩主效力,然而他卑微的身分,根本不會得到藩主的同情或者補償,他只有苟延殘喘地活下去。這起變故使得他意志消沉,自暴自棄,甚至尋死,都不願偷生於世。

新之丞失業,家裡財政便出現困難,親戚得到消息,沒打算伸出援手之餘,還著加世向總管島田藤彌〈坂東三津五郎飾〉求助。加世懇求島田藤彌向藩主進言,讓新之丞依舊每月支薪30石,豈料島田藤彌只是垂涎加世的美色,乘此機會污辱了她,更遑論依約向藩主進言。後來新之丞確是恢復了俸祿,但發覺是加世暗中幫助,很是羞愧,更兼知道了加世因此而被玷污的事,於是憤而趕她出門;與同僚閒談之間,又發覺自己恢復俸祿一事,島田藤彌根本沒有幫過忙,只不過是藩主良心發現給他補償,他氣忿難填,為了維護尊嚴,不惜與精於劍術的島田藤彌決一生死。

最後新之丞打敗了島田藤彌,加世亦得到新之丞的原諒,回到他身邊,大團圓結局。

Picture


延伸閱讀:http://hk.myblog.yahoo.com/yellow-grid/article?mid=1339&prev=-1&next=1330

新之丞是虛構人物,他所代表的是古代武士的典型──死亡既是人生必經之路,就應該追求完美、光榮的死亡。在那個時代,忍辱偷生是懦夫所為,為人所不齒,一個武士就算如何不堪,一旦遇上失敗,都應該馬上切腹自盡,這樣至少還能夠保住武士的尊嚴。

有一種失敗就是不能完成自己的責任。就如初段負責膳食的樋口藩士〈小林稔侍飾〉因為赤海螺事件失職,就要切腹自盡,因為武士有一種忠君的自覺,絕對不能做出有害主公的行為,像他把有毒的赤海螺上呈藩主,等同傷害主公,是一個違反自己應有責任的錯失,作為武士,不能背負著罪名活下來,否則就是一個不完美、沒有尊嚴的生命。

另一種失敗就是名聲受損。武士把聲譽看得比性命更重要,與其活著受恥辱,倒不如死了更有尊嚴。所以說穿了,還是尊嚴問題。像新之丞失明之後,發了瘋要自殺,又如島田藤彌在決鬥時被斬斷左臀,當晚就切腹自殺。為的就是尊嚴。不過,島田藤彌是個上級武士,固然要尊嚴,但新之丞是個下級武士,是個不會被掛在口邊的卑微之人,但不代表不需要尊嚴,或者說,他沒有榮華富貴,作為一個武士,他是潦倒不堪的,能夠在人前炫耀的就只是他的武士身份,還有尊嚴。一個人所需要的尊嚴,不會因為身份懸殊而有所不同,只不過我們經常把一些小人物忽略了。所謂「一分」,就是指他們那些人們看來微不足道的尊嚴,而往往值得他們豁出性命去守護。

新之丞身份低下,鬱鬱不得志,多少帶給他一份自卑感,所以他接受不了自己失明的現實,也容不下妻子加世為自己四出奔走,犧牲自己的肉體,爭取藩主的補償,而自己甚麼都做不來,等著人家施捨救濟,這是一個武士〈或者說男人〉不能忍受的恥辱;但另一方面,加世為了她所愛的丈夫,不惜背著丈夫去求一個垂涎自己美色的男人,但她知道這樣做會傷害丈夫的尊嚴,所以也只有偷偷地去做。導演把兩人各自的心態處理得很好,更巧妙地利用雷雨的閃光照射到新之丞扭曲的臉上,營造出張力,而又切合到小武士家庭的對現實的無力感〈感覺好像粵語長片的橋段〉,雖然我比較希望他處理得像羅生門,各有各的主張而爭持不下,可是張力很快就被新之丞那份大男人主義戳破──加世對新之丞的忿怒過於畏懼,只好任由新之丞把她逐出家門。

Picture

 
山田洋次在新之丞這個武士典範之上,配上了新的個性。這個個性就是打破身份隔閡。江戶時代把人民分成四個階級,分別是士、農、工、商;士指武士,是最尊貴的階級,農民次之,商人為末。除了在一些特殊的場所,例如吉原遊廓,不同身份的人們可以混在一起之外,基本上身份的分野是很清晰鮮明而不能逾越的。然而新之丞似乎有意衝破這層隔閡,看他不僅跟河邊的小孩逗著玩,還立志開道場教鄉民練劍,這些在當時社會裡是不被容許的事,但他不屑理會,或許他的性格基調,本來就沒有為上位者奉公的傾向,在階級觀念極重的封建時代,會不會也有人像新之丞那樣,視階級如無物呢?這是往往被人忽視而又值得思考的問題,但我們作為觀眾,偏偏又只會注意那些大人物如何幹出一番轟轟烈烈的大事,哪裡會為小角色多望一眼,分享他們的樂與怒?歷史上出現的草莽英雄,如高杉晉作、土方歲三等等,不也是打出了名堂才引人注意的嗎?

這部電影給我們帶出一種新的關注歷史的角度,也給當時的封建制度作出輕微的批判。

〈若果對古代武士有興趣,可參閱新渡戶稻造的《武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