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研碩 | 19th Jan 2009 | 縱橫影魘 | (905 Reads)

明天就是美國第四十四任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就任總統的日子,作為全世界的風雲人物,奧巴馬所面對的問題何其艱鉅,但他是否可以力挽狂瀾?

CHANGE,究竟是口號,還是勾勒出一幅感動人心的遠景?

至少對美國的CHANGE 是出現了第一位黑人統總,更令提出這口號的奧巴馬的CHANGE由一個普通國民變成一國之首。

但當夢想重返地面,一切就得面對現實。悸動了感性,也必須重回理性層面,美麗的糖衣下令我們投入了奧巴馬的懷抱。但當要面對實踐之時,才是真正面對考驗,你想的 CHANGE和我的 CHANGE究竟有何不同,你的 CHANGE我又是否滿意,最後所謂的 CHANGE和我所想的 CHANGE背道而馳,情人結合分手總有個理由,只要別給我官腔答案。

CHANGE 一字咁淺,但奧巴馬總能妙筆生花,結合上希望,團結,無畏,未來,願景等字眼,鳴奏出一曲史上最扣人心弦的樂章,牽動著我們的情緒,有如懷春少女正中甜言密語般死心榻地。

知易行難,實行起來談何容易!

對以色列來說,CHANGE就是重新佔領加沙;對曼城的領隊曉士來說,CHANGE就是以一億英鎊買入卡卡;對陳水扁來說,CHANGE 就是鋃鐺入獄;對張茆來說,CHANGE就是撇開倪震的話題。

然而對香港人和美國人來說,CHANGE又是甚麼?

一個新字典的名詞:金融海嘯,就像蝴蝶效應一樣,很明顯的影響著我們的生活,要不是這場金融海嘯,奧巴馬未必贏得這樣的漂亮,他的任務不會這麼巨大。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百年難遇的挑戰,落在他人身上似是無能為力。沒有曹操雷霆萬鈞的梟雄勢態,哪能顯出孔明不世天才?

事後孔明地想,如果當時是戈爾當選,世界的改變將會巨大得多﹣﹣﹣﹣﹣2000年支持戰爭的是多數美國人,面對911的是共和黨的布殊,金融危機在於專家的誤差,選舉對手在黨內一個前總統的妻子的希拉里,另一個是身份,年齡和經驗各走極端的麥凱恩,如此劇力,恐怕莎翁和羅貫中也無法用文字串連起來。

亂世才有英雄用武之地,其餘時間妖孽總是當時得令。

即使不事後孔明,其實以奧巴馬的天才,怎樣都有著一樣肩負世道的使命,這就是他敏銳的觀察力所使然,即使是神棍都要外表裝飾。但,更重要的,是大家都要察覺到問題的存在這才能成立,否則走前了的天才就只是被視為異類。
 
可以說,世事總是兩面刃,時勢創造了英雄,那英雄要如何創造時勢?

說穿了,還是CHANGE。這個字實在太好使好用,落在任何人身均適用,在當下的美國更是惟一的出路。

沒有次案風暴,沒有了金融危機,奧巴馬的可以做得光說不練地實現他的CHANGE。沒有醉生夢死浮誇的美國夢,突顯不上奧巴馬口中的清泉。沒有美國人的自以為事,就不需要精神力量來救助。而當一切需要面對現實,所謂的CHANGE就變成很現實的撥亂反正,將即將快要關掉引擎的美國成功安全著陸。

回想起來,世事就是這麼奇妙。

為何布殊做總統竟惹來拉登,奧巴馬當選總統,連飛機失事的災難最終也能化險為夷,成為振奮人心的希望之光,莫非說中國人所說的的天人感應學說,真的是能分別帶來祥瑞和兇兆?

奧巴馬真的是天命所歸的真命天子,將為這個日漸靡頹的帝國平穩過渡危機?成為拯救世界的大英雄?

至少在禍根後有個人出來「執手尾」,你還能不拍手高興。那至少不管奧巴馬做不做到,都叫人抱著一個希望叫CHANGE,擁抱美國將來的藍圖。

即使這樣說,大家都要記緊北宋的熙寧變法,清末的維新變法。所謂的CHANGE,就最終都是以利益為依歸,CHANGE在根本就是人心的鬥爭,我們就只能看奧巴馬如何在任內出盡六壬內攏絡人心。

起碼全美國的人看起來精神士氣仍能圍繞在奧巴馬的魅力之上,而不是無奈的坐井觀天。羊群效都總該有個核心,沒有就只是盤散沙,要死都攬住一齊死,而不是在心魔作崇下,如《飄流教室》來個赤裸裸的大逃殺。

一切就等奧巴馬坐言起行,他坐言了,就等他在上任後完全起行。

最起碼有人馬首是瞻。

既然我們無權成為他旗下的子民,我們也不必施壓於他,也無能為力的話,就不妨看看我們的身邊的事情吧﹣﹣﹣﹣中國人終於發現到自己原來的CHANGE都是有缺陷的,一旦美國有難,世界有難,GPA是隨時要挺八保八的,所謂的國富民強,原來也只是外強中乾。

我們原來是有難同當,當日高唱罷買美,日貨,原來最終還是會影嚮自己的。原來我們在日日提出的21世紀霸主之位,有如左冷禪般獨往臉上貼金。美國還是有著無盡的可能,他們的步伐還是遠遠的走在我們跟前,他們還有著能力可以復原,團結的力量是何其可怕,當下壯士斷臂,至少能切除癌細胞。

我們還能質疑所謂美國夢只是子虛烏有,甚至是窮途沒路的羅馬帝國?

我們需要一個指引,起碼精神上需要鴉片,所謂理性戀愛和盲目戀愛都總是需要說服自己的理由。在國家層面上更需要一個叫人信服的領導,人心思變即成了阻滯自己的絆腳石,但恐怕對香港人說還是茫無頭緒。

我們不必日日為在名店排隊購物的同胞眼紅和討好,原來他們做的不是增加內銷,而是賣國。我們也不要一味說北望神州,遠望美帝,我們是很沒有方向的,口號比假大空還要現實的假,不空洞但沒有感覺,而且很沒創意。

至少我們所身處的是處福地﹣﹣﹣﹣至少,經濟不行,我們有特首做靶,民生不行,我們可以投訴各級長官無能,我們不行,可以行使逼宮手段,嚇得長官們回應你的訴求。

雖然他們未必幫到你,但絕對是踢一下才動一下,然後做台神功戲祭祭你們班大帝。

根據人天人感應學說,昏君當道則天地不靈, 面對了十年高高低低的起跌,努力的面對每日問題都多的日子,而且問題還越來越甘,日日新鮮得很有新聞價值。

我們要找對的人不多。要等香港擁有像奧巴馬般令下投下信心的一票的人物,要令香港的西九龍發展區或觀塘重建可以像《創世紀》中出現無煙港或是《珠光寶氣》般風光,不如早點想搬入寶福山還是慈雲山比較好。

從前98年金融風暴,專家在說危機危機,危中必有機, 沒有危,怎生機?現在面對海嘯,似乎未到絕望,因為我們好像有很高的危機意識,我們早見慣風高浪急,還有愛莫能助的政府。

救是常情,不救則合理,但最可怕的,是說了像沒說,做了似沒做,每事說得很愛民,實行起來就很乏力。

香港就是一條看風使舵的船,香港永恆的就是CHANGE,不CHANGE哪生財。不過船長做不好,一起搭上沉船,難道自己就能獨善其身?

面對海嘯,還是相信一個可以信賴的人,這個可以是自己,也可以是別人。

至少I Believe Obama。情人眼裡總出西施,即使最終他是港女一名,還是一個謊言政客,但他現在有Selling Point。

[1]

你想表達甚麼呢?
能不能具體的說說你對奧巴馬的期望?

松
[引用] | 作者 | 20th Jan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2]

我的期望是大家不要對奧巴馬有期望(夠詞不達意嗎)

無期望地支持人也許比較好

但我其實最想是串香港政府~

Isaac Lai
[引用] | 作者 Isaac Lai | 20th Jan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3]

那是我捉不到重點吧~~

不過倒是真的,要面對的問題並不是一個人可以解決得了。鳥籠內的鳥兒也不能自由自在的飛。

正如某曾也曾是香港人所期待的救星,但現在。。。。。。

松
[引用] | 作者 | 21st Jan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4]

我想這就是所謂領袖的魅力,惟有這種魅力,讓公眾在開始的時候相信追隨,才能印証他的change計劃能否成功
回到香港,政府無法取信於公眾,從推出咨詢已經困難重重,自然是陷入一片停滯之中


[引用] | 作者 乙人 | 21st Jan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5]

乙人說的很對,其實奧巴馬總統演說上說的,內容不是關於自己任內的問題,而是一直在對國民的內心說話。要克服問題,是靠自己,但政府會盡責任,兩者需要共同合作,奧巴馬其實像我們心內的投映,支持他,其實是支持他的說話,而不是期望他要給我們做甚麼。

他不是邪教石像,叩拜他,膜拜他不會上天堂的。而是聽懂他的說話,這才是真正的支持。

甚至他說到先列們的努力,我腦海中竟出現了張敬軒的《Blessing》歌詞,中國常提歷史悠久,但我總想起的是文革時知青要跪玻璃的片段。

至少現在美國人有向心力,同時說這是他們教育下成功出現大量有智慧的國民,否則不會出現一個奧巴馬,而是一個希特拉,有危難當前控制人民的弱點,然而為保生存而胡作非為。

但香港政府口說愛民,但有幾多人感到?根本就無感覺,只覺得涼薄,有時甚至覺得民眾是愚人,他們像是總要惹麻煩,你們最好不要騷擾他,而政府所做的就只是確保經濟繁榮,那麼人人就會收口。

太彼此不了解了,難怪民望總低落,而更重要的,無又真的做不出些善政來,我敢說,可能數年後又需要教改的了。

未來的主人翁,被如此舞來舞去,你能有信心嗎?

我又很想說今天看到的亞視的你有理講,那傢伙表達力極悶,一副哭喪的樣子在老調重彈,很沒新意很差勁的思想,聽了人會很不爽的,同時說型像很像個失敗的大叔,看了他的樣子更難服眾,至少個和奧巴馬精神抖擻的樣子是個對比,完全一個失敗的教學。

假如找到片段和台辭,我就來會會他好了。

Isaac Lai
[引用] | 作者 Isaac Lai | 21st Jan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6]

不是教育的問題,是心態的問題,加上個人魅力,再加上制度的問題。

如果某袋巾不參選,某曾會否很努力的煞有介事地去籌備政綱和頻頻落區?

反過來說奧巴馬是面對競爭,兩黨之間的競爭,黨內部的競爭,而且要向每一個美國公民交待,因每一個美國公民享有直接投票權。而我們看到的最終勝利者就是奧巴馬。這不是香港這種扮家家酒的所謂選舉可以比。

民主選舉制度雖然未算最公平,但香港那一種卻是未盡公平之中的不公平。

然後上樑不正下樑歪,上頭如是,下面亦跟著如是。我們能夠選的,只是垃圾會成員,但其上還有三司十一局和行政會議......

我相信香港的所謂局長級裡面有一個及得上奧巴馬的一半的人,已經是香港人莫大的福氣。

離題話:功能組別取消了的話,不敢想像會有多混亂。

松
[引用] | 作者 | 21st Jan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7]

美國人至少有一個可憧憬的夢想和目標,有一個良好的制度

可是,我們偉大的祖國又如何?我們所追求的,還不是舊的那套…

諏訪四郎
[引用] | 作者 諏訪四郎 | 22nd Jan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8] 並非四十四任

根據維基網資料,他是第四十四位美國總統,期間多位聯任兩任,故並非第四十四任。


[引用] | 作者 維園人 | 22nd Jan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