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楊郁 | 23rd Jan 2009 | 光影流動 | (582 Reads)



沒有看過原著小說,只以電影來談,《奇幻逆緣》表現了導演David Fincher的能力:沒有畸怪變態的橋段、沒有一幕經典,就這樣不濫情的述說人生意義。

由Brad Pitt飾演的Benjamin Button,一出生便是八十多歲的人,卻越活越年輕,最終死在愛人懷裡。中文譯名是《奇幻逆緣》,「逆緣」大概是因Benjamin與Cate Blanchett飾演的Daisy那互相交接,卻又逆向行走的情緣而翻譯吧!只是,David Fincher真正要說的,並非任何一段愛情,而是人生。不過,人生這課題不易說,而且用在Benjamin這與正常人不同的人身上,更難以讓人明白,因為所有人也未經歷過這返老還童的階段,不能親身代入Benjamin的處境。於是,Daisy不是為了讓Benjamin戀愛而生,她的作用,是這一套人生故事的解讀。

Daisy,普通人,作為芭蕾舞者的她,大起大落過,了解世界的無情:得到的不是永遠,失去時感到痛苦。就是這樣了,凡人總是執著,執著所擁有的,總是接受不了「得到之後終會失去」,於是觀眾代入於Daisy,就很容易理解了。比對之下,明白了Daisy,就很容易明白Benjamin的處境,因為兩者是一個相反。

看Benjamin的經歷:變賣自己所擁有的、轉贈自己的寶貝、癲沛流離,甚麼也能隨時放手,看破了執著,總之,一切跟Daisy相反。知道這一點後,重新看回故事,就明白為何Benjamin有這種思想:因為他被遺棄在老人院。在老人院裡,身邊每一個人都是行將就木的老人,而從外表來看、從普通人看來,Benjamin也和老人們沒有分別,於是他能跟老人們混成一片,然後逐一從老人們身上學習何謂「塵歸塵、土歸土」的死亡與失去,其實是多麼正常的一件事。



就這樣,Benjamin與Daisy帶出來的不止是一段「逆緣」,也是一段教育,穿插在平凡與小節中的教育。這就是David Fincher的功力:在平凡中的突顯。不論那些船員們,還是一戰、二戰的穿插,親熱情節還是那些物件小比較,都是在彼此的「逆緣」中而沒有脫離現實。而最終,在這現實中帶來教育:看破一切的Benjamin教導Daisy「即使詛咒,妳最終也要放手」, Daisy最終能淡然的面對,照顧返老還童的Benjamin。

至於兩位主角的表現,以力量飾演執著的Daisy,Cate Blanchett的演出無容置疑,就這樣把一個正常人最正常的一面,以深刻的形式烙印於別人心裡,最尾也無損認識Benjamin後變得從容的合理轉變。在結尾,從容中帶著剛強,成功展現出一種女性美。而Brad Pitt,一直從容,從容得真的讓人感覺:他真的是返老還童。老態時的目光,迷茫以至平淡,再充滿對Daisy的愛,都是從容不逼,再配以形體動作與出色的化妝(化妝出色卻沒有成為Benjamin的最突出地方,正因為Brad Pitt做得好),是真正的水準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