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楊郁 | 20th Feb 2009 | 文字片段 | (2099 Reads)


從深夜11點56分到隔天清晨6點52分,黑夜所發生的事情,似帶著甚麼,又似沒有隱含甚麼。
從第一人稱到第三人稱,《黑夜之後》讓讀者有很大的想像空間。
其實,村上春樹,並沒有改變過。

村上的小說,從來沒有為當中的謎團作過解釋。不論《挪威的森林》直子的自殺、《國境之南.太陽之西》和《人造衛星情人》中島本和小堇的失蹤,由此至終都沒有解答,有的,不過是「我」對整件事情的猜想。那麼這次《黑夜之後》,甚麼疑團都沒有解答的情況,其實正常不過。只是第三人稱的手法,也就沒有了甚麼猜測的出現,一切全交給讀者想像,於是讓人有種一頭霧水的感覺。

至於「沒頭沒尾」,也不過是在甚麼也沒有解答的情況下收結而有的感覺。但簡介本身也說了,《黑夜之後》是描寫深夜11點56分到隔天清晨6點52分之間所發生的事情,時間到了、黑夜離去,就是很自然的結局。

又或許,從劇情入手。離家在街上流連、消磨時間的少女;與志同道合的友人共聚的大學生;人流進出、發生事故的時鐘酒店;在深夜之中單獨工作的白領;黑幫的各種活動,全都是入夜之後,很正常會出現的人、很正常會發生的事。只是村上順著時間流逝,各自描述這一夜間所發生的種種事態,而又以細膩的筆法,把各種不同的事件,串連在一起。而且,「黑」的隱喻,總是一切負面的事情,於是讓人覺得,這裡頭有著甚麼。可是,反過來看,他們仍是一個個普通的個體,於是書中一句「被運送的他們,雖然各自擁有不同的容貌和精神,但同時也是整個集合體的無名的一部份。既是一個整體,也是一個零件。」,其實解釋了一切。就是說,他們與我們沒有任何分別,只是活在黑夜之中,而所有事情,都是很普通的。對照我們,一切生活,「有頭有尾」過嗎?每天也是上課、上班,不知何時完結,生活不就是如此嗎?村上不過是寫出很普通的事情。

但再次深入劇情,卻發靠內裡其實有開始、有結束。從開始高橋遇上淺井瑪麗,已揭示了他們是故事的主線,其餘惠麗、薰等人,也不過是支線。而這個主線,在結尾的時候有了一個「開端」:幼稚園時的瑪麗與惠麗在地震時處於黑暗的電梯中,緊緊的抱著,但分開後,兩人的世界再也沒有相遇。這一情況,突出兩姊妹以後的不同,間接令瑪麗在黑夜中走出街頭。同樣,兩姊妹的不同讓高橋對瑪麗產生興趣,也間接出現故事開頭向她搭訕的劇情。而在黑夜之中,瑪麗尋回自己能夠與姊姊的世界相連的感覺,也就在結尾時走上惠麗的床上與她相擁,把她帶回這個世界。

於是,在這個需要讀者聯想的故事之中,其實是有一個「實」的結構,只是在這「實」之中,又出現了一個「虛」的「我們」:時光旅行者。從開始就像電影鏡頭般拉遠拉近,然後「監視」著惠麗。這個「我們」是甚麼?如果從第三人稱這轉變來看,這個「我們」就好像以全知角度看著一切發生的人,而不像以往聽著「我」說故事的人。那麼,這些時光旅行者,是代表那種看到緊張關頭會喊「走啊」的讀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