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楊郁 | 12th Mar 2009 | 文字片段 | (2524 Reads)


Sputnik,蘇聯的人造衛星,俄語的意思是「旅行的伴侶」。很諷刺的,在外太空唯一的物件,竟然被稱為「伴侶」。而結果,村上春樹用上了這孤單,卻又背負著「伴侶」意思的名字,作為書名。《人造衛星情人》,「我」、小堇、妙妙,三個孤獨的個體,各自畫出不同的軌道,碰巧相遇,但下一瞬間又回到孤獨之中,他們正是這種「人造衛星情人」。

第一個軌道的相碰,是「我」與小堇的相碰,一個孤獨的人與另一個孤獨的人。一場或者說是曖昧的單戀,村上言明「我」暗戀小堇,而小堇似乎也知道「我」喜歡她,只是她對他沒有性慾。而事實上,小堇從未有過性慾。

於是,第二個軌道的相碰,就是由於小堇的性慾,她對同是女生的妙妙有感覺,一樣同性戀的迷惑。在這段相碰之中,小堇從那個可以寫著不同文章(句子)的渾噩女生,一變而成規律、能幹的女生,能夠在大公司上班、處理文書。只是,她寫文章的能力消失殆盡了。

第三個軌道的相碰,似乎並不激烈,是「我」與妙妙的(真正)接觸,內裡有著的只是舒服的好感,沒有性、沒有愛、沒有曖昧。而這一軌道的相碰,是因為第二個軌道的分離:小堇失蹤。在妙妙的回憶之中,帶出了兩件事:「貓吃人」事件,小堇回憶起以前養貓,貓爬上樹卻消失了;小堇向妙妙求歡,妙妙卻表明她已經沒有了性慾,然後,小堇失蹤。

妙妙沒有了性慾,是她二十五歲那年在瑞士的高空纜車中,看到另一個她在家裡放浪的與一名為費迪南的男子做愛。之後,妙妙認為那一件事「帶著我的黑髮、我的性慾、生理、排卵,還有或許連我生的意志之類的東西一起去了。」、「某種意義上或許是我自己製造出來的也不一定。」,為甚麼會製造?因為需要成長。這正是我們所面對的:為了成長,需要放棄甚麼。只是,這真的是一個定律嗎?一定要放棄甚麼,才能成長?

小堇在希臘失蹤爾後回來,某程度是村上反對這一說法。

小堇的失蹤,其一是因為她的夢,對早死的母親的一種追求(某程度的渴求成長);其二是因為妙妙沒有性慾,她知道了一件事:性和愛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東西。於是,在半年的失蹤之中,她努力的尋找自己、成長,最終知道,她需要的不是任何一種性慾,或是怎麼樣的一種愛情,而是一個能與她在同一軌道行走的情人:「我」。

這正是三位主角的分別:妙妙在瑞士分裂,目睹「性慾」層面的她出現,她接受不了,只有割捨那一面,她的成長過程中斷在半途;小堇失蹤,努力回來,她,完全成長;「我」在希臘小島上拒絕了音樂的誘惑,完全沒有「成長」,他仍是那一個我,早已與世界脫離的「我」。

「我」即使是小學教師,卻沒有了教師所需要的那種入世,尤其在小堇失蹤後。在希臘回來後,與他一直有著性關係的家長找他,因為兒子(他的學生)偷竊。對話後,警衛看著「我」卻「有甚麼地方想不通」、「覺得有甚麼卡在胸口」,這是因為「我」孤獨得不像存在於這個世界。妙妙會為了自己,把「性」割裂掉;小堇會不斷思考「性」與「愛」,最後完全成長了(即使不知她最後有甚麼得著);「我」卻對這沒有思路,沒有(追求)「愛」,任由小堇這人造衛星離開、對「性」不取不捨,關係最後由家長扯斷,「我」既不挽留也不釋懷。

如果不是小堇回來,「我」這一人造衛星,仍是孤獨的走著,最終,燃燒殆盡。


[1] 深有同感

你說得真好,很仔細!^^


[引用] | 作者 Leslie | 24th Jul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2]

寫得非常好!!!讚


[引用] | 作者 klun | 7th Aug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3] 謝謝分享

因為今天才剛剛讀完 有些地方得到不一樣的想法


[引用] | 作者 巴伯薛 | 30th Dec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

[4] 成長

我是在里斯本讀這本書的,我發現書中的希臘,和里斯本竟然意外的調和再一起。如果有興趣,歡迎參考。

[旅遊讀村上] 在里斯本讀人造衛星情人---從港市與古城談創新
http://orgilvy.pixnet.net/blog/post/47506296


[引用] | 作者 高徒 | 27th Feb 2018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