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4th Apr 2009 | 鏡花水月 | (665 Reads)

Picture

 

  對於近日社民連議員接二連三在立法會上使用疑似粗口辱罵官員,被指藐視堂規,但被指責者堅拒認錯,雙方各執一辭,但圍繞的中心竟然是:應否在議事堂講粗口、甚麼是粗口。

  廣大市民經過票選,把自己支持的議員送入立法會,原想他們為民請命,爭取利益,但換來的卻是一片無意義的謾罵。

  筆者不是選民,也無意去登記做選民,不是我對政治冷感,而是找不到一個對政治生態具有影響力的人,值得我支持。

  言歸正傳。對於有議員在研究「仆街」、「吊吊揈」等等字眼是否屬於粗口,甚至為此爭論,吵得臉紅耳熱,實在教人啼笑皆非。其實要解決問題並不難,問題是有人存心作對,執著於無意義的爭拗,把正經的議題拋諸腦後,原來這就是立法會議員的使命。

  甚麼是粗口?你不會在辭典查到「粗口」的解釋,如果在台灣教育部國語辭典〈網絡版〉搜索「髒話」二字〈「粗口」的書面語〉,會得出以下結果:

【髒話】:粗魯的,不文雅的話。
【穢語】:卑劣粗俗的言語,髒話。
【髒】:汙穢不潔的、粗魯不文雅的。
【粗話】:髒話或粗俗的言語。


  如果該字詞有文獻出處,通常辭典會在釋義裡列明清楚,但「髒話」二字完全沒有出處,換句話說,即是user-defined,是約定俗成的概念,沒有一個既定標準,總之你認為那是粗魯不文雅的字眼,就有權說它是粗口,全是自己定義,而且每個人的定義都不會相同。既然如此,不一定只有「仆街」、「吊吊揈」等等才是粗口,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把「仆街」、「吊吊揈」當成粗口。如果有一個既定標準,哪些字詞屬於粗口,哪些不是,我想早就有人去編纂一部粗口辭典了。

  既然沒有一個固定標準,只要是粗魯不文雅的言語就是粗口,即使只是一句平平無奇的辱罵,譬如「你去死啦」、「你全家都去死啦」,卻令對方感覺受到侵犯,也可以被定義為粗口,全看「受害者」的接受程度和定義。所以《議事規則》列明禁止使用「冒犯性及侮辱性言詞」,而不是「粗口」,倒是正確得很,因為有些人總喜歡把「粗口」當成固定的概念,認為只有某些字詞才屬於粗口,其他罵人的語句並非粗口,可以隨便使用,但按照《議事規則》的內容,即使不是某些人所認知的粗口,只要帶有冒犯性質,同樣被禁止使用。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事規則》裡面提及言詞使用限制的章節有:

-「不得包含議論、推論、意見、指摘或綽號,亦不得使用偏頗、諷刺或冒犯性的措辭。」〈第25(1)(C)條〉
-「凡對立法會議員使用冒犯性及侮辱性言詞,即屬不合乎規程。」〈第41(4)條〉


  既然有成文規定,相信不必大費周章去訂立一個甚麼「非議會語言」用字表了吧。

  好了,為粗口定義到此為止。

  那麼,議員應該在立法會上講粗口嗎?

  且將「粗口」以「冒犯性及侮辱性言詞」論之,那就可以引申為「有沒有必要使用冒犯性及侮辱性言詞」的問題。現在我們看到的是,社民連三位議員在立法會上用粗口破口大罵,反指曾特首和唐英年司長亦有犯錯,要求兩位先道歉,結果沒人肯先認錯,社民連三位議員時常被驅逐離場。可以想像,如果問題繼續糾纏下去,只會浪費時間,辜負了選民的期望--相信選民投他們一票,不是希望他們在立法會用粗口罵官員,而是為市民提出質詢,提出訴求,意氣之爭,根本於事無補。在黃毓民未入立法會之前,亦時有在媒體上或在街頭擺下龍門陣評論時事,用詞甚為狠辣,然而當時的他,並沒有背負甚麼選民的期望,可以暢所欲言,在選舉期間,狠罵「民建聯最無恥」,博得無數掌聲;然而進入立法會之後,總不能將街外的一套,搬入議事堂內,現在的工作目的是要監察政府,改善民生,建設社會,手段就是要跟同僚協調、磨合,而不是一味攻訐。試想想,一家公司的員工每日都花上大半天時間吵架,對員工的士氣和公司的生產力會帶來甚麼影響?莫非,他認為只有一味的罵,才會讓庸官醒覺,才能救港救民?

  他和其餘兩位社民連議員的言行舉止,在社會已經造成廣泛回響。有人說,他們的言語暴力,有損港人形象;有人說,他們的言語暴力,給予年青人一個壞榜樣;然而也有人說,是官僚作風迫使他們使用言語暴力,假若官僚並非如此不濟,他們又何需擲蕉講粗口?

  很多事情都是雙向的,你道人家在影響你,同樣你也在影響別人,人家做甚麼,你管不了,但是你自己怎樣做,你自己可以控制。人有明辨是非的自主思想。筆者認識一些人,總是若無其事地犯著跟別人同樣的錯,然後辯解說:「你看他們都是這樣做,如果說錯,也是他們的錯,我幹嘛要道歉?」情況就像社民連議員在立法會上的行為一樣。

  其實,我們都理解他們為甚麼動輒謾罵,甚至我們這些星斗市民,有時候一邊看電視新聞,一邊破口大罵;他們在立法會敢言的表現,初時尚有新鮮感,可謂大快人心,現在則似乎過了火位。始終他們身為立法會議員,身為公眾人物,是否需要顧及一下形象?直接點說,除了講粗口之外,難道就沒有其他方法表達自己的意見?

  或者有人會想,他們使用言語暴力,是想迫官僚就範,「若果不想罵戰繼續下去,就做好一點吧。」筆者只能說,這不是上上之策。

[1]

就是,可以私自認為粗言沒問題,但把情況拉到去「曾蔭權唐英年」也爆粗的話,情況就不同了
根本不是五十步笑百步,不過是真正的對與錯
如果曾蔭權唐英年是錯,那他們也是錯
如果他們做對了,拿曾蔭權唐英年說事也是無謂

文謙
[引用] | 作者 文謙 | 4th Ap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2]

他們為"仆x"是否粗口而爭辯,只是為了意氣之爭?
還是這只是表面,是為了突顯所謂的"議事規則"之模糊不明?
又或者是抗議政府的不公平,玩針對?
另外,如果我接收的資訊沒有錯誤的話,當初長毛在議會中說"仆x"二字時,當時的議員主席等人並無表示,亦沒有禁止
但其後唐司長卻致信立法會公開"顯"責,刻意將事情"搞大"
正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還有,他們說粗口,不等於他們沒有"為民請命,爭取利益",總不能因此次事件而否定他們的功績~


[引用] | 作者 victor | 6th Ap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victor
victor :
他們為"仆x"是否粗口而爭辯,只是為了意氣之爭?還是這只是表面,是為了突顯所謂的"議事規則"之模糊不明?又或者是抗議政府的不公平,玩針對?另外,如果我接收的資訊沒有錯誤的話,當初長毛在議會中說"仆x"二字時,當時的議員主席等人並無表示,亦沒有禁止但其後唐司長卻致信立法會公開"顯"責,刻意將事情"搞大"正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還有,他們說粗口,不等於他們沒有"為民請命,爭取利益",總不能因此次事件而否...

可能我人比較實是求是。
議員發言時間一般只有15分鐘,我寧願用有限的時間做一些更具建設性的事,而不是「搞事」,換來被罰紅牌離場。
太過迂迴太過曲線的事我覺得做不過來,想表達甚麼的可以留在議事堂外面做。
我也說過了,手段是跟同僚協調磨合,不是搞對抗。
而且我也有問到,是不是有比粗口之外更佳的意見表達方法呢?畢竟議員講粗口,對社會不會沒有影響的,而且不只一次,而是一而再,再而三,似乎還陸續有來。

第二點我沒有意見。

最後一點我想說,我不否定他們的功勞〈勞大於功?〉,也輪不到我來說。
他們的成績怎樣,下一屆立法會選舉就知道。
若果他們真的這麼好,明智的選民自然會再送他們入立法會。

松
[引用] | 作者 | 6th Ap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4]

既是立法會議員,即可代表最低層的星斗市民在議事堂上抗爭。講粗口為何不可?

若然嫌市井的表達方式不夠體面而禁止發言,豈不是要幾百萬香港人面對不公時收聲?

若然所有議員都顧及形象,誰能代表低下階層市民的心聲?


[引用] | 作者 bnb | 7th Ap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5]

代表市民發聲是一回事,在廟堂之上應有的談吐方式又是另一回事…

社民連這樣連最基本的禮貌也不曉得,只怕「代表低下階層市民的心聲發聲」的目標,最終適得其反。

諏訪四郎
[引用] | 作者 諏訪四郎 | 8th Ap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bnb
bnb :
既是立法會議員,即可代表最低層的星斗市民在議事堂上抗爭。講粗口為何不可?
若然嫌市井的表達方式不夠體面而禁止發言,豈不是要幾百萬香港人面對不公時收聲?
若然所有議員都顧及形象,誰能代表低下階層市民的心聲?

我覺得抗爭不一定要用粗口。除了粗口以外,總有其他方式可行。
若果講粗口有效用,能改善經濟,改善民生,使政府強政厲治,這樣子我會支持。
現在非但看不到效用〈對社會風氣可能已經造成壞影響〉,他們還在這問題上糾纏不休,相信這並非市民所願見。

就像你在公司受到不公平待遇,你固然可以用粗口回敬你老闆。
但是在老闆或者公司管理角度而言,如果這樣都容忍的話,以後就會有更多員工用粗口罵老闆罵公司,因為有了先例老闆又不能禁止,結果惡性循環,員工更加不把老闆和公司放在眼內。

你可能會想,這是因為老闆的不公平待遇才會發生這樣的事,只要老闆改善過來,就不會再有下一次。但這個跟抗爭方式完全是兩回事,不能混為一談。

大家同坐一條船,沒必要事事都用粗口相向,鬧僵了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

松
[引用] | 作者 | 8th Ap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7]

若議員自稱代表民意,卻以平民的表達方式為恥,與偽君子何異?

民主而不能容納各種聲音,與假民主何異?

員工當面罵老闆的確少之又少,老闆罵員工則司空見慣。既然政府為市民服務,而議員為市民代表,則議員罵政府實為鞭策,急市民所急,毫不為過。罵者愛也。

即便議員罵的無point,又何須執著於其表達方式,大可逐一反駁,真理自會被多數人接受。

重點並非在於罵與不罵,或如何罵,而在於有理與無理,理是否順。政府做的好則市民會支持,議員如何有藉口罵的氣直理壯?

既是坐同一條船,就請分工合作,做好份內的工作。議員的責任是監督政府,質疑一切值得質疑的事情。照顧官員面子並非選民選他們出來的原因。


[引用] | 作者 bnb | 8th Ap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8] Re: bnb
bnb : 若議員自稱代表民意,卻以平民的表達方式為恥,與偽君子何異? 民主而不能容納各種聲音,與假民主何異? 員工當面罵老闆的確少之又少,老闆罵員工則司空見慣。既然政府為市民服務,而議員為市民代表,則議員罵政府實為鞭策,急市民所急,毫不為過。罵者愛也。 即便議員罵的無point,又何須執著於其表達方式,大可逐一反駁,真理自會被多數人接受。 重點並非在於罵與不罵,或如何罵,而在於有理與無理,理...

議員以用平民的表達方式為恥?
民主就等於沒有規則秩序?
容納不同聲音等於可以使用言語或肢體暴力?可以擲蕉搶稿,殺人放火?

為甚麼不想想《議事規則》的存在意義呢?
政府做得不好,議員要罵,這是相對的事。
反過來說,政府做得好,議員不罵。
但是不論政府做得好不好,議員罵與不罵,《議事規則》本來就存在。
請想想它為了甚麼而存在。

現在身為公眾人物卻藐視規則,破壞秩序,對社會有甚麼影響?請想想。

從頭到尾我都主張要抗爭不一定要用粗口,用粗口也無助於解決事情。既然有理的話,不用粗口也自然有人接受,你說是嗎?

其他的各點我在正文中和之前的回覆裡面有提到,就不多說了。

松
[引用] | 作者 | 8th Ap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9]

平民與粗口竟然被設成連帶關係
平民真慘

文謙
[引用] | 作者 文謙 | 8th Ap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10] Re: 松
:
bnb : 若議員自稱代表民意,卻以平民的表達方式為恥,與偽君子何異? 民主而不能容納各種聲音,與假民主何異? 員工當面罵老闆的確少之又少,老闆罵員工則司空見慣。既然政府為市民服務,而議員為市民代表,則議員罵政府實為鞭策,急市民所急,毫不為過。罵者愛也。 即便議員罵的無point,又何須執著於其表達方式,大可逐一反駁,真理自會被多數人接受。 重點並非在於罵與不罵,或如何罵,而在於有理與無理,理.....

縱觀全BLOG主題是議員粗口罵官員是否適當,肢體暴力和擲蕉搶稿及殺人放火等激憤人心的議題請令論,否則很有MISS THE

POINT和“偷換概念”之嫌。

規則訂來就是為了被打破,何況《議事規則》本來就是由議員訂立,更何況其中第25和41條規則令人捧腹:不得使用冒犯性言詞--然則議員不得冒犯官員,如此一來如何監督?官員做錯了事如何對其斥責而不冒犯?然則官員覺得被冒犯就可以免於指責?

指責總統貪污算是極度冒犯了吧?放在阿扁身上卻非常合適。諷刺揶愚總統連基本單詞也不會讀算是非常放肆了吧?放在BUSH身

上也無不妥。電視節目主持人都以粗口罵阿扁和BUSH為樂,不見得被人投訴暴力,阿扁和BUSH看了也不會大驚小怪。

《議事規則》如此幽默,可以當笑話看,不必認真。

不顧自身公眾形象,藐視荒謬之規則,快人快語,直接到POINT,對社會有大快人心之影響。

粗口無助於解決事情,也不見得有礙於事情解決,反而立場鮮明,痛快之極。


[引用] | 作者 bnb | 8th Ap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