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研碩 | 25th May 2009 | 縱橫影魘 | (1896 Reads)

 

 自中國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從俄羅斯和烏克蘭引入了退役的航空母艦(瓦良格號、基辅號、明斯克號),中國組建航母成軍就一直成為了外界和國民們所關心的問題。隨著中國海軍建軍六十年的日子,中國國防部長梁光烈、海軍司令首度釋放「中國不能永遠沒有航母」的訊息後,中國最具建造航母條件的「江南造船廠」也已經首度對外證實,建造航空母艦的設備已經準備好了,就等官方一聲令下;造船廠也強調,中國第一艘航空母艦不會是仿造美國或俄羅斯的「山寨版」,會是中國自己研發。

那麼說,中國的航空母艦戰鬥群應該不再是紙上談兵,也不再是子虛烏有的假設。需要是需要了,但實際上中國建造航空母艦的實際問題會如何呢?

首先,大家還得先認清航空母艦的實際用途。作為海洋上一個能移動航空載具,替代了陸機機場,在海洋上組成的跳板,將軍隊提供無人能比的的活力,機動性,火力與力量投射能力,發揮真正的立體戰術。美國二十世紀初軍事家比利.米歇爾(Billy Mitchell,1879-1936)即提出空權談「没有制空權就没有制海權」,可見預見海空權同時應用的航空母艦是將米氏所說的真正體現。同時對於海洋的軍事戰略而言,不同於陸軍,有效的是可以利用艦隻機動性能隨時伸展縱深作出防御,因此航空母艦可以說這一道屏障功能,反之在進攻上只要配合上海軍和陸戰隊等合作,即能成為一支可獨立戰鬥的群組,於全世界達70%的海洋和海岸線上發揮威力。

目前,世界上共有九個國家擁有航母,分别是美國、英國、俄羅斯、法國、意大利、西班牙、巴西、印度、泰國。

因而應回文首所言,從地理而言,中國的領海水域,主要是由黃海,東海和南海所組成,約40多萬平方公里,專屬經濟區將近300万平方公里,是陸地面積的三分之一。

但事實上,在現在中國的海域版圖上,其實對於需要航母的實際空間有著相當的中斷層,因而是有著需要一定數量的航空母艦,北方黃海屬於內海,地理位置上面臨山東半島和朝鮮半島所圍繞,水淺而封閉的海域容易受到封鎖。

而在東海和南海之間的區域因而台灣島嶼劃開了東海和南海是個更重要的戰略區域,南海地區的半島上林立著大量的國家和島嶼,連接太平洋和印度洋。而在兩海中間,台灣因而有著重要的戰略地位,甚至稱為「不沉的航空母艦」,然而由於接近大陸本土卻長期以來一直的政權對立所產生的和平對峙而局限了當地的形勢和軍事要求,同時東海硫球群島上的那霸亦擁有美軍的第七艦隊基地,而在日本的佐世保基地亦駐有美軍,形成通往深洋的一道防線,也就是美國所建構的第一島鏈。

 

 


「島鏈」起源於冷戰時期,於1951年由美國國務卿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提出的概念,以地緣政治圍堵起前蘇聯,中國等共產國家所引起的威脅。它源自北太平洋、靠近亞洲大陸沿岸的阿留申群島、千島群島、日本群島、琉球群島、台灣、菲律賓群島、印度尼西亞群島等島嶼,是美國和日韓等國向西部署的最前沿,也是美國鏈式部署中最嚴密的一條線。

而第一島鏈的中心點亦是在台灣,因而兩岸局勢可說是直接影響了當時的整個第一島鏈的續存和完整。然重要的是,現在東西方的冷戰時期己隨著蘇聯的瓦解,中國步入新經濟模式的改革開放中得到重要改變,兩岸關係也由於國民黨重新執政,兩岸領導層加強了兩邊的溝通和合作,改變了過去的對抗局勢,出現了和平合作的關係。因而可以說,現在對於所謂「島鏈」的用途己有著一定的改變,但美國既以太平洋視為護城河,日本,琉球等為前沿碉堡,這一體系己完整,但不必再完全重複當年第一島鏈的作用而為威脅。現在中美兩國雖偶有軍事的磨擦,但己非過去的意識形態的僵化對峙和互不信任,而是可以透過國家更多的交流和溝通,體現和平共存的多邊關係。

而在政治上,要是中國在2008年前高調提出建造航母的論調,實際上無非引起了台灣朝野的哄動,引起兩岸關係的緊張,雖然己現在的情況中國的軍事可穿透台灣空域,然後具備航空母艦即可能在台東等地製造空優,則無寧是對台灣的一種潛在威脅,也令外國輿論提出的「中國威脅論」進一步加強了口徑。

而在當下美國新政府的氣氛和經濟問題和中國己成功獲得國際社會的認同,甚至說在中國出兵於亞丁灣保護本國船隻上己可見國家的進取心,一反過去被世界視為負面和冷戰時代下的分代態度,成功的步入了國際的大家庭。最後在本身的經濟實力和軍事發展上,也的確為自行建造航空母艦戰鬥群提供了良好的說服力。

然而重要的,是軍事技術和經驗上,中國其實仍遠遠的落後,要是說實際上的打造出一首航空母艦所花費的心血和時間,也肯定需要漫長的工序,要發展成像美國一樣的噸位和數量的戰鬥群,當下是沒有需要,未來也不需要。

因此,即使現在中國明確的提出將行擁有航空母艦的意願,也不會引起外間強烈所謂新意識形態之爭和中國威脅論,而對於中國人民而言,也該明到當下的社會和政治形勢,不應纏繞於過去的環境和競爭之中,而是和平崛起,以經濟手段達至國家和世界帶來更多更有益的影響力,方是達至提升國家地位和尊嚴的最有效方法,而非單單僅建造航空母艦戰略級武器和載人火箭等提升國家實力威望,這更多是自身的願望和理想投射。

而對於當下的中國的造艦計劃,雖說是自主研發,但實際上中國根本不曾擁有製作航空母艦的經驗和實際作戰時的要求和運用時的標準,因此中國一直積極的尋求有關資料,其航母論證的取材來自五湖四海,北約、美式或俄製均有取捨,但總體方向師承俄羅斯經驗。如購買己退役航母如澳洲的墨爾本號,另外俄羅斯的三艘非蒸氣彈射型的航空母艦,然而俄羅斯的航母也談不上有幾多航母的實際軍事上的使用,也只能只能於二十九世紀六十年代自行探索出「莫斯科級」,而其原來的一些經驗是是由來自納粹德國,但德國其實也非甚麼海權國),因此說中國對於航母的技術和要求的自行探索應該也己發展了若干年,也有不同方向和技術的資料,要取長補短是絕對可行的。只是紙上談兵是可以,但在製造上的實際所產生的問題則更難預計。同時最後成品過是否就能夠一下子就貼近各國的水平,還是帶著實驗味道,這得還有著一些保留。甚至說在技術其艦載機亦可能需要從俄羅斯所引進,是因自行研製的殲十戰機亦未完全的大量成軍,要如何的改良或是否可以採用亦是當下的問題,更可能使用的殲十一(中國自行製版Su-27)也未徹底的成功,發動機的問題還未完全的克服,枉論是飛行甲板上的技術問題和總體方向,甚至是整個戰鬥群的全體軍備呢?

中國殲十戰鬥機

因此,平心而言,當下中國海軍的實力和經驗實實際上仍比不上歐洲的英國,法國等航母擁有國甚至同樣落後於日本,短期內也根本無法擁有和美國分庭抗禮的級數和數量模範,因認中國一直所貫徹的近海防禦戰略,所謂建造航空母艦的實際戰略要求是提升海軍的空優,加強遠洋的反潛能力和反擊手段,而非能夠控制半個太平洋或者能夠於大規模登陸作戰的實力,枉論所謂的霸權論,向鄰國示警和所謂的「鄭和式宣揚國威」。

對相而言,務實按需要而建軍是更為重要的,這一點不妨從日本反照一下,因為日本使用航空母艦的歷史起中國更早更多,「航空母艦」一詞也是日文漢詞。

日本在1919年開始建造的「鳳翔」號是世界上最早下水的真正意義的航空母艦,比當時英國的「競技神」(HMS Hermes)號還早下水一年,其後於二戰中和美軍以大模範的航空母艦作戰鬥,直至二戰敗被美軍接管,明文規定不能擁有航空母艦後,日本海軍在冷戰時期日本海軍的主要任務範圍是反潜、護航,要求其確保西北太平洋航道的安全、封鎖蘇聯在遠東的海軍基地、防範蘇聯海軍潜艇前出至西太平洋。在這樣的戰術背景下,日本海軍的建軍目的長期偏重反潜、掃雷,其裝備的大部分艦艇和飛機都把反潜作戰作爲首要任務輔助美國的第七艦隊進行任務。

直至冷戰結束,對於海軍的執行任務也出現一定的改變,從單純追求反潜變爲追求應對各種危機的能力,這一點從日本裝備「宙斯盾」驅逐艦就可以看出來。盡管日本海軍的作戰能力有了較大提高,應對任務也日趨多樣化,也需要因應日本面對大面積和複雜的海洋環境和大平洋的深海環境,可說是需要更高要求的艦艇加強戰備。因此,日本海自尤其重視反潜直升機搭載平台的建設。

日本日向號驅逐艦

第一艘堪稱「直升機航母」的日向號驅逐艦於2007年下水,是日本首艘標准排水量超過一萬噸的驅逐艦,建造費用達到1000億日元(約合8.62億美元),該艦長195米,型寬32米,標准排水量13500噸,滿載排水量18000噸,編制322人,其噸位可說超過了意大利加里波第號(Giuseppe Garibaldi C-551),西班牙亞斯都利亞親王號(Principe de Asturias R-11)和泰國的查里克納呂貝特王子號(HTMS Chakri Naruebet R-911)。(查里克納呂貝特王子號為世界上最小的航空母艦,排水量僅11486噸,然其實際上以泰國的經濟實力,現在仍難以組建戰力。)

意大利加里波第號

 

雖然日向號被外界指為「準航母」,只要能夠配上美國新世代的F-35戰機,即能發揮出傳統航空母艦的功能,然而畢竟這只是一種臆測,實際上還需要一定的改良和配合,是否能成形不是外行人所能三言兩語的繪形繪聲就行。需要冷靜的分析明白到是,日向號出現其實主要的目的是使得日本海上自衛隊能夠擔任任務範圍更加廣泛、執行遠海任務時也更加從容,也是需要面對日本多變的水域環境而後所作出的決定。

加上需要指出的是,日向號並非擁有航空母艦即使擁有遠距離投射武力的巨大戰力,其進攻能力嚴重不足,根本不可能像美國海軍那樣在遠距離上對敵方海上、陸地目標進行大規模打擊,頂多只能大大加強了反潛的組織。除非日本往後大規模建造更高級數和武器規格的艦艇,否則,單單一首「日向」號服役後這一狀况也很難真正得到改變,然而無容置疑的是這印證著日本的造艦工藝和水平,對於製造航空母艦技術的一種肯定,但對於現在的日本的經驗,實力和國際環境來看,戰爭絕不是一種有益的手段,航空母艦也不是日本當下一直必要的工具,因此也不需要用上強烈的「日本軍國復辟威脅論」來看待這樣一首的戰艦。

不過,實際上日本海上防衛隊和中國海國也己發生著無數次的競爭,在潛艇上的間諜戰上派相互往來,最近甚至出現中國潛艇出現在日本的種子島附近,也其實也變相說明日本加強反潛能力的目標並非浪費。

而同樣地對於美軍來說,因乘二戰和冷戰而發揮出如此龐大的航空母艦戰鬥群和執行全國戰略計劃而發展而成巨大海軍體系由來己久,其全球戰略控制著這個世界海洋的多國重要據點,是世界上惟一具備全球作戰能力的國家。而同時由於美國處於新世界,整個北美洲和中美洲己成其家門,東西兩岸接壤太平洋和大西洋,南接巴拿馬水道,東連歐洲各國,因此擁有十二個航空母艦戰鬥群。如此寵大的軍事力量,可說是控制如此範圍的水域是必要武噐,甚至是成為了外界對美國霸權的一個明證。

反之,中國在地緣政治上,和實際戰略需要上,也無需要期望擁有同等級數和數量的航空母戰鬥群,也不必對於未來建造的航空母艦擁有太大的期望,只要能夠守備黃海,遊伐東海和南海上通行無阻,以這種種大約的要求看來,未來的中國航空母艦實際需要五至八萬噸排水量,能夠擁有中高度空中攻擊力的航空母艦己足夠完全的應付當下的實際要求,其數量可以說只要大約三至五艘己是恰如其份,己可成為未來世界的第二強海軍,但始終受制於多個國家的包圍狀態和領海主權的紛爭,海權之上面臨更多複雜的主權關係,因此我們不應忽視這些心理上的周邊問題而單獨把建造航空母艦的問題簡單化,中國也應該明白到強化海軍力量將成為數十個國家錯縱複雜的地區課題,在建造的同時也同時引來「要如何使用」這層問題當中。

同時說在除了擁有航母的問題,在中國的領地上,我們同樣需要注視的是中國背後(西藏)等地緣政治的戰略問題。

作為全球戰略上的一道利刃,航空母艦可說是常規武器中的最強利刃,其群組成軍後的戰鬥力可以隨時能夠達至一個小國的軍事水平,然而是否通過擁有和建造航空母艦即代表國家的實力和專嚴呢?這可能是一種心理投射多於實際的國防需要和政治需要,然而,作為世界上其中一個擁有核子的國家,同時是聯合國五強的國家,加上擁有遼闊的海洋空間,在政治可能性和經濟實力可以支持的需要下,其實是有其組軍的需要,同時也一個能大幅加強國家科技水平和經驗的一個重要進程,對於國人來說也一種鼓舞。然而是否說代表了國家更具競爭力和更強的手臂去處理全球事務呢,甚至是所謂中國強權的崛起,那實際上個人認為中國的官方心態較為理性務實而具備遠景,反和民間的語調有著一種反差。而事實上我們也毫不希望終有一天看見任何一個國家和軍隊需要面對兵戎相見的地步,而是一個能夠維持領海安全和和平的用途的工具。
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