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敦盛 | 26th May 2009 | 光影流動 | (1113 Reads)

  許鞍華執導的《天水圍的日與夜》在第十五屆香港影評學會獎和第二十八屆金像獎大放異彩,更成為了囊括不少獎項的贏家。所以,作為許導所拍攝的天水圍第二部曲──《天水圍的夜與霧》,理所當然就成為了本年度的奪獎熱門及話題之作。當然,《夜與霧》成為話題之作不僅僅是因為它乃是《日與夜》的續作,而是它牽涉了許多香港社會問題。

  當我們看《日與夜》的時候,我們發現雖然故事發生在天水圍,但這個不單只是天水圍的故事,而是不少香港人都經歷過的故事。同樣,由天恆邨倫常慘劇改編成的《夜與霧》即使是以天水圍作中心,但事實上老夫少妻、家庭暴力等等問題,無可否認是港人同樣面對的問題。只不過,標籤效應令到各式各樣的社會問題於西北一隅的天水圍無限放大。

  在《夜與霧》中,任達華所飾演的李森,是一個富佔有慾和愛面子的人。其實這本身就是普遍男性所擁有的特質,某程度來講,這是男人的本能和天性。所以,構成李森的因素,並不是以上的特質,而是身處的環境。許導透過李氏的兒子,道出了李森的成魔之路,是源於第一任妻子的壓迫。這種欠缺溝通的婚姻,促使李氏透過召妓和北上找尋肉體上和心靈上的不足。在香港社會中,缺乏溝通正正就是婚姻失敗的主要原因。

  驟眼看,李森是異類,是不正常和心理殘缺的人。他會虐打妻子,對動物無情,最後更用一把利刀,殺了妻子、兩個女兒,然後將它捅進自己肚子。但細心想想,李森是一個充滿愛的人。張靜初飾演的王曉玲,懷了李森的骨肉時,曾提議打掉胎兒,但李氏立即反過來提議見家長,給曉玲一個名份。到了四川,李森更為其家人建新屋,避免屋漏偏逢連夜雨,雖則這行為滲入了愛面子這雜質。到了香港,李森亦踏單車載著兩個女兒周圍玩,那份笑容,很難想像是假的。然而,李森太多愛了,他愛他的妻子,又愛他的面子;他愛他的妻子,同時又愛她的妹妹;他愛他的妻子,但又愛錢。這種毫不保留的愛,不免令人難以接受;而當愛不被接受時,愛的力量就會迅速地轉化為恨。

  王曉玲這個角色,是典型的傳統中國女性,一生都背負著三從四德,為家庭付出。年少時,她為著改善家庭的環境,不惜背負著竹簍,離鄉別井謀生活。後來,在深圳的她,遇上了李森,不久之後就背負著他的過去和女兒的未來。許導透過這個角色,繼續刻劃她一直在描繪的女性,充滿著包袱,充滿著眾多的不滿,但礙於包容、忍耐的母性,始終不能放下一切而不管。雖然曉玲隨著時間而醒悟,認為離開丈夫是最好的決定,打算獨自養育兩個女兒,可是基於對家庭的執著,她還是走到鐵閘和木門內的不歸路。

  不得不提的是由羅慧娟所飾演的小莉。雖然她是曉玲的宿友,為曉玲提供意見,但其實她就是曉玲。正確來說,她是曉玲所追求的目標,亦即是曉玲對於未來的期望。雖然電影中沒有提及過她的背景,但是她的談吐,以及她吸煙的神態,我們可以知道她是一個獨立的女性。她敢於上街示威為自己爭取權益,亦敢於為朋友付出而使其幸福。不過,她相信術數命理,認為每日都有自己的命運。即使堅信宿命,但她亦害怕未來的不穩定性,害怕曉玲回到天恆邨會有危險。而這種恐懼,同樣出現於曉玲身上。然而,相信命運的同時,她們亦深信可以改變命運。許導便是透過這種掙扎,去講出女性求變的心聲。

  《夜與霧》這個故事是香港的故事,但它所反映的卻不局限於香港。它反映著中國人,不論男性和女性,在社會,在政治,以至在生命,都充斥難以紓解的鬱結。而這種鬱結,隨著時間,慢慢累積成一個又一個的社會問題。許導通過這個故事,將這傳統文化遺下的重新詮釋。就讓我們期待許導在第三部曲想說甚麼。


[1]

覺得好慘,唔敢睇=[ (欣mode on)


[引用] | 作者 水蘋 | 26th May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