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0th May 2009 | 鏡花水月 | (521 Reads)

3月8日 晴

懷著平常心啟程前往廣島。沒有緊張,沒有興奮,沒有希冀。真的。

那可是我這幾年來最想踏足的地方,而這一刻我心裡卻是平靜得很。

因為與其說去旅行,不如說去療傷比較貼切。而所謂療傷根本沒有甚麼趣味和期待可言。我這樣說,對身在廣島的那位朋友很不公平──他將會帶我到處遊覽,為此他做了很多準備──而事實上我此刻的心情,已不可同日而語。

我乘坐的是中華航空。在頭程前往台北的航機上,我坐在左邊靠窗位置,一位比我年長的漂亮姐姐坐我旁邊,這本來沒甚麼,直到在半路上她突然把頭靠在我肩上,我才留意上她,可能她累了,我不好意思弄醒她,但過了一會她也發覺到失態,連忙端正坐姿,大家若無其事。

降落了......我讓她先從行李櫃取下行李,豈料她不小心將行李砸在旁邊的叔叔的頭上,還好那位叔叔沒有甚麼反應。姐姐對我扮個鬼臉,我們相視而笑。

就是這樣。感覺很奇妙,不過,僅此而已。如果她也去廣島的話,我想我們會結伴同遊,但是我們相遇的緣,到此為止。下機後,她走她的路,我走我的路,原來大家只是萍水相逢,各不相干,世事本來就如此,因緣聚而生,散而滅,你所見過、聽過、嚐過、感覺過的東西,終有一天會消失,無需太過執著。


話是這樣說,如果對她也可以這麼豁達,或許就不會有這趟旅程,也就不會有所煩惱。事實上我就是做不到,只有空說道理的能耐。

在台北機場等候轉機的時間,到書店「打書釘」,看了一整本幾米的《向左走,向右走》。

晚上九點左右〈日本時間〉到達廣島機場,我的朋友〈以下簡稱「權」〉和他的女朋友〈以下簡稱「芳」〉早就在入境大堂等候著。權在一年多前就來到廣島留學,因利乘便,我到廣島多得他提供住宿和導遊,省了不少費用。

儘管當時廣島機場一帶接近攝氏零度,但沒有想像般寒冷,當時我身穿T-Shirt、外套加圍巾,已經足夠了,此後幾天行程都是如此。倒是一步出機場,馬上覺得喉嚨乾涸,可能是乾燥的關係......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