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諏訪四郎 | 2nd Jul 2009 | 光影流動 | (282 Reads)

  

  看了同屋主松松先前所寫的廣島遊記,提到人生中無數次的萍水相逢,緣聚而生,反之亦散而滅,事後大家各走各的路,互不相干。可是,筆者倒覺得縱使人與人間的關係淡薄,在短促的交流中卻偏偏會有意想不到的得著、難以估量的深遠影響,就如一塊不起眼的落葉,它無聲的飄落水面,然而落葉觸及水面所產生的漣漪,一樣可以擴散得很遠,將平靜如鏡的水面改變。

  最近看完在香港上映的日本電影《誰來守護我》(誰も守ってくれない,富士電視台‧東寶,2009),戲中的兩位主角──擔任保護嫌疑犯家屬任務的刑警勝浦(佐藤浩市)和嫌疑犯的妹妹的船村沙織(志田未來),由保護任務開始至將証人(據劇情交待沙織在兄長的殺人案中是第一目擊証人)交予調查總部間不過三十六小時光景,表示著兩人的關係也會隨著事件的注目度減退而結束,之後大家分道揚鑣,終生不再相見。兩人身份的特殊再加上客觀環境,似乎再一次無聲印證人際中那重演無數次的「萍水相逢論」。

  相聚的時間不僅短促,兩人間的關係淡薄之餘,也開始得混亂和不甚愉快:初中女生沙織在下課的兩小時內,在驚惶懵然中迎來家庭的崩壞──兄長因殺人罪被捕、父母如被人踢來踢去的皮球般匆匆簽署離婚、再婚協定書,改姓以掩人耳目;嫌疑犯家屬被分批帶走,女孩也不例外,自己隨後也像皮球般被傳開,交予警方保護;為了避開窮追不捨的記者,喪家之犬般東藏西躲、狼狽不堪(雖曾耳聞媒體追蹤採訪的行為可以很瘋狂,可是影片藉一場場亡命飛車場面來交侍兩者間的追逐戰似乎太誇張了吧…把相機的快門聲放得像鎗聲般大)。

  受保護家屬已經夠落魄了,奉命保護的警員除了是受心理病折騰多年的患者,也是一個家庭出現問題的丈夫、父親,在快將與家人出發渡假的前一晚,上頭卻把這種厭人煩案子發下來,命令保護嫌疑犯家屬直至另行通知,也就是說計劃中用來修補與妻子關係的家庭旅行必須取消,悶了一肚子氣的他也禁不住對沙織大放氣話:「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會保護妳﹗」

  兩個人,你不情願我很混亂,被傳媒和網路的刻薄輿論迫得走投無路,只好遠走伊豆海邊的小旅館,投奔那裡的一位熟人…基本上故事就是這般的簡單、直接、平淡,儘管影片本身可以援引到很多社會學的觀念去批評日本涼薄和尖酸的傳媒文化和網路文化,但筆者在這裡不打算深入剖析影片,只是想談談「萍水相逢」。

  將兩個人的命運連繫起來的事件,時間的長短並非影響其重要性的決定性元素,而是它本身所具有的意義。沙織面臨連串爆發性事件──家庭的崩壞、社會的無理壓迫和驅逐、以及摰友的出賣,身份和心情在極短的時候內邊緣化、直墜谷底;勝浦也要面臨妻子離異、家庭即將分崩析離的煩惱,還有因保護疑犯家屬這項不討好的任務而受到牽連,成為評擊對象。然而極巧妙的,兩個原本毫無關係的人、在一樁偶發事件中被連繫起來;大家如同水面上的浮葉,毫無自主似的隨河而飄流,在途中相遇。

  水面浮萍、葉面露珠,聚而即散,一副的輕淡模樣,可是於它們而言,這短短的相遇的皇要性,大概非外人能意會。兩個落泊之人,在短短兩天中嘗盡了冷酷的外界、跨過了之間接觸的障礙後,相倚取暖,竟然從對方身上汲取到面對未來的勇氣和力量。沙織最終鼓起勇氣回去充當扶持父親、支撐兄長的支柱;勝浦在影片結束時撥的一輪回家電話,對女兒柔聲安慰,並大步踏上回家的道路──由在崩潰的邊緣俳迴至折返,大概對於兩天前的他們,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吧。

  不要小看了命運中與他人的每一次相遇,因為你不知道錯過後,你會因此而後悔多久。


[1]

「做戲咁做姐」,怎能夠跟我現實例子相提並論~~XD

感覺上跟我剛看完的《超感應KIDS》〈漫畫:《傷》〉差不多,主角同樣是家庭暴力的無辜受害者,同病相憐而展開的故事。許多人性和社會的問題被帶出來,也許這就是喚醒社會關注的一項事情吧。

〈趕時間~~稍後再補充。〉

松
[引用] | 作者 | 2nd Jul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2]

「我講古啫大佬~」(請參考周星馳的《鹿鼎記》)XD

諏訪四郎
[引用] | 作者 諏訪四郎 | 2nd Jul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