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研碩 | 25th Jul 2009 | 藝廊迷彩 | (289 Reads)

 

其實可能很多人會被這個展覽所誤解,以為是一個純粹賣弄品牌商品的展覽,潮人港女無不朝聖祟拜。然而裡頭並沒有刻意大賣商品硬銷,真正關於品牌歷史和珍藏也只是冰山一角,主要部分還是表現LV這品牌和創意文化之間的關係,然而更多的,教人更欣賞的是世界各地的藝術家眼下的世界觀和他們所表達的說話,藝術和生活之間的輪迴互動。

要買虛榮的話不需要走到藝術館,走到不遠處的廣東道即能從容的把無數名牌掛在身上。

好名牌,只是為了表現自己的身份地位和品味。然而,內涵絕不可能隨便買到。

這對於一個代表了文化和潮流的品牌而言,他們需要更深度的表現出它們和社會文化的承擔和傳承,也是一個品牌所叫人無故趨之若慕的潛在感覺,用以建立他們的層次和角度。一個沒有內涵的品牌和設計,到頭來只會淪為不倫不類的次貨,亦和那些希望把名牌的高貴和氣質沾到身上的潮人不無兩樣,到頭來卻要叫人發現他們內心低俗無知得叫人發笑。

Channel的總監拉「老佛爺」Karl Lagerfeld在之前在談到已告暫停的Mobile Art計畫時,便曾說過:「我們可以用廣告淹沒這個世界,但這是更為高貴的做法。」

 簡單一點說,「做神運動」也是商業發展上一個更高明的手段(唸設計時老師總會說有關不同的宣傳手段吧),何故LV會是LV,在於市場策的高章,一個LOGO不會隨便被人封聖的,有的只是如何攻佔群眾心理。香港的品牌無法更上一層,往往只流於賣老字號而無法開拓出新方向,也正如Starbucks可以在中環大賣港式冰室的情懷,香港企商卻沒有這樣長遠的企劃。

因此,這個「創意情感(A Passion for Creation)」展覽會所透出,除了是標竿上屬於品牌的態度和美感,打造出品牌在人們心中的地位,也是一次對人們的一次良好教育和示範,挑選出世界最優勢的藝術家,總括地表達出各種文化、社會、情感上交流,是一個非常理想結合藝術和格調。

的確,在會場中最受注目的是LV百年經典歷史產品以及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的一系列熊猫、樱花及迷彩 Monogram 图案。然而在個人而言,另一端的「珍藏與精選」(The Collection, A Choice)才是真正叫人賞心悅目。

當中,最叫個人驚喜首推馬克雷(Christian Marclay)《交叉火力》(Crossfire),藝術家以不同的電影的槍戰場面剪輯串接,再組成了四個相對的銀幕,人們置身其中,即頓時置身於戰場中央,被四周震耳欲聾所覆蓋,極盡視聽的享受和快感,以觀眾的角度也自會希望知悉哪一方會勝出,觸發吸引著人們繼續的觀看的意慾,也就是現在現聽娛樂所希望做出效果。然而這當中帶出更深層的深思,是告訴著我們郎求官能刺激和早己把問題的本質所淡化,我們只能沉溺於這種的環境中心,正如另一部份的藝術家波伊德(Robert Boyd)的作品《仙納度》(Xanadu),以迪斯可舞廳的幻光之下出現一幕幕閃換不停的世界各地因種族、宗教、社會問題而引發鬥爭災難的歷史鏡頭,其實是我們只顧著醉生夢死的快樂和享受,還是世界就像狂歡的舞池中那麼靡爛?

而另一邊的影片《未知之旅》(A Journey that Wasn't),是藝術家雨格乘坐帆船Tara號到南極探險,去尋找南極冰雪融化後才出現、有著傳說中不為人知的神話動物:白企鵝棲息的神祕島嶼 「Ociosidad」;這個行動的後半部則是轉回到城市裡,藝術家以音樂與裝置的方式,在紐約中央公園(Central Park)中重現這段南極探險過程,當中南極的雪白和寂寞對比著在中央公園(Central Park)表現時所強烈的音響而熾烈的燈光所形成的反差,將這種追求美好的生活的熱枕從氅影和聲音完美的結合。

貢札雷斯 – 佛斯特(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第二部電影《中環》(Central)則非常的親切,片中用上香港的中環海邊,利用一個女子的獨白道中都市中的情感的空虛,寂寞,人際關係的隔閡和疏離,另在一邊箱,代表了香港藝術家的香港七賢,梁志和的《我名叫Victoria》,講述一個名做維多利亞(Victoria)的女孩對自身身份的認同,同時也隱若地表白出香港人對於身份認同的迷思之中,究竟住在維多利亞港的我們,被英文殖民政府影響有多深遠,這不僅是語文,生活習慣,而更多的是我們的名字和身份是甚麼?

可以說,整個「珍藏與精選」(The Collection, A Choice)的確是一個視覺和思想的盛宴,藝術品不單在表達手法和技術方面到達了一個理想和優秀,言簡卻極富深意的藝術品給予香流的參觀者,可是相反的說,「香港七賢」的藝術品卻有點像是遺世獨立般,而作品也有點空白而抽離,不是那樣人人可能雅俗共賞或是由簡入深的進程,太過的內儉含蓄,這可能是人文思想的風格所不同所言,然而畢竟說要和「珍藏與精選」(The Collection, A Choice)的作品比較也太過苛刻(但事實是兩者的場地和佈置的確引人區分分野)。

這次連同法國五月的文化推廣的項目的路易威登「創意情感」藝術展覽是成功而且富有魅力的,但現場所見的是人們也未必太有耐心和花費更多的時間去感受作品的魅力和深度,也許說是香港人節奏太快而無法改變成種慢條斯理的樣子吧,同時可以說香港人思想敏捷但文化根柢在教育上無法培養,也不是香港人的主流思想,這也是作為「世界級城市」和其他偉大城市們分野的一種可惜和障礙。

然而更可惜的是,是香港的藝術館的設施有望可更進一步,畢竟說這也是70-80年代的建築始終有著一點點的局限,但現在他們是否能夠在場地上給予藝術作品更好的表現和發揮呢?可說在建築如此興盛的都市當中,在關於藝術文化發展在對比其他周邊城市,或是其他世界性都市來比較都是顯得有點落後,想想連會展也能得到充份的改善,旺角足球場也終於可以來個更新,但香港的文娛發展終究是不甚如意,紅館依然,西九龍文化中心未定塵埃,也應該流於發展商在利益上圖謀巨利,為了少數的精英和財富為目的而非公開於全人類,這即使說像如同這展覽,無非也為取悅一眾身懷巨富的中國人,建立起在他們牢不可破的神聖地位外,在重商經濟世界下也該發財立品,給予大眾更多的更新更好的眼界是吧。

 

P.S.

再認真的彈一下好吧,有關香港藝術家嚴穎嘉在石硤尾賽馬會創此藝術中心所做的《路易威登創意我的情感》,藝術家似乎不明白為什麼名牌那麼貴,或是一種品牌文化的侵侵,因此利用品牌作出創作,引領出人們對品牌文化的盲目,那倒不如反人心反消費反現在經濟反思考吧,世界人心畢竟是信心和名聲的結合,是圖騰崇拜還是一種生活態度多少也是一種潛在自我優越感,何故藝術總要和經濟和品位掛勾,有的反而在要在藝術和經濟劃分楚河漢界,是僵持還是互相巧妙的利用,反正「藝術家」的身份有時也不過是沽名釣譽或是自的感覺良好,又或者知行合一隱世深思世道,現在這樣歈乎為必而反,眼光倒也沒有高到叫人發人深省,倒有借花敬佛,借品牌取巧宣傳自己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