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楊郁 | 29th Jul 2009 | 光影流動 | (578 Reads)



一套自傳式電影,劇本的大圍顯得平淡,但Michael Mann功力仍在,加上Johnny Depp的出色帶動,《Public Enemies》仍算是中上水準。

Michael Mann執導、Johnny Depp演出的《Public Enemies》,香港譯為《大犯罪家》就抓不住神韻。因為據真人真事改編、美國1930年的銀行劫匪John Dillinger,其實是市民的英雄,「Public Enemies」反而能作一個反襯作用。

回到故事上,一開首已經是乾淨利落的劫獄,絕無冷場,加上背景音樂,就這樣突出了John Dillinger的兩種性格:重義氣、玩命。接下來Michael Mann彷似以一個一個小故事串連出影片的上半部,從第一次打劫銀行、John Dillinger跟女伴Billie Frechette(Marion Cotillard飾)相遇、警察Melvin Purvis(Christian Bale飾)出場擊殺Pretty Boy Floyd等,鏡頭運用與背景音樂都能帶動緊張感。場景間跳躍快速、毫不拖泥帶水,手搖拍攝顯然起到不錯的效果。

然後電影下半段的節奏就慢了下來,從John Dillinger被捕開始,就著重描寫John Dillinger的個人轉變。場景不再跳躍,只有包圍旅館一場能把氣氛帶起來,繼續用Michael Mann擅長的手搖與Close Up維繫。結局的兩場戲(John Dillinger玩命式的到警署、Purvis圍捕John Dillinger),故意拖慢節奏,反高潮意味甚重。

於是,整套電影出現了一個問題:沒有起伏。前半部的跳躍場景雖然運用出色,但卻犧牲了中間的高潮、後半部更是直截了當的放棄高潮。

當然,以一套自傳式電影來說,要求高潮的戲劇效果顯然有點奢侈,Michael Mann在細節上的處理更加值得一看。開首對John Dillinger的介紹,著重於三點:義氣、重視女人、只顧現在沒有目標。在事件的一直流轉,John Dillinger不斷被同夥以至幫會出賣,同夥更是接二連三的死去;只餘女伴Billie的他終於找到了目標,希望大幹一場然後跟Billie遠走高飛,奈何有了目標,Billie始終被抓。於是可以看到,Michael Mann直接用上「得到→失去」來處理John Dillinger的英雄末路。

尾二那一場戲,John Dillinger走到芝加哥警署的偵查室,荒謬但顯出了他玩命的性格。看到板上的照片,其他人非已故就是被抓,只餘他一人時,很好的總括了他的一生。到最後John Dillinger到戲院看《Manhattan Melodrama男人世界》時,Clark Gable、William Powell以至Myrna Loy,John Dillinger分別把他們代入到自己、Purvis與Billie身上,其實已表示他寧願死而不會苟且偷生的結局。因此,結局的反高潮,其實Michael Mann早已合理的把它暗示出來。

只是這種暗示比明刀明槍比較拙劣,尤其在這種悍匪片,雖然Michael Mann一直以來都不是直說直話的導演。所以全套電影都會出現一些犯駁與交待不清的地方,例如John Dillinger逃獄時的槍械只是自製木手槍再塗上黑漆、為何要跟Anna Sage她們看電影。

既然劇本的大圍顯得平淡,那演員的演出就更顯重要,Johnny Depp完全能抓到John Dillinger的神髓,帶著故事走。人性化的一面在開首的劫獄、同伴死亡時已顯露出來、玩命的「狂」、對著記者與Purvis的高傲、不願放手的拖泥帶水卻在最終選擇忍痛離開Billie,Johnny Depp都能不慍不火的演繹出來。他在這片的演出未必是影帝級,但仍然是「做甚麼像甚麼」,John Dillinger由他飾演最正確。

Marion Cotillard的角色是花瓶,但在警署被拷問一場做得出色,而且她的存在正能突顯John Dillinger人性化一面。Christian Bale的警察Purvis也演得出色,為了正義,壓抑著自己的原則,外表沉靜的他有些位做得過火了,卻不能退縮,這一方面Christian Bale值得一讚。另外值得稱讚的是Stephen Lang,他飾演老差骨Charles Winstead,點出了John Dillinger不會看Shirley Temple,最後亦由他傳話與Billie,Lang的老戲骨的表現佳。

劇本雖然略為平淡,但Michael Mann功力仍在,加上Johnny Depp的出色帶動,《Public Enemies》仍算是中上水準。如果能多加渲染背景,從畫面而非音樂帶出1930年代美國的肅殺,以至民眾對John Dillinger的喜愛,會更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