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研碩 | 22nd Sep 2009 | 聲跡樂藝 | (187 Reads)

Picture

 

一根琴弦,一個女孩,總是惹來詩人無窮的想像。

 

一個自彈自唱憶惜的女生,心靈有如那撥動的琴弦,纖小的手依著感受化為音階,感染著空氣的氛圍。

 

從那薄薄的指尖裡傳遞著的,從那輕輕的嗓子裡表達的,是一種只屬於她的感覺,一種未受洗練的婉約,一種不曾破壞的率真,置身那易碎的領域裡,安寧而溫暖。

 

湯旭,讓我們逃離俗世的塵囂,回歸自我的心跡。

 

 

她,生活於浙江的女孩,試著用一把嗓子,一點音樂,訴說著她的所見所聞,一種心靈的嚮導。


像《島歌》以刺桐花開花落表達,一句「渺小的幸福如同易逝的浪花」,可說是有如李清影般相呼的心影,如此融情入景,美不勝收。也如《好時節》那份有如盛夏中的小鬱結的雨積雲,率真而簡單的用詞己極具張力。而在《便宜的幸福》像是一窺少女的日記,裡頭所堆積的小閒事卻教人窩心,同時也教偷窺者我見猶憐。


《向日葵之歌》以一襲鋼琴配以絲絲愁傷的輕敲心窗,忽爾在副歌中大幅轉換假音,恍惚和心跳的頻率共鳴似的,醉人心坎;《我的路》在複雜迴旋的沉重音樂底下,降盪著一種迷離混亂;回到《午後》那份隨心自彈自唱之中,歌聲的瑕垢卻變成一份爛漫。


《擁擠的遊戲》重重的電子幻音有若台灣的魏如萱那口甜密,再於《水草》中幻化出更新的突破,雖不完美,卻急不急遽的展示著一種成長,在這一張專輯中慢慢的更新,漸漸的進化,似有突兀,卻意猶未盡。


聽罷她的音樂,返璞歸真,沒有多餘的,沒有欲罷不能,卻又依依不捨,餘音嬝繞。淡然清新卻不止於過多的雕琢而變得圓滑,用詞卻是如詩般情懷,偶爾溫煦,忽爾淡然,最後卻又迷幻靡魅,這才是一種多元的音樂。這是置身的人文環境所孕育的思路,誰也學習不來,誰也無法複製的才華和底蘊。如果要現在要用一句來作個結末的話,我會說:無瑕的小幸福。


我想,用過多的言詞去粉飾探究裡面的枝節,就是見樹不見林,用日本的說法,湯旭就是治癒系音樂,一種唯心性而生的音樂。若要像商業音樂逐一的仔細的挑剔算計,似乎是近乎無禮,倒不如叫人靜心的,親身體驗著她的音樂,然後各自分享心影裡的一片話。


當然,我想在此暫筆,想不到說下去的理由,希望大家偶然找來聽聽,不需狂迷,不用高呼,不少深究,只要相知相合,即就是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