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研碩 | 28th Oct 2009 | 文字片段 | (5138 Reads)

Picture 

 

何謂解構愛情。
 
如果看過英倫才子阿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 的《我談的那一場戀愛》(Essays in Love/A novel),相信必為他筆下的理性解構戀愛心理的分析所折服,故事簡單卻絲絲入扣,淺入深出,喻意鮮明,個人大力推薦。
 
但如果想輕鬆一點,從圖像入手的話,近來這部《心跳五百天》<(500)days of summer)也試圖帶領觀眾去了解愛情......
 
No,This is not a love story; this is a story of boy meet girl。
 
對這電影,實情是反轉了約定俗成,潛移默化的男女在愛情的定位,去做一個《酷愛》式的苦主大控訴。當然,在兩性平等的社會,男人不再是一貫不愛承諾,女人不再是專一深情的單純體,女人也是人。有極度自我,自私,利己為己任的「港女」產物。
 
而從那從那朝秦暮楚,藉口多多而了無責任感的愛情玩家Summer開始,我們從另一角度了解人性。
 
了解人性下最現實的愛。
 
然而,那麼從女性眼下了解愛情而中肯叫人信服的,有沒有好推介?

其實說《心跳五百天》((500)days of summer)值得一看,在於看者慧根如果找到自己深究的內容。一個輕鬆發掘戀愛故事,從何角度觀看,即能擁有萬千色相。

然而,真相總有一個的,現在破解。

話雖說人性,但其實焦點集中了在女性自自身,那個不願意承認,也鮮有題材表達這個性格的《新聞透視》。其實說,馮小剛的《非誠勿擾》倒可算是同出一徹,同樣的把女性一貫的劣根性表露無遺。而故事上的男主角就像《愛情回水》(Cashback)的Ben那樣,專一而無私,衹是當對上了自我的女主角,自然有苦自己知。

說回此片的主角,Summer,一個包裝得自己似是而非的女性,說話就像她的化妝品那樣,披在身上掩飾著自己的缺點,那種狠毒性在於言語所包袋的,是他們的本心。

所謂不信任愛情,其實倒是為了不想負責任的藉口,也是女性本質上的喜愛偽裝所使然(扮靚是偽裝外在,說謊是為了粉飾內在,結果我們發現女性所謂高唱的「神秘感」和「思想複雜」,衹是把這骯髒的內心和左顧右昐的本性修飾美化,然後從口中推銷給別人為自己解窘)。

不是說男性不要這會美化,而是在於縱觀於人性的本質上,女性是典型著重愛情,因此善於在愛情的問題把這種人性僞善本質放大實行,然後發揚光大,然後在戲劇效果上更是一絕。

然而,當然在故事上,我們會問假如Tom不是這時間出現和認識,會否和Summer最終結婚。然而是否時間錯配的問題?在某一刻碰上的結果就不一樣?

當然,作為故事,是絕對可以變成少女的言情小說,Summer本性純良樸質,好女性的典範,女性看到如此美好即把自己投入裡頭,對號入座,而Tom和Summer的相遇是為了成為一個王子公主式的故事。然而現實實情自己倒可能不是這樣美好,至少自己不是,而故事本質也是公開反問女性在愛情的取巧投機作重心問題。

而且,從故事的步調上,甚至那有趣的描寫手法上所看見的Summer,那個以自己為世界中心的女性,開心和不開心可以很即興,一開始可以粉飾包裝,強逼(其實是利用言語軟功)別人就範,感覺來了就可以肆無屁憚,進可攻守可守,衹要自己喜歡就可以隨心所欲,因而可以從容的和Tom開始,在影印機房接吻,在宜家拖手,在淋浴室做愛,甚至因此而分手,然而卻可以絕不認承對方是男朋友,因為理由是自己不相信愛情,甚至一開始言明在先。

 

然而,不願負責任,不願承認任何人,對別人來說是如此難堪。衹是為了自己一時之快而推搪。這藉口,馬虎得很,卻不能拆穿。

 

說感覺至上,然而滿足了自己,卻不願正視面對所發生的責任和承擔。相反也許Tom也是憑感覺認定了一生一世的人,但是率真,也最自然的態度。

 

當愛一個人時,想當然是和對方長相廝守下去,也許這衹是感性主導的感受,但同時也是對自己和別人最負得上責任的承諾。 

 

不難想,無怪Tom血哽喉嚨,不吐不快------完全的高手過招,一句話即能把Tom打得一敗塗地,這不就是套《酷愛》的歌詞,作《警訊》式案件重演?

 

當然,反論是Tom犯賤和愚笨,然而在愛情路上總有一方推動,甚至自願出錯賊船,這絕對是愛,反正這是非常正常,而且每天發生的事,反而說是Summer的模稜兩可的態度,既是對別人的感受毫不理會,也是對自己的做法完全的逃避。

 

這不自我,還是甚麼。 

 

直到在愛上阿心的第四百八十八天,Tom發現Summer才帶上了結婚戒指,那個剛開始說不想拍拖,不想要男朋友的那個她,結果再多送Tom一首《妳當我甚麼》。

因此不要胡亂推斷在往後的四百零八天是發生甚麼在Summer身上叫她改變,或是推說美化式的「時間改變論」。作為編劇倒可穿插一場戲描寫,作為導演更可能多叫個角色出現表示到是他的Mr.Right,甚至三流小說即把裡頭作個180度自打嘴巴,然而這故事本身就是想控訴Summer這種女性前言不對後語這種迷離的不思議事件,因此才出現在她戴了結婚介子後也可以在這時間內和Tom調情,那不是玩家還是甚麼?

因此,反過來歸納,以Summer的本性,這樣結婚倒不如說是興之所至,教她出現煞那間的快感,她又突然的覺得對方條件合適(有錢?有型?有地位?),然後說自己「相信愛情」。而終過來說,也會有天她突然受不了,隨心所欲的鬧離婚,甚至找另一個Tom,盡情的滿足自己剎那的感覺。

 

直到最後,Tom的反問「你衹想做想做的事」,簡單翻譯就是「妳就是這樣自以為事」,真的就是這種理由才能解釋,甚麼叫對的人和不對的人,純粹感覺論,這就是現在的女性很愛的一套,然後擺出時間論來,其實他們真正想的是甚麼,所謂的Mr.Right比中六合彩還更要捉路,女生意識中感覺「中」了她們的所謂命運宿命論,就有點是自以為事的莽想。這種對男生而言觸不透的感性而生的折磨,不是因為女生的左顧右望的多心和不認真嗎?

 

再套回阿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 的《我談的那一場戀愛》(Essays in Love/A novel)的第一幕男主角和女主角相遇的機率問題,就覺得很好笑是吧。

 

像Summer這樣到處留情的女生,然而到上了岸發現真愛偉論,很可怕,也不夠資格。 

 

因此,本片其實是一套用輕鬆調子拍成的恐佈片。但實情就是這樣,這可以是你和我,用一個特寫在Summer的鏡頭(Tom)去照妖,一切的心理描寫直接的在Summer的行為言語上表現出來而Tom不過是我們或是一般的美好聯想的寫照。而最後的Tom在五百日碰上了Autumn,衹是帶出另一個後話而矣。當Tom在那時候可以在見工之事行調情之實,那不過是經過Summer一役,Tom給無情調教成另一個Summer,不相信甚麼,衹在現實的Tom,而最終另一個五百天後,Autumn又會否被騙情,從而成為另一個Summer?

這的確很尼采式的「永劫輪迴」論.......但實情上, 當重新翻回阿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 的《我談的那一場戀愛》(Essays in Love/A novel)的最後一章,大家不期然會會心微笑一下,因為我相信寫該故事的人是看過了所阿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 的作品(當中Tom送給Summer的就是阿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 的《The Architecture of Happiness》(幸福建築)。


因此,女生們,不要再獨自以為自己是情路上的受害者,而男人都是不負責任,強行把對方異形化,而把心中的異性化妝。而當男人如果發現男/女朋友看過此片後仍盡力維護Summer,還是隻字不提Summer的好壞,甚至把Summer的行為修飾到另一個情有可原方向之事,那要小心自己身上的感情和內心,同時最好報警救助。

最後,值得向大家推介友人松松的《非誠勿擾》的影評上的一句話,可說是字字珠璣:
 
戀愛無方,唯誠最真。

P.S. 當然,本人仍然向大家推銷阿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 的《我談的那一場戀愛》(Essays in Love/A novel)。
 
當看過《我談的那一場戀愛》(Essays in Love/A novel),從冷靜的角度看待愛情,再看到《心跳五百天》<(500)days of summer)去切入這種人性,不難叫人會心微笑。

留言(2) | 引用(0) | 話題(點睇)

[1]

講得很好.電影只是展示Summer的現實一面.並無刻意醜化.卻自自然然的把她的壞處(=現實)表露無遺


[引用] | 作者 Gnim | 31st Aug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2]

言詞精堪!絕


[引用] | 作者 被啓蒙的人 | 1st Mar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