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楊郁 | 19th Nov 2009 | 文字片段 | (739 Reads)


《希望之國》,表面上是一個幻想高中生能控制一切、現實難以發生的YY故事,實際上卻是作者村上龍為突顯日本的茫然而寫的故事。此原於村上龍認為「多達數十萬人的集體棄學事件」是最有效達致教育改革的方法,也只有這樣,才能解決現世代日本社會的問題。

故事的開展是透過記者關口哲之口帶出。外國電視拍攝到一位日本少年在巴基斯坦某部族成為武裝分子,並以英文明言日本已死,他已經忘掉。這位被日本國中生稱為「生麥」的少年讓很多日本國中生希望前往巴基斯坦。雖然大部分也被送回日本,但此後很多國中生透過他們設立的網站「生博通訊」集體棄學、回校爭取改革……

此後,主角透過在曼谷、本想到巴基斯坦的國中生中村,認識了小砰。小砰跟其他國中生,透過生麥通訊連繫,慢慢組織出一個自立機關,為自己的未來尋找出路。起碼不受主流傳媒關注的他們暗地裡努力:跟外國傳媒合作、搞自由學苑,一步一步建立勢力。到最後,他們(被稱作Asunaro)積累了金錢、幫助解決了亞洲貨幣基金的危機、發行貨幣、分別在北海道和沖繩建立自己的城市,一個「希望之國」。

一切也好像太遠離現實,國中生可以做到這些事嗎?或者是,是否我們是太過依從既定想法,覺得讀了大學出來,才有資格在大公司當實習,然後才可以一步一步的上?書中,村上龍用了很多政治、經濟的概念,沒接觸過的很難明白(比如說讓貨幣升值、貶值的方法)。可是,其實在中學生涯,有修讀或看過有關課程、書本,要理解其實不難。加上,互聯網上,大家不是遇到很多現實中不覺得技能那麼高超的年輕人嗎?他們,可能不被現實選用,但在適當世界,卻發揮更大作用。於是,重回那個問題:國中生可以做到這些事嗎?

當然,村上龍真正想帶出的,並非解決方法,而是日本(甚至是全世界)的問題。書中,小砰到國會演講時,說了一句「這個國家甚麼都不缺,真的是什麼五花八門的東西都有,可是就是沒有希望」,可說是命中紅心。學校與老師沒有了作用、主流媒體已經不堪大用、經濟不振、官僚主義不能讓政府處理危機、日本人還在自欺欺人……成年人在這個社會中已失去了希望,只能受社會本身擠壓……

於是,國中生們所做的,是改變整個社會,他們沒有名正言順和成年人對抗,甚至吸納成年人,好讓自己的「希望之國」得以成立。事實上,這些精英國中生,沒有太多慾望,所以他們沒有互相鬥爭,也沒有腐敗,這是村上龍為故事而突顯的「希望」、「出口」。可是,他們卻依然會有作者批判的地方:對著螢幕的他們,接受與給予的也只有自己知道,因此,他們沒有界線,甚至逾越了也不自知。只是,他們同樣能把成人世界的形式主義拋棄,比如,運動員得獎後,記者總會問他們有甚麼感受的形式。

事實是這樣嗎?村上龍在書末也是留白,讓讀者自己回答。當然,如書內的國中生們是沒甚麼可能,但身處社會中的我們,是否真的留意到,這個社會已失去希望?而又,有甚麼方法能夠改變?

這一本《希望之國》,幻想是熱血、帶點瘋狂的,可村上龍的文字依然沉實,這可說是第一人稱的主角關口哲也是那種沒甚麼希望、得過且過的成年人,這方面,倒與比村上龍年長3歲的村上春樹類似(倒是村上龍推出小說比村上春樹早,後者寫文也有參考前者風格)。

提到主角關口哲,也可見到國中生們的Asunaro,跟他的處境也有所連繫。開始時的主角與由美子同居多年,沒有結婚,但由美子曾墮胎,這時的兩人有點貌合神離。到國中生們努力時,他們也相繼努力,雖然依然有點疏離,但總算有了相同話題。在Asunaro受大眾認識後,他們成婚了,並誕下女兒,主角將她命名為Asuna。某程度上,國中生們影響了關口,讓他尋到希望。

總結,筆者其實對村上龍認識不深,但《希望之國》倒有他一貫的作風:以集端的個人主義想要來修正有問題的集體。而一貫的,村上龍把這些修正方法建立在未知的希望之中(題外話,村上春樹卻總是以「懷舊」與「回憶」來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