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研碩 | 1st Dec 2009 | 聲跡樂藝 | (1480 Reads)

Picture 

My Little Airport,香港本地獨立音樂最為人所熟知,甚至其音樂也被西班牙廠牌吸引。也許種近乎無厘頭深度吹水的廟街打油詩式歌詞,lo-fi得很或是很重複式的電腦音樂,結合起來就是一種山寨式民間品味,是一種本地特色。

 

這一次,不再軟甜,不再暢快淋漓,My Little Airport在音樂上多了份叨。

 

 

 

專輯名為《介乎法國與旺角的詩意》 也許就是一種本地的浪漫詩意和情懷吧。

 

事實上,是否真是這樣?

 

外在上,主題上採用了一貫的港式食字手法,將法國的國旗和港式經典的紅百藍膠袋相呼感主題「介乎法國與旺角」香港草根品味。而在音樂上不再完全倚重電腦的模擬聲效,甚至是多了份60's的樂隊風貌及民謠味道。

 

而在歌曲的內容,若果說是他們因為隨著年歲和經歷而在音樂上的題材上成長「升呢」的話,則似乎有點言過其實。相反說若果這是青年人在進入社會上的強大病毒空間下產生病情,抗體在激生對立上而產生上一股「呻吟投訴」的病況,就似乎更為貼切得多。

 

現在的年青人,一是不聞不問選擇單純的快樂,賺錢生活是為求今天有酒今宵醉。一是發展急功近利的類型,你死你事我憑小聰明賺了錢才算。第三方面,是默默的在規律下放棄反抗,然後借不同的平台呻吟式的無故發難投訴了就算。

 

可能My Little Airport的情況本身說是第三種類,在《給Face雜誌的記者Ivy》感覺像八折港女求一己發洩「我完全政治正確」,《瓜分林瑞麟三十萬薪金》,《邊一個發明了返工》和《Donald Tsang, Please Die》除了反映了社會實況外,卻發揮了香港人的一貫吹水精神,將負能量用一種自嘲譏諷的形式轉達,但求得啖笑的嘲罵。

 

是在初時這些歌時聽感覺似有中的,也可叫人會心微笑,是一但細心清晰的再聽一次,益實己感覺到有點空洞無物,三聽之下就即叫人「奄悶」。

 

本來他們的音樂就是缺乏壽命的即食形風格,而最能深究在一聽之時抵死的打油詩式內容上,但港式的吹水就是缺乏內容,在政治議題時就顯得無的放矢,一味的投訴呻吟。比起「頭條新聞」那些拍案叫絕的發揮,My Little Airport的水準就像是些無理取鬧的港女。

 

但至少不是沒有出色的地方,這次賣「法國與旺角」在某些方向上是有權利做得屬於他們的經典,《北歐是我們的死亡終站》和《荔枝角網球場宣言》,《My Little St. Valentine's Day》和《藍白紅風格練習》是完全可以突出主顯和氣質,不清新而有「山寨式低趣味」,很貼題。《失業抗爭歌》如同上次的《畢業變成失業》是少數讓人有共鳴的,《濕濕的夢》有其玩味和有味。

 

如果是多一點共鳴,言之成理是能夠多些掌聲的。而現在主腦阿P每當想向政治和現實宣洩,除了嘮嘈之外,也做出了《窮人賣屎忽》般無厘當有趣的爛Gag出來。

 

如果要說總結,對外國人來說,他們的音樂是否很藝術創意,衝出世界的力量?可想他們的內容代表了香港這世代的人文素養,在外人的眼光其實就像文明探險者觀看薩摩亞或是肯雅的土人的歌舞,大概聽是不甚明白,但很獨特,但當明白了這次的內容,他們就會發現香港的青年人太多空洞的呻吟.....


[1]

作者似乎與現今青年距離太遠.
不明白青年的心情.
相比起情情愛愛的樂曲.
MY LITTLE AIRPORT少了一份商業味.
思想接近大眾.
難道現在香港不是《窮人賣屎忽》嗎.
根本每個人都在出賣屎忽.
我也看不到寫詞一定要用優雅的字詞.
而亦講出了很多年青人的無力.
如果說"但當明白了這次的內容,他們就會發現香港的青年人太多空洞的呻吟....."
不如說很多已上岸的老屎忽根本不明青少年的苦況.


[引用] | 作者 比爾 | 3rd Dec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2]

你想錯了,我也不過是個20出頭的年輕人,甚至比起My Little Airport的阿P(27歲)還要少的年輕人

我也不是學生,也是個對前途和未來惶惑的年輕人,一個沒有屬於自己的可以同甘共苦的家庭,沒有足夠讓自己安心和尋求發展的儲蓄,沒有一個屬於看己真正的事業和位價,每一林也在現在務力努力找尋積貯,卻總沒法看通自己的未來,困惑而漸要背負更多的責任和承諾,孑然一身的青年人

我也明白現在就是很多上了岸的老油條在香港7,8,9年代風生水起時賺了金錢地位,現在社會發展基本固定和有了一種的偏向,外在的競爭越顯激烈,勢己不在香港,這群曾經風光過的老油條卻在這當中為了自己的利益去限制和利用青年人的發揮

年輕人在當中衹能說一句成功靠努力,還是出賣勞力?  
枉論上位?

我曾爆過一個Sina網中一位大學銀行精英那種由上以下的精英口氣說窮人不曾努力是政治錯誤,而我也可以說My Little Airport是老奉覺得自己為何淪落得如此折墜

《窮人賣屎忽》這種不是吶喊,而是埋怨

如果說Beyond的《海闊天空》的一句「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的一句很中年輕人在前途和理想在現實和現況之中的困惑出來,他們都曾經很潦倒,但他們從中感覺過,能融入音樂,因而是經典。

那麼現在當中說的「世界經濟絕望 窮人賣屎忽救香港 我們的積蓄都已大解放 幫人做音樂最適當 我們都不是收很貴 我們都很等錢駛 器材上亦甘願花駛費 是要令客人覺得抵」

又是些甚麼,是Yelling還是埋怨?

很多長輩對我說過「做人唔好怕蝕底」,但重要的「知足」,數首歌開口埋口就說「等錢駛」「好窮」,我也怕無錢,但係咁講就即是「煩」....

加上《邊一個發明了返工》,雖然很反映了社會現實和批評,但怨氣很重,有志氣就該「勒緊肚皮頂硬上」(家父名言),現在的香港青年不就是好食懶非,就是覺得社會欠了他們似的,作為大學生也是這樣子,加上主打低學歷的Lmf的《大懶堂》的內容,這些意景,還不是在呻吟?

我聽Indie總不會讓煩音所煩親吧,還不覺現世道太煩擾嗎?所以我會說聰第一次會心微笑,第二次就覺不對勁.....

社會是有問題,但看不出年輕人在當中就完全正確,所講一山還有一山低,大概就是這樣.....

年輕人,聽多數次羅文的「斜陽裡 氣魄更壯......」

壯壯膽吧~

Isaac Lai
[引用] | 作者 Isaac Lai | 3rd Dec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3] 文不一定要載道, 有時無法本身都係一種決

hi hi


[引用] | 作者 大個仔你就明 | 21st Sep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