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4th Dec 2009 | 文字片段 | (1443 Reads)

Picture

日本有所謂「飛特族」〈freeter,フリーター〉,原意是指兼職者,後來定義為十五至三十四歲,沒有固定職業,或靠freelance工作度日的人,即是俗稱「打散工」。「飛特族」其來有自,傳統日本企業制度基本上為年功序列制和終生僱用制,員工一旦進入公司,如無意外都不會轉換工作,以累積年資和相應的薪金,雖然工作有保障,但是從某個意義來說,是有點悶;根據日本人的說法,近年演藝事業的蓬勃,以及個人主義的抬頭,愈來愈多青少年憧憬自己能夠當上演藝界的一員,因此他們抗拒傳統的工作模式,在未能進入演藝界之前,寧願以「打散工」的方式賺取生活費。據說近年日本國內的「飛特族」人口已逾百萬,成為一大族群。這是近二十年來的社會轉變模式,反映出新一代青少年都希望脫離傳統的束縛,實現自己的夢想。

由於新生代的價值觀出現轉變,與父母輩之間產生代溝,甚至磨擦,也是自然不過的事。自從泡沫經濟爆破後,日本企業文化模式在逐漸轉變,終生僱用制漸漸崩潰的同時,臨時工制度〈人力派遣制度〉漸漸盛行,對青少年來說,也許這個模式更適合他們發展自己的夢想,不過臨時工制度也有其弊,就是當人力供應過剩的時候,收入就沒有保障了,不是擔心沒有工作,就是擔心那一丁點的工時和收入不足以維生,更遑論實現夢想了。也許因為如此,表面上「飛特族」人口雖然有上升趨勢,但是似乎不為上一輩所接受。去年的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犯人加藤智大就是疑心自己將要被公司開除,又抱怨自己交不到朋友,而將這種怨恨報復於大眾。這固然是個別事件,但是社會問題是不容忽視。

在家長制的社會裡,青少年的理想,因為與旁人觀念上的分野,或者經濟因素等等而受到抑制,鬱鬱不得志,也是常見的事。當夢想不見容於社會,人們會放逐自己,失去自己的思想,乾脆認為自己受到社會支配。

《死亡預告》的故事設定為日本政府制定了一套名為「國家繁榮維持法」〈簡稱「國繁」〉的系統,「所有國民在小學入學時,會接受『國繁預防接種』,根據混入針筒裡的納米膠囊,每一千人當中會有一個年輕人,在十八到二十四歲這段預先設定好的時間被奪去生命。」諷刺得相當露骨,國民的生死操縱在政府手裡,而且在進入小學時就已經被決定了,原來背後是因為要讓國民從死亡當中認識到生命的可貴。故事中的國民,不會知道自己是否被隨機抽中的「幸運兒」,為了不使人生有所遺憾,就會努力生活。

更極端的是,國民不能有任何消極負面的想法,也不能有任何抱怨政策的聲音,否則將被視作「思想頹廢者」而遭到嚴懲。可是這一系列的政策,並沒有扭轉社會風氣,仍然有很多國民的生活和夢想受到壓迫。被國家強行營造出來的正能量,並不能改善他們的生活,或者更應該說,國民連思想都受到了箝制,生活根本毫無動力可言。

唯一的動力,當在收到「逝紙」,得知自己生命將剩下二十四小時的那一刻,「幸運兒」才會驚覺自己的人生有太多遺憾,需要做些有意義的事,讓自己滿足地離去。每當讀到這一段,都會聯想到,現實社會的拜金風氣,以及成年人〈故事裡面的政府和那些已經脫離「危險期」的成年人〉傳統守舊的思想,扼殺了青少年想像和發展的空間,以自以為正確的價值觀,給青少年諸多抑制,這種價值觀的衝突,形成青少年厭世的思想,也凸顯了成年人自私的心態。

到我們思考自己存在的意義的時候,才發覺身邊出現許多壓力,雖然無力改變現狀,卻有能力逃避現實......

Picture


自殺率高企也是日本社會的其中一個嚴峻問題,而且成年人比青少年更嚴重。

去年十一月在日本開始連載的《自殺島》,至今剛好連載了一年,最近剛推出了中文版的單行本。背面一段簡介寫道:「放棄生存的義務,一再重覆自殺的『自殺慣犯』所被送往的島嶼──俗稱『自殺島』。主角阿世自殺未遂,最後躺在醫院床上,然後被送到這個島上。而等待在那裡的是......和阿世一樣的『自殺未遂者們』。『如果死不了,就只有活下去了』。現在,他們挑戰生存極限的故事就要開始了。」

第一句已經狠辣的帶出了重點──生存是一種義務!而這種義務竟然不是對自己負責,而是國家賦予的。自殺島是個與世隔絕的南方孤島,一旦被政府送到自殺島上,就不得擅自離開島嶼範圍,否則被視作侵犯日本領海,於是乎一群「自殺未遂者」在島上自生自滅。故事觀點跟《死亡預告》差不多,表面上必須用自己的生命對國家盡責,個人生命的尊嚴並不重要,然而正因如此,才會有許多社會問題,所以人們更應該反思一下自己存在的價值和意義,人的生命不屬於任何人,要負責的對象只有自己一個。猶如猶太人跟上帝立了契約,人的生命從出生的時候,就與宗教或者政治權力串連起來,而這些都是由他人主宰,並不是憑自己意志所決定的事。從出生、教育以至工作,都是國家給予的權利,所以好好對待自己的身體,是一種義務,是對自己,對家人,對國家負責的表現,相反若果要了結生命,等於放棄了義務,國家也同樣沒有義務進行救助。

當然,現實世界的日本不會有如此不人道的事,這只是一個象徵。作者森恒二就是以他自己的經歷,一邊揭示社會的醜惡,一邊向讀者傳達生存的價值。

主角阿世和其他「自殺未遂者」被送到孤島,從此與外界隔絕。在自殺島上,沒有階層,沒有法律,沒有金錢,一切歸於原始,某程度說,這些被流放的「罪犯」,反而脫離了社會束縛,從此可以隨心所欲,做自己喜歡的事。

沒錯,隨心所欲。那些選擇自殺的人,不是在現實生活中不如意,而選擇以自殺來逃避現實嗎?在自殺島上,不會再有人反對你的夢想,不會再有人對你的無所事事說三道四,你想做甚麼都可以。

雖然某程度上,這些人的思想被解放了,但是被送到島上自生自滅,一個很現實的問題隨即蓋過所有的滿足。因為一切社會的元素都沒有了,原始世界就是弱肉強食,這些懷抱著絕望而來到島上的人,究竟要如何生存呢?詭異的是,他們原本就是要自殺的人,來到島上反而要為生存而煩惱。大概那些自殺者,其實只不過是想改變現狀而已,只是改變不了,唯有輕生,而現在來到了新地方,就用不著自殺了。

所以有些原本就厭世的人最後還是選擇了自殺,信念不強的人,就會聚集在一起,這是人類的本能。故事介紹到這裡,可以跟三十多年前的經典漫畫《漂流教室》一起講。

同樣是與世隔絕的地方,同樣是沒有社會制度的地方。除了要面對基本的生存問題之外,還要面對再進一步的道德問題。原始社會的人們,為了共同的生存利益,聚集在一起形成部落,而為了保障大眾利益,需要一些規則管治部落人民,這是法律的來源,沒有法律,則人們的慾望沒有約束,可以為所欲為傷害別人。在自殺島上的人,有為了在死前滿足性慾而強姦女生,有為了飽足食慾而搶奪別人食物......《漂流教室》裡,主角高松翔領導其他同學,克服了各種困難,在未來世界生存下去,當中不能缺少的,正是一套行之有效的社會模式,來壓抑人們的原始慾望。

這關乎人性問題,暫且不作深究。

由於《自殺島》故事尚在連載中,往後劇情發展不便胡亂猜測。所以且將話題回到自殺之上。

傳統日本文化,將自殺的行為視為光榮的事,如果一個人經歷了失敗而偷生於世,反而會被視為懦夫,到了現在,這種根深柢固的文化似乎在成年人與青少年之間出現了斷層,並沒有為青年人所繼承;據研究分析,青少年自殺與成年人的分別在於,青少年多數是因為缺乏處世的技巧和信心,而成年人則多是生意失敗或者無力維持生計而自殺。

《自殺島》主角阿世,只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男生,優柔寡斷,沒有主見,連自己想做甚麼都不知道,而且性格內向,不擅與人溝通,就連家人也不曉得他想甚麼。《死亡預告》裡某些「幸運兒」也都一樣,似乎這就是現今日本年輕男生以及一般家庭問題的寫照。

〈筆者所看漫畫不多,歡迎各位介紹一些漫畫共同研究。〉

[1]

《死亡預告》所帶出的如果是露骨的諷刺,那麼十年前左右的的《大逃殺》更是日本這個逐漸崩潰的父權社會、對新一代赤裸裸而又無計可施的剝奪了…

忙去,遲點再說~ ^^

諏訪四郎
[引用] | 作者 諏訪四郎 | 17th Dec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