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研碩 | 19th Dec 2009 | 聲跡樂藝 | (2014 Reads)

 Picture

 

又到聖誕,又到聖誕,距離年度總休息的快樂日子即將臨近。當然,現世的聖誕節在商人的生意頭腦下早己變成「普世歡騰(歡騰=消費=商人們歡騰)」的意思,然而當獨個兒的享受嚴冬的靜謐之時,又或者需要一點節日氣氛之時,我們會發現,世界上擁有太多為求賺錢的聖誕專輯出現,琳瑯滿目卻越良莠不齊,對於喜歡聽音樂的人來說,聖禮歌曲會是一個專門課題,但要如何找一首好聽的一首歌?

以下應該是個沒有指標(個人指標)的聖誕歌曲巡禮.......

 

 

20. 陳奕迅 - Lonely Christmas

假如你在佳節當前卻斯人獨憔悴,陳奕迅會幫到你。一首其實沒有甚麼真正聖誕氣氛的歌曲,卻一首很反映香港或是都市人生活情況和心理質素的空虛實況,幸福就是在佳節得到慶歡騰的感覺,快樂就是在人群中得到成為主角的快感。陳奕迅還算是唱得是頹靡中帶積極,但警世的預言更是一針見血,「明日燈飾必須拆下 換到歡呼聲不過一煞」正中歡欣盛世中的虛空,衹是若然一年三百多日的沉悶工作都可以這樣痛快,就日日都是聖誕了吧。


19. Enya - The Spirit Of Christmas Past

18. Barbra Streisand - I'll Be Home For Christmas

17. Amy Grant - Have Yourself A Merry Little Christmas

16. Boyz II Men - Merry Christmas Darling

15. Katherine Jenkins - Hallelujah

14. Il Divo - When A Child Is Born

13. Sarah McLachlan(feat Diana Krall) - Christmas Time is Here  

12. Josh Groban - Panis Angelicus

11. Connie Talbot - Silent Night

《Silent Night》可是平安夜的指定的主題曲,簡單而經典入神,將溫馨而神聖的靜夜,和母親的慈祥和愛護融入音樂裡頭。雖然有很多非常精彩的版本,但我覺得這首歌有其獨特的亮點。而小Connie在演繹這歌之時,那時而童稚的率真的聲線,時而穿透和甜美高音相互交織,驚喜蓋過了單純的技術和情感,尤其是運用高音結尾時的技巧更是神來之筆,加上和豎琴的清脆的音色互相配合,應該可一不可再。

 

10. Andrea Bocelli - Adeste Fideles

聖誕歌有時重要的是要氣勢和雄渾的感覺,像豪宅廣告弄得尊貴莊重的才能成事,《Adeste Fideles》更是這樣才像樣,Josh Groban的版本不錯,但就欠了這點元素,因此總要選個男高音唱些才算正路,Andrea Bocelli可算是在世的最為人所稱道的男高音人選。就在最近推出的聖誕專輯 《My Christmas》中擁有這一張傳統而氣勢磅礡的歌曲,總令人想起了城堡,公主,白髮帝王和銀白燈光閃耀的情景,假如創意缺乏的話想想迪士尼那坐就可以了。好一個普世歡騰的景況,總會讓人稱心滿意的。

 

9. kenny G ﹣The Greatest Classics

這項目可能不是一首歌,而是一個人。如果說曾經因為曾推出三張聖誕專輯後,還能夠開宗名義推出聖誕精選的話,這人就非Kenny G莫屬,他的聖誕專輯總銷售高據世界首十首之一。優雅的色士風和聖誕節營造出來從感受應該就是混然天成,可說他和聖誕節己經屬於一個等號。衹想在派對舞會上有一支悠揚的音樂配襯的話,可以買一張Kenny G的《The Greatest Holiday Classics》支持一下。

Picture

8. Hayley Westenra - Amazing Grace

說起聖誕歌曲,絕對不會少了Hayley Westenra的名字,早在首張同名大碟己經收錄不少了,之後推出的《My Gift to You》開宗名義是聖誕收錢之作,今年又再下一城,除了兩張日文大碟後密集式再推出了《Winter Magic》,和Kenny G一樣是為了聖誕而出生的。但云云作品最好的應該會是這首《Amazing Grace》,也像是成為她的主題曲,其次就是《Silent Night》。



7. Andrea Bocelli,Celine Dion - The Prayer

嗯,一首經典得作為他們標記的一首歌曲,幾乎他們的精選中沒有這首歌就稱不上是精選。若不在冬日佳節中裡頭聽到此曲,總有像有點浪費,歌詞寫得比優美更要靈性。雖然歌很虔誠,但感覺總是應該手牽著情人的手在這神聖的意義和一眾奸商齊心合力的堆砌的浪漫環境作些指定的動作,好像對不起他們那斤斤計較的付出。聽上這一首歌總會令周圍的氣氛急速上昇,能讓大家有個難忘纏綿而美滿的晚上(噓,小孩子別學)。假如聽膩了他們的版本,可能聽聽RyanDan的版本,但其實是沒有太大的分別。

 

6. Ave Maria

無從估計有幾多個人演唱過《Ave Maria》這首歌,而事實上《Ave Maria》也有非常多的不同的音樂,主要有Bach,Schubert,Caccini的最為人所採用。擁有一把好嗓音的女歌手總會挑一首作為自己品牌的《Ave Maria》,Celine Dion採用了Schubert的版本,動聽非常,Lara Fabian在演唱會演繹過Bach的版本 ,Katherine Jenkins收錄了Bach,Schubert的版本,Hayley Westenra更有齊三個版本。而Sarah Brightman無法不參一腳,並在《A Winter Symphony》這專輯中也分別收錄了兩個版本,和Fernando Lima的Bach版本無可挑剔。而全程運超高音處理Schubert的《Ave Maria》仍舊游刃有餘,似要直往穹蒼之末再作迴響反射,無法不說是真正謫天降世的天籟。

當然,當想了解三個版本的基本入門的話,首選Hayley Westenra吧,她在《Hayley Westenra》己經收錄了Bach,Schubert的版本,但她演繹最精采的是在《Odyssey》中的Caccini版本,瑰麗動魄。男歌手方面,實在有太多的選擇,最突出的大家都會填上俄國海豚音Vitas的名字吧。

5. Kokia - 心のロウソク

作為日本的單位,Kokia可算一位非常有能力表現「高音甜,中音準,通透力強」的人物。這首歌並非傳統或是經典的聖誕節歌曲,然而若不提及或是排上名次總好像若有所失的樣子。假如聽不懂歌詞,也大概感覺到在清簡的鋼琴中和那歌聲所傳達的意義。簡單的旋律下那歌聲有若風中之燭般脆弱,歌中借一支洋蠟的明亮點燃而逐漸熄滅的情景完全的表現於音樂之中,聽得人頓時泛起混身雞皮疙瘩,久久不能抽離這樣幻滅的景象之中。

 

4. Wham - Last Christmas

無容置疑,Wham的《Last Christmas》在歷史上把聖誕歌曲的內容完全修正,把一個歡樂溫暖的聖誕配上的寂寞的內心,給予聖誕節一個新意思﹣愁人節。眾人皆醉我獨愁,內心卻得抽扭回首,悠揚醉人的氣氛我卻強忍著通紅的眼,逐片逐片的想著和你/妳上年聖誕那一刻,想來多少年來這首「應景」歌唱陪伴著一顆顆破醉的心,又多少年來的聖誕夜,無數的人在聽到這首歌後振臂一呼,重新向世界出發?

總之,聖誕夜沒了這一首歌己不成事,若是曾經愛過,還是未愛先失,內心充滿著深腔千萬語而說不出口,甚至無路可訴的話,不如和歌者一同高呼"Last Christmas i gave you my heart ",然後好好的渡過這一年的最後幾天。

 

3.Bling Grosby - White Christmas

何謂經典,經典就是百聽不厭,每個世代均能深為人心的作品,如何按聖誕歌來說,White Christmas和Bling Grosby之間即成為了一種經典,由美國名音樂家Irving Berlin所作﹐首次發表於1942年﹐為Bing主演的電影Holiday Inn之插曲﹐其後 Bing Crosby與 Rosemary Clooney合拍電影 White Christmas而再次收錄。它為史上最暢銷的唱片﹐截至1963年已賣出4500萬張。相信我們總會聽過這一首卻不知名,但教耳邊像喝了杯陳年醇厚的佳釀的"White Christmas"。對,應該就是他﹣﹣﹣﹣Bling Grosby。

 

2. Nat King Cole - The Christmas Song (Merry Christmas to You)

經典中的經典的聖誕歌,感該千古流傳的動人音樂,自1961年開始就從始應該出現在每個聖誕中撫慰每一個人的內心。不得不說這首歌原來是填詞的Roberts Wells在夏天時所作的,創意可謂是人類的一大靈氣。

身為爵士名家的Nat king Cole早己是世界性的經典,而這一張聖誕專輯也己成為了世界上一張名盤,假如有一張他的黑碟膠,聽著這麼溫煦暖潤的歌聲可說是幸運非常,幾乎裡頭每一首歌從他那磁性祥和非常的嗓音裡都能繞樑三日。又是一個多少年來我們都總不經意在聖誕夜聽過他的歌聲而難以忘懷的,尤其他是Nat king Cole。而每當個一段時間,唱片公司再次的重新推出的這張《The Christmas Song》來賺錢,可原裝黑膠碟嘛,應該很值錢。


1. John Lennon - Happy Xmas (War Is Over)

襯著嬉皮文化四十年的精神象徵的胡士托音樂節四十年的慶典,不妨重溫一下John Lennon用那天才靈氣譜出了反戰和聖誕節結合高呼和平的經典歌曲,縱然這一代的年輕人衹記得John Lennon的《Imagine》,縱然在嬉皮文化四十年後的今日己沒人會大書特書,但骨子裡我們依舊在這風潮的改變中影響了後世,成為現在的生活文代。在歌手方面,女音方面Sarah Brightman曾經努力嘗試,Celine Dion的版本很多聖誕銀鈴弄得閃光四射,但總是徒具其形而無其感染力。誰也無法複製John Lennon在歌中那股熱愛和平的精神感染力,當聽著那略帶粗陋的錄音,那群小孩子高唱著"War is over"那種對和平的期待和頌讚,就會感到和平原來是多麼的可貴,也許在今日我們更需要關於減排和環保,提醒全球氣候改變的聖誕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