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楊郁 | 27th Dec 2009 | 聲跡樂藝 | (312 Reads)


繼暑假光明、夢幻的《美好的》,許哲珮造出了秋冬的《雪人》,賣的是寒冷、憂鬱。如果要說Peggy擅長的,始終是深情的慢板,除了成名作、哀傷的〈汽球〉,其餘都是夢幻式的雀躍。於是,這次《雪人》的陰冷,對Peggy可說是挑戰。

延續《美好的》Outro〈Bedtime Story〉的〈Bad Time Story〉點出秋冬寒冷的憂鬱,然後帶來〈無賴〉,呢喃的一種沉鬱。整首歌都是隱隱沒有爆發,卻又是歇斯底里式的毀滅,曲詞編都是水準之作。童話式的〈蠅〉則是優雅的憂鬱,同樣有著偏執的意識,Peggy的嗓音十分配合這曲式,而且流麗的編曲把氣氛都營造得好。

〈櫻花雪〉則把一切重點正常,同樣是弦樂,但氣氛跟前兩首不同,大器且把景物都描寫出來,成功配合歌詞。

〈沒落貴族〉則電子化了,以不同的風格演繹中世紀的故事。一種命運的悲哀彌漫在一個沒落貴族的故事裡。Peggy不算太熟悉這種曲風,有點不融入,但音樂來說蠻不錯,只嫌這個故事冗長了。〈Ice Hotel〉依然有點偏鋒,但重覆之中藉「Ice Hotel」帶出了生命的短暫,氛圍出色。

〈You Love Me〉重回一種淡淡的情,女生得到男生的保護、承諾,由一個一個音帶出來,很淡。只是,不太冬天。點題作〈雪人〉則處於孤獨的氛圍下,依然有著呢喃,而且越來越激昂。雖然Peggy的演繹不算出色,但整首歌營造得不錯。

以樹作比喻的〈樹〉沉靜下來,是Peggy擅長的曲式。一種戀人中的溫柔滲透在冬天之中,不題的結尾作。

整張大碟也貫徹著Peggy的流麗,都是冬天的憂鬱氣氛。事實上,在音樂中整張《雪人》其實十分不錯。只是,Peggy個人演繹電子樂曲反而有點力不從心,不能造到流麗曲式的自然。當然,在概念上來說,不論《美好的》與《雪人》也成功代表了兩種截然不同的童話,能造到的歌手與音樂人也不多。這是Peggy出色的地方。


延伸閱讀:
繼續優雅而夢幻--許哲珮《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