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研碩 | 3rd Jan 2010 | 縱橫影魘 | (157 Reads)

 Picture

 

如果說近年政府搬弄概念最厲害的,相信會是東亞運上香港足球勇奪冠軍後「勉勵」香港人逆境自強的精神和為了一條手指尾長的高鐵搬出一套的香港「邊緣化」論。如果倒過來說把這套「邊緣化」概念套在香港足球或運動項目上,他們的業餘水準無法和世界作接軌的話,令我們每次的世界性錦標大賽上被全球60億人「邊緣化」,無法把「香港人」這個品牌搬上世界舞台,我們絕對有理由要求政府多撥一點資源。

可是,這情況到底還是不會發生,香港人無非是「有生存,沒生活」,我們的權益不受重視,做香港人的權利有時比起整體的經濟硬數字還來得渺小。

今天,我們該要認識自己的追求美好將來的課題。

 

 

我們應該羨慕芬蘭人「以人為本」的精神。

以人為本,說到底是人權的最高原則,不論貧富殘病性別,皆一視同仁給予他們快樂和生活的權利,尊重他們每個人的意願。可是說到底香港也是個Simcity遊戲罷了,看著樓宇一直的越建越多,地價越來越昇,庫房收入越加豐厚的同時,玩家們可隨時一手按下指令,把他們的家園夷為平地,無理他們的死活抽加重稅,他們不過是些數據而矣。


當看著香港庫房近二千多億美元的收入,排著世界第七位的高位,卻年年高喊的赤字總以盈餘作終,好說是謹慎,但當看著這種越顯吝嗇的語調重複說著狼來了的故事時,而大家的口袋卻被虎視眈眈之時,心裡總的不是味兒。

尤其是當每家企業都把數字化為真理之時,員工的數目和薪酬是越低越好,而工時是越長越好,工作效率是越來越高的時候,政府把這種「概念精神」稱為「堅毅不屈」的時候,而把每年的業續化為公司最重要的數據,甚至視為增加社會發展的GDP的數值的時間,人們都不過是只工蟻,除了給予人們夢幻般的自由,我們會相同這和19世紀當時的思想家的馬克思眼下所見的世界是一模一樣。

所謂夢幻般的自由,也就是擁有個人的主見,然放遭在香港的自由就是消費,消費越多越代表自己有能力,也代表社會越昇平,因此每年我們會聽到的是某個商場的人流有多少,消費有多少,就代表了這個社會的景氣,因而我們會發現每個廣告,每一秒的電視節目中都運用這種「概念精神」,把扮靚消費代表成自信和獲得愛情的靈丹妙藥,每個商場,每間商店都為女仕們度身訂度一個夢幻似的吃喝玩樂的仙境,港女置身其中萬千寵愛在一身,過著公主般的生活,情路上的享樂甜密,甚至性高潮共治一爐,衹要祇著多一點的外表學歷優勢在商業環境裡足夠遊走自如,也自然多一分口氣高呼叫囂。

可以,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還是會發現許多的人們正在瑟縮不安,被遺忘了在紫醉金迷的國度外,甚至被推到這個社會的邊緣,企業盈利存亡成為我們生活最大部份,企業可以因為盈利和前景而或加價或栽員,幾一切的問題轉駕到人的身上,那到底企業存在,還是人的存在比較重要,也許說這是脣齒相依的問題,但說到底政府的政策多少真是從人出發。教育制度是為了企業選錄社會精英,大學成為了個人的身份而把其他視為不合格者有如垃圾般放到填田區裡,每年僅有四成的適學青少年得到了學額,其他被削奪了機會的卻失去了在教育政策下學習的權利?然而政府也居然企圖把教育變成一種產業,究竟說人材到底是不是一種去蕪存菁,押下了下半生未來前途的一個賭局,把教育當成對面海的賭場中引入高度競爭化的環境中會,那麼學子們就會茁壯成長,還是吸納了各地方的精英進入?然而說到底這不過是見樹而不見林,短視的功利主義罷了。

甚至,當我們發現讀到大學以後,別人也自己讀了同一樣多的書的時候,大家也自我標籤是天之驕子的同時,你和我的分別到底在了哪裡,企業選擇人材時又是為了自己哪一方面比較出色?我們還有沒有其他的可能性,在這社會找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答案是教育制度衹是給了我們單行線,說到底除了努力讀書以外,個人才幹往往會視為沒出色的興趣,也許我們說現在的學校也著重培訓多元技能,然而當想到縱有美斯腳下的盤球技術,在這片土地卻無法獲得賞識和機會,甚至合理的待遇時,他們對外國的賽事上,穿上代表了這地方的球衣之時也代表著我們的榮辱與共,我們衹是要求他們在他們能力上打出屬於他們的球技,然而他們不像企金融界般得到關注,水準也不可和香港在世界上的金融業的評值相論並論,說到底是因為不受關注而苦苦掙扎,這可是和政府直接或間接的一雙手所擺佈而成,憑甚麼說出一句「自強不息」的風涼話。

 

 Picture

 

然而,為了拚經濟,政府又搬出一套「硬基建」上馬避免被「邊緣化」的事實出來,說到底這和文化產區那般工程成為了一個個的「建築屍骸」,工程建得如何浩大,也難掩裡頭的人們的活力和機會,然而裡頭的人材又是如何出來?

說到底,以人為本的芬蘭人給予了人們真正自由的空間發展他們的人生,給予種種扶持和平等的權利。在這片土城地上,教育被視為最高尚的殿堂,教師會得到尊重,而也同時尊重每個人發展自己路向的權利,也得到充份的支緩,他們的學童整體的學術水平在57個國家中排名首位,而成績最好與最差的芬蘭學校,學生的成績(學習成效)只相差4%,這這不同於香港把許許多多的單一世界性評估當成自己學童的競爭力,更重要的是他們也能獲得更好和免費的高等教育。

衹差4%的差距的學童,要進入大學的機會是差不多沒有太多的分野。可以想像的是如何香港的學童是擁有同等的比率,萬多個的大學學額是完全的不足以供應現在的在學青少年,更枉通這己經是出生率低下的現在,可能說現在的商場比起學校來說更多更新,而商場內各企業工作的的服務人員有需要選擇高學歷和(也許這樣說是政治錯誤),也許因為商場需要這纇人材,因此學制是有必要建立如此的金字塔。

2010年,我們的社會依舊充清了矛盾,縱使擁有最多的金錢和國際化的社會環境,但難以掩藏我們本質的隱患,香港人從來就是發展香港經濟的最主要一項,但香港人的快樂卻難以得到了保障,也因而產生了種種的社會問題,我們不希望政府運用經濟欺矇我們的眼晴,我們的訴求,我們的心願,是得到一個更美滿的生活空間:一條高鐵,如何是為了我們的生活得舒暢而更方便之時,我們樂見不惜工本的花費,但如果僅僅為了商業利益的話,而發展出更多的不人道行為之時,作為納稅者來說是有必要作出理性的討論和反問。

更重要的,是我們所追求的是甚麼的人文環境,我們要求的平等的對待,得到平等的發展機會,在今日的知識型經濟上,我們要發展的是更好更適合大罛的教育,教育也是一個社會發展的「軟實力」,比較起任何的天然資料,沒有比人力資源更值得投資,與其是為了「邊緣化」和發展經濟而必要的興建高鐵,所以有理由要求,把同等的資源用來培訓香港的未來社會的棟樑,發展多元的人文經濟空間才是正路,因為活的是人,而非社會環境,而知識是我們永不能被奪走的物質,而把我們的權利發展成屬於我們的城市,我們的家,我們的發展機會,這就是以人為本的意思,也是我們香港人今後在這片土地上真正追求的「概念精神」。


[1]

以人為本原是很好的概念,可惜操縱著我們社會價值的人,正是滿腦子競爭意識的上一代人,以人為本只能作為宗教〈思想〉層面、一種理想口號和現實生活對著幹。

想想看,以人為本不就正是創價學會所提倡的精神。但為甚麼就只停留在思想層面上,而難以付諸實行?

就如同你所從事的設計行業也要講求學歷,我們所面對的競爭比上一代人更激烈,在這個已經成型的都市,以及我們自小就被灌輸的意識裡面,我們這一代人,甚至我們的下一代又可以做甚麼呢?

那麼去做口靚模或者去參加甚麼超級巨聲星光大道吧,這些都不計學歷的,而且又可以發明星夢。

江戶時代商業發達,但在蓬勃的經濟社會裡,還流行著教人節儉立德、抑制個人慾望的石田心學,也許值得我們反省學習。

松
[引用] | 作者 | 5th Ja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2]

反正說要實行理想必需要和現實環境和妥協,以人為本會是如此,馬克思主義也是如此,中庸之道採於易學,易經中說陽是創造,陰是配合,主義是陽是創造的話,那麼我們還需要配合實際。

但如果思想主義打了折扣,或是被他人矯曲變成了虛偽取巧,一是變成了更假更利己的道學,一是形了當時的文革般的可怕災難。

因此,教育是為了更多人明明明德,讓整個社會更為開明,現在卻變成了一種追求名利的手段,整個香港也會因為教育的問題而衰亡。

研碩
[引用] | 作者 研碩 | 5th Ja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