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8th Jan 2010 | 鏡花水月 | (531 Reads)

Picture

高鐵事件在城中鬧得沸騰,從菜園村民的抗爭,演變成全城參與的政治運動,當中一群八十後的動向最為人關注。八十後這個terms,在大陸原指為八十年代一孩政策下出生的小孩,當時正值改革開放,經濟走向富裕,這些獨生子女又受盡父母寵愛,於是被視為只會享樂的新生代,在香港則單純意指為上世紀八十年代出生的一代。他們的共同點,都是享受經濟成果、卻缺乏社會責任感的一群,儘管他們不願意被這樣標籤。高鐵事件中,這群八十後敢於站出來,表達自己的意見,撕去身上的標籤,扭轉大眾對他們這一代的負面印象。

曾幾何時,香港市民被嘲政治冷感,尤其是年輕一代。我們這些年輕人,生長於物質不虞匱乏的社會,我們喜歡買名牌,追偶像,我們喜歡聽音樂,看球賽,我們的煩惱,是如何考進大學,如何用最快的時間賺很多的錢,或者如何找個男/女朋友〈不是成家立室〉,如何為online game裡的角色升級──這些已經佔據我們大部份時間了。以前常聽大人說:「一代不如一代」,恨鐵不成鋼,多少反映他們對年輕一輩的想法。殊不知,我們自小就被他們價值觀的金剛箍套得死死的,卻一邊做著不被允許的白日夢。我們沒有個性,沒有主見,如呂大樂在《四代香港人》所說,我們〈第四代人〉的個性是奢侈品。這是大人對我們的普遍印象。

我也是一個八十後的第四代人。可我只是個普普通通、被迫服從大人的價值觀的八十後。我佩服站出來的那群年輕人的勇敢,慚愧自己的犬儒。

我們的父母輩都很主觀,總是覺得自己的對的,我們必須依他們安排的路而走。他們這些戰後嬰兒,年輕時受到新風潮的衝擊,社會給予他們很多可能性,他們可以追逐夢想,但是資源缺乏,還是得靠競爭才能出頭。他們人生經驗豐富,卻就是因為自恃經驗豐富,常常對他們的子女指指點點,口裡常說放手讓年輕人出去闖,卻一邊用他們的一套價值觀扼殺我們的自由。只是,我們年輕一輩所身處的社會,要競爭的對象更多,資源更加缺乏,我們繼承不了個人發展、追逐夢想的開放性,只繼承了上一輩競爭的風氣。所以,我們明明不喜歡讀書卻會上補習班,工餘時間去進修,又或是,時興資訊科技,於是很多人爭相報讀資訊科技,時興物流,於是又很多人報讀物流;現在的小孩子更「厲害」,未上幼稚園父母就先行替他們裝備自己,務求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無非也是為了增強競爭力。

可是我們心裡又不甘被父母擺佈,香港社會在父母輩的努力下大幅進步了,衣食充足了,我們開始關注到生活品味的層次,我們要有「自我價值」這個意識,我們不是量產的工廠機器,毋需按照其他人編寫的程式去運作,然而,事實是社會的主流意識和價值,就操控在大人手上,他們有遊戲規則,高薪厚職和名成利就是遊戲的終極獎品,一張沙紙是完成遊戲的必要道具,我們這些年輕人,得依照規則玩遊戲,贏的人被尊重,不懂得玩的人就是失敗者。當現實和理想產生衝突,我們自身,以及和父母輩之間也同樣出現矛盾。其實我們並非如父母輩所想,並不擔心自己的將來,我們雖然默認這個潛規則,但並不是不作任何批判。

我相信我們年輕一輩,不僅是八十後,還有在學的九十後,心裡都有被抑壓的夢想,至少我是。上一輩操控著社會價值,年輕一輩有苦難言。隨著資訊科技〈不如說是 Web2.0網絡互動〉的發達,我們有更多的空間去表達自己的思想,或者跟別人分享經驗和感受,不用理會社會主流意識,不用擔心言論被打壓〈只適用於言論自由社會〉,我們可以暢所欲言,更重要的是,網絡無分國界,我們的思想可以傳達到遠方,於是,我們擁有屬於自己的平台,甚至乎,我們找到共嗚。

我們在網絡上找得到或者所分享的,除了是私人事之外,還可以是生活上所發生的大小事,甚至國家大事,天馬行空,任君想像。我們年輕人重視個人發展之餘,還懂得善用網絡,接觸更多社會資訊,對社會上發生的事有更深入的了解。熱血的年輕網民,敢於發洩不滿,敢於表達訴求,他們參加燭光晚會,他們促請大陸政府釋放異見人士,他們透過苦行反對興建高鐵,一個人的力量不足以成事,但有了網絡,找到志同道合的人,進而感染其他不敢行動的網民,形成一股小勢力,於是膽粗氣壯「揭竿起義」。

可是大部份人關注的,不是這些八十後〈在這裡八十後並不是一個標籤,只是作為一個統稱〉發起運動的象徵意義,而是八十後這些年輕人自身。當然總會有人覺得這些敢於站出來的八十後很有出息,高鐵興建與否和菜園村民的賠償多少,其實與這些八十後未必有切身關係,但是他們仍然敢為他們發聲,相對來說也有人仍然覺得他們很愚昩,就如同有些所謂學者認為興建高鐵能促進經濟效益和防止香港被邊緣化云云,這是令人悲哀的世代矛盾和思想分歧。但姑勿論興建高鐵的爭論如何,我個人更希望大眾能將焦點放在這些八十後的抬頭:八十後不是一個應該被概括被標籤的團體,他們並沒有切身的共同利益需要守護,頂多只能說是一群集合的個體;這場由網民發起的政治運動只是個先例,以後肯定會陸續有來,而且影響力會愈來愈大。這場運動的意義,更大程度應該在於告訴社會,年輕人〈也可以說成是廿一世紀網民〉不應該是被忽視的一群,年輕人也有獨自的價值觀,只要遭到打壓,他們是有力量反抗的。

延伸閱讀:New Hong Konger 新香港人: 我們不是「八十後」 要做回自己

[1]

很欣賞你這篇網誌。

我不是不同意你的觀點,不過,你說父母總覺自己是對,以及擺布下一代,用辭有點兒主觀了,這個應該不是事實真相的全部,你是知道的。老土講一句,當年青人都成為他人父母時,諗法就會有很大轉變。

我還記得廉租屋是沒有廁房及浴室的,其實都幾過癮。


[引用] | 作者 八十前 | 10th Ja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八十前
八十前 : 很欣賞你這篇網誌。我不是不同意你的觀點,不過,你說父母總覺自己是對,以及擺布下一代,用辭有點兒主觀了,這個應該不是事實真相的全部,你是知道的。老土講一句,當年青人都成為他人父母時,諗法就會有很大轉變。我還記得廉租屋是沒有廁房及浴室的,其實都幾過癮。

說的也是,不自覺地以偏蓋全了,我會留意的。

是的,有時候也會思考,我們這一代假若為人父母,到底可以傳承甚麼給下一代,會不會變本加厲......?

松
[引用] | 作者 | 10th Ja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