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楊郁 | 1st Feb 2010 | 光影流動 | (347 Reads)



(很難以電影角度去說這部好電影,因此,就當這是簡介或是閱讀報告)

這是一部偽記錄片,由4位演員跟5位420廠(現實為240廠)的員工的訪談結合而成。「二十四城」,是成都正在開發的樓宇項目,它的前生是國家飛機發動機製造廠420廠。賈樟柯說的,除了時代的變遷,其實更重要的是工人們的故事。

拍攝手法沒甚麼說,因為以訪談為主,鏡頭主要對人,捕捉人物的表情與語氣;其餘都是描繪成都、420廠的荒涼以營造氣氛。


開首是50年代工人的故事,也是那個年代工人的意義。

何錫昆是當時的鉗工,在跟隨王師傅時學會了珍惜(王師傅用的鉗刀短得不能長短),因為廠工具材料是經過很多人的手而來,為了國家、同志,一定要珍惜。

廠黨委副書記關鳳久就明言了420廠對國家的重要。

女工侯麗君則跟隨母親從東北來到成都,母女在14年後的1972年才首次回遼寧探親,這說明了當年為國家做事,犧牲了很多。到侯麗君成為420廠工人,卻因為不打仗了、軍工業賺不了錢,但只有初中學歷、一直在廠打工的她,下崗後只得艱苦生活。


70年代的故事由演員們演繹。

呂麗萍飾的郝大麗是60年代從東北到成都,她在海路到成都時經過奉節,在那裡丟失了3歲孩子,但因為國家軍工廠不能延誤,那就像軍隊般,只能放棄找尋孩子。

陳建斌飾的宋衛東是60年代出生在工廠社區,這一幕表達了420廠其實是自成一國,跟成都當地格格不入。事實是,420廠有學校、游泳池等,根本不需外出。而當中主線是他跟初戀女友的故事,因為80年代中越戰爭、軍工業依舊發達,所以父母阻止他跟女友一起到西南醫學院,而是在廠工作。結果此後軍工葉衰落,女友跟他分手。

陳沖飾的顧敏華是70年代末期的女工,是廠花、酷似電影《小花》裡的小花(陳沖自己飾),而被稱為小花。這一幕,深化了工廠的生活是一個不與外聯繫的生活圈子(某工人用小花的名義給自己寫情信,就讓小花跟她男友完了;她最後也因為都在廠裡,一直單身;姊妹們多跟廠內人結婚,也多離婚)。另外,90年代軍工業息微,小花離開工廠曾經商失敗,這也就是工人不再得到重視。


90年代至現在,則由成都電視台主持趙剛與趙濤飾的蘇娜說明。

趙剛在90年左右被派到東北技校學習,但他發現工人原來一輩子都做著同樣的東西,這對當時身處工業已經衰老、對外開放時代的趙剛來說,是受不了的一件事,因此他直接離開。可見工人地位在90年代已衰落。

蘇娜則是420廠工人的女兒,未曾在廠工作。她的年代,軍工廠已到末期,她看不起工人,也未能在廠的子弟學校讀好書,因此跟父母關係不好。之後她看到母親在廠的工作,才傷感辛勤工作的父母。她現在是為闊太在香港購物,每件物品賣貴1萬元。對她來說,目標是要在二十四城購一個單位予父母。她相信因為自己是工人的女兒,可以成功。

從50年代到現代,可看到420軍工廠的衰弱,對不同人的不同影響。事實上,雖然辛苦,但老工人們其實沒太覺得自己做錯,就如賈樟柯自己所說:「越老的工人越在維護這個體制,絕不是他對這個體制沒有反省,沒有批判,而是他很難背叛他過去青春的選擇。」

這是兩(三)代人的交替中,一種過去的意義的消失。

某程度上,電影中工人地位的改變,完全反映了90年代中國社會的劇烈轉變,這在電影灰暗的色調中更顯悲涼。悲涼也出現在一個個真實臉孔的蒼桑,還有一直在拆卸的420廠片段。

以這種偽紀錄片來說,賈樟柯的平衡其實拿捏得不錯。首先是,真正經歷過的工人們才有她們的悲傷,這是演員們造不了的,任由陳沖、陳建斌等演技多好,也不能表達,且讓人覺得彆扭。不過,也只有任用這些演員,才能造出一些情懷,比如由陳沖開自己玩笑引發出的一種小圈子生活,還有情感的失去;趙濤飾的蘇娜最後的總結,也很難找到真實人物去說明。

只是,很重要的,中國、社會、工人,今後何去何從?

這部電影沒有答案,但有時候,答案不需說明。

「二十四城芙蓉花,錦官自昔稱繁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