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研碩 | 9th Feb 2010 | 縱橫影魘 | (3968 Reads)

Picture 

再見了.....

 

一度憑《忍者龜》突破六十億市值,香港本地科技和創意工業,甚至是電影業的新希望的品牌意馬(Imagi),最終因為一套《阿童木》的投資失利,於2010新年前公司決定放棄電影數碼製作業務,旗下附屬公司(動畫製作部)宣報清盤,股價最低見0.10元。

 

更重要的,是一群在後面努力默默耕耘的動畫師,頓然失去了發展的平台,350名動畫製作人員先後丟失飯碗。而相信務把青少年失業率進一步提升,今年各設計院校的新畢業生,將要面對大量擁有經驗的動畫師外流所遭受的壓力,加上隨著歐洲債務危機的突顯了金融海嘯的餘波末了,股市動盪下經濟前景變得謹慎,恐怕自上年起己經收縮的各行業將影響到設計業的發展,就業前景和空缺,甚至是薪酬的水平將會變得更為惡劣。

 

最重要的,是對香港政府近大口氣鼓吹成為3D電影製作中心的一次實則性的回應,同時也是香港創意工業那小小的芽苗的一次打擊。

 

先不說意馬還是創意工業,即使說是地產業也在金融海嘯中損手爛腳,一度令不少的大型物業代理在04-08年好景時的猛烈擴張後快速收縮,於是現在出現的奇景是當市況好像復甦之時,一群失業而拿了地產經紀牌照的人仕為了「求生」,即如雨後春筍般創業,出現了大量小型物業代理公司。

 

但,他們多數是為了自保「飯碗」,一直做街坊生意混飯食,能夠壯大的機率就不多,結業離場的可能更多,更不要說是成為另一個「李嘉誠」式傳奇成為都市奇葩,因為本來就瘦田無人耕,耕開有人爭,最後累鬥累。 

 

如果說之前的地產代理是進入了小冰期期,那麼對於意馬和創意工業來說,恐怕就是馬頭圍道式「死人冧樓」。

 

何況,香港真正的設計業空間很少,除是業界內手執牛耳的一群人物,依然在名氣底下支持下燭去。但現在普遍的情形是,設計業是附屬於出版業界(平面設計),又或者是依附於玩具產品界(產品設計),甚至是倚賴於地產業界(室內設計),三者衹是因為該行業的需要而產生的職位(任何師奶和色情雜誌均需要排版好好睇睇,大陸的玩具廠/傢俱廠/塑膠廠etc........需要吸引歐美行家的訂單,豪宅和公屋業主需要裝修),對於希望進身設計行業的學子來說,這數句是真正反映了香港設計業的實景,要認真的反思香港設計業界的真正模式。不要以為創意工業真的是談創意和想像,更不要以為每人念了設計,就都可當Alan Chan和劉小康,又一山人等人(甚至是插畫家的小克,烏蠅,歐陽應霽......),尤其香港的傳統學校本身缺乏美學的訓練,學生的美學質素不可和其他地區的擁有平均的水準,參差的質數加上大量的學院招生,訓練不足的情況下,其實看見的是很多學生的基本功並不扎實。加上香港本地特色「平,靚,快」的要求,設計業的水準在亞洲己大不如前,而裡頭的差距也很巨大。

 

更重要的是,設計業缺乏真正獨立存在的空間,成為了一個不折不扣三煞位(老闆為的是賺錢,顧客為的是收到貨,前者首選是成本,後者首選是物超所值,同時他們的喜好絕對左右你的喜好,他們的喜好是由你替他們完成一件能夠「賺錢」的商品,而不是一個特別的東西,許多時說是把外國的設計再消化,他的意見加你個人的理解而成,而更多時因為是對方是莊家而有絕對的控制權,卻因為對方不會有能力在電腦上做好稿件,而且根本缺乏美學修養,但需要一個能夠為他們實現內心想法變成品的機器,而電腦不會自動識做,而衹有結合人腦去操作,而這個人就是你,你衹是一件拿他們薪金,為他們消災,為他們在死期內「死」出一件東西,人機合一的機器)。

 

P.S.因此,對於不懂電腦軟件的人來說,莫說是設計,空談創意,或是搖成一變成為大設計師,其實連做排版,網頁製作,室內擺設的機器的資格也沒有(當中己論不論美學修為了)。

 

而真正獨立存在的創意工業範疇,包括了創意思念到製作,大體在香港就衹有意馬這間動畫公司。本身甚具傳奇色彩,雖然一般傳言公司的管理層的很有問題,但畢竟也是現在香港一片鼓吹科技,創意工業,超日趕美的水平,保持香港光輝的電影業,另闢新天地的先驅也不為甚。

 

意馬前身為經營人造聖誕樹的實業公司寶途,2002年該公司由高長昌兒子接手後轉型為動畫電影製作公司,2004年在洛杉磯設立工作室,2005年購入動畫電影《忍者龜》動畫製作權,該片于2007年3月公映,並取得北美票房冠軍,為歷史上第一部獲得如此佳績的亞洲電腦動畫電影。意馬國際因票房獲利而令公司市值一度暴漲至人民幣61.5億元,因而對動畫電影寄予厚望。意馬的電腦動畫發展部門設于加州洛杉磯,而電腦動畫製作部則設于香港柴灣總部。

 

在2009年前的香港的數碼動畫業主要有三間公司:萬寬(Menford)、先濤(Centro)(在2009年被迪士尼收購成為子公司)及意馬(Imagi)。三者各有特色,萬寬的電玩動畫、先濤的電影動畫及意馬的CG動畫。

 

要說香港其他電腦娛樂公司,可參考此網址:

http://www.hkfilmart.com/de.asp?lang=cn# 

http://www.hkde.org/Industry%20Background%20TC/default.aspx

 

當中意馬的特色是不同其他二者主力做後期製作,而是全面成為獨立的電影發行商,打從02年自製電視3D CG動畫《Zentrix時空歷險》開始,銳意發展獨立的動畫投資,建立起屬於他們的全創意的銷售,然後在07年因僅3000萬美元的《忍者龜》全球勁收逾億美元票房,導致公司管理層孤注一擲,投下數億元重金創作《阿童木》電影,一手包辦製作到上影,期望再創奇蹟,投資制作費就近人民幣4.4億元,全球總開支達人民幣8.2億元。然而被評為不中不西,日本家傳戶曉人物作美式人物風格,故事偏向兒童系劇情,給果誰也爭取不了誰的主顧喜好,結果全球票房慘遇滑鐵盧,虧蝕達到6億之鉅,成為今次子公司清盤的重要導火線。

 

而失去了意馬,除了是失去了一個培養電腦動畫技術的搖藍以外,也將令創意工業力量的損失,更重要的是讓企圖發展的香港創業工業一次很實在的回應。

 

誠言是《忍者龜》和《阿童木》均是買入外國作品的版權,並非個人的生產,然而為了針對全球性的動畫電影市場,加上香港本身缺乏具代表性的動畫漫,電玩創作,對於創意產品來說不具備太多的發展空間,像普遍發展不俗的活動人型模型到玩具很多時也是根據外國的作品市場來製作,不太具有自行的創此。對於電影業近年電腦動畫盛行的市場和發展空間而言,是需要良好的平台發展一整套市場規劃的創意發展平台,也是建立好他們陣腳和名聲的一次機遇,然而可惜的是,《阿童木》在市場策略上的失敗,企圖藉日本名著作全球性的推銷,然而目標對象含糊,缺乏針對性的劇目,過度的進取以及公司本身的泡沫,卒之藉《阿童木》的孤注一擲而失足。

 

然而在香港的電影業界上,多年在電腦動畫上的理解,就是幫助傳統電影節省成本和增加畫面的待別效果,而不是像《玩具奇兵》般成為一種新的電影創作,而現在立體影院在世界發展多年,根據《阿凡達》票房大賣,視覺上無可比擬的情況下,業界對於立體電影的思考是避免了盜版的權宜之計,另外是重新發展舊有的武打電影,企圖在視覺方面重新吸引觀眾。

 

然而一切均衹是舊瓶舊酒的手法,未見有真正的反思和突破。

 

然而香港的電影真是因為盜版而被拖垮?還是因循著過去的光輝,飽暖之後的不思進取而目空一切,甚至看不清亞洲諸國的崛起,香港己經並非人材的資金的中心,先進國家的殖民地,窮困而缺乏教育和發展的亞洲對外世界的門戶,而是一個需要和外面不少新興國家,包括中國競爭的一個城市。近來的亞洲諸國的電視發展己然超越了,香港不少製作人還在懷念七,八十年代「電視撈飯」的年代,然而看不到從前賣片到韓國的情形己變成韓劇在香港成為一股重要力量,而中國的電視劇的製作經費和題材,甚至觀眾群都因為國力增強和對外國的學習和潛意識競爭心態而正在迅速發展,甚至台劇也產生了自己獨立的個性,吸引特地族群的支持。

 

然而香港的電視劇呢?現在除了是穩守中國華南的陣地和馬來西亞的華人族群外,己甚難在資源和創意上和其他地方爭一日長短。甚至現在的電影業的萎縮,可以屬於正常的情況而也突顯出一種窘境(8,90年代濫拍太嚴重,損害了自己的名聲),多年以來的公式和套路未見有太多的突破,顧忌和積累而成的風格成就新的阻力。

 

雖然說近年的武打電影回勇,但會發現的是這纇電影有點回復到氾濫的地步,而市場是否可以消化同一纇型的題材? 

 

意馬近年走的,就是試圖在美國方面的新興的電腦市場上企圖發展出屬於亞洲的動畫力量,可惜的是現在意馬以「壯士斷臂」的形式解決製作, 母公司依然發展品牌策略,而把創作企圖作外判到一些中國或是其他地區的公司,也等於把經驗和發展前景給予別人,由其現在意馬所招攬的的創意團隊(主要是外國的人材)依舊未曾影響,但己把他們累積製作動畫的經驗徹底瓦解,因而我們會發現,香港己再無任何能夠獨立獨立創作並製作的動畫公司存在,而再之變成僅僅製作後期製作的純技術性工廠。

 

缺乏大腦,僅有一雙手,試圖借外人之手給予工作,這樣支離破碎的創意工業,有可能出現到屬於香港的《阿凡達》?

 

我們實在很有需要更多了然的是,香港政府高調宣佈發展成亞洲第一的立體電影製作中心來說,其實整個思考的重點衹是一個後期製作中心,這一方而在香港來說,也和美國根本的思維和發展有了落差,而成本方面又真的比對方較便宜和競爭力?

 

在金錢方面,以當前最出色的華語特效影片《風雲Ⅱ》為例,它所花的8000萬資金換算成美金也不過1千餘萬美元,投資規模距離它的模仿目標、影片《戰狼300》6500萬美元成本很遠,更不用說趕上《阿凡達》的3億美元預算。 

 

在技術水平方面,中國電影和美國電影在特效上究竟有什麼差距,業內有不同的意見。萬寬公司黃宏顯表示,他認為香港特效技術水平比好萊塢落後10年,「《變形金剛》他們做了很多技術研發,可能花了10年,現在就算給香港特效人員足夠的錢和製作時間也做不到那樣。」由於《變形金剛》珠玉在前,導致劉鎮偉最初拿著《機器俠》的劇本去找特效公司時沒有公司敢接。最後接手《機器俠》的特效總監Cecil則認為,其實中國影人在技術水平上與美國差別不大,差距只在於沒有足夠的特效製作時間,做什麼都是以快為先,而這是亞洲電影的通病。

(但實際上機器俠是在「參考」《變形金剛》,而把擁有PS3水平的畫面和運算下調改成山寨版PS2級,那叫做沒有距離呢,當然時間是問題,但參考是缺乏前期的思考工作,還是當觀眾是由北朝鮮逃難而來,更不要讓外國人見笑了......)

 

然而,當繼續宏觀整個亞洲地區的動畫業發展,就不得不承認現在所面對的競爭其實是比想像中嚴苛。

 

在中國方面,其實去年己出現了首套中國立體電影《樂火男孩》(由香港導演林華全執導,立體部份只有約20分鐘),而由星皓電影、北京文華創世和廣州星際傳媒共同投資7500萬人民幣的立體動作片《唐吉可德》,也將在今年正式上映(唯由英國及北美完成後期製作)。

 

而在台灣方面,早己在千禧年頭生產出第一套立體電影「紙飛機」,姚開陽又製作了《深海迷航》一片,這部立體動畫獲得「二○○二年台灣優質數位內容產品獎」。而導演曲全立的立體電影《酷客任務》、早於去年即己於台灣本土上映,十七分鐘片長的劇情是在描述昆蟲的世界,我們可以看到一些昆蟲「變態」的演化過程、生存的競爭,以及環境變遷對昆蟲世界的影響。

 

另外曲全立的吉羊數位電影公司於今年4月推出的電影《小丑魚》,是亞洲首部全數位立體實拍的長片(93分鐘),而姚宏易和梁景昇執導的《幻之光》,也己得到今年金馬獎的提名;太極影音科技自製立體動畫《土星之旅》,由美國航空太空總署(NASA)發起拍攝計劃,太極從世界各國的競案中拿下授權,太極擁有影片主導權,不再只是替外國代工,更與Pixar、Dreamwork、Bluesky等國際A級動畫公司合作,同在今年推出。

 

更甚的是,在2010上海世界博覽會台北館上,所設置之101大樓360度3D立體劇場,證明了台灣的立體電影製作的水平己比香港來得更早更具自主能力。

 

而在新加坡,梁智強導演的喜劇立體動畫電影《功夫梁奶奶》,背後便有新加坡科技局旗下集團子公司J team技術支援,亦己成為今年金馬獎提名電影之一。

 

而香港呢?直到2010年,終於迎來了首套立體電影《蘇乞兒》,這部自08年初即完成拍攝,原本是傳統拍攝,因而由萬寬主行長達十多個月進行後期製作其實衹有20分鐘的立體片段含量。

 

可以想像,香港的起步點和技術其實並無優勢,台灣方而在硬件方面更有先天的優勢(美國不少器材出自台灣的科技成果),而相信香港的未來發展也衹為大中華的影業做後期製作的生產,依附電影業守舊的公式題材,更成為了因就價格和競爭對方比拚的結果,加上面對擁有更豐富美術培訓,更龐大的人材,更便宜的薪酬,更具野心進取企圖心的中國,香港的技術成果可能會成為中國電影企業吸收壯大,和美國日本爭一日長短的其中之犧牲品,到時香港的產業的規範和技術人材真的擁有競爭力嗎?

 

如想擺脫低成就、低報酬的代工模式,就唯有自主開發創意,而顯生出的各種周邊產品的商機,也能使其他行業獲得發展的契機。

 

然而直到現在我們可見的是,香港的創意力量隨著失去了意馬後,香港實質的創意硬件和技術更形空洞,創意工業的人材生存環境再度變窄,甚至比亞洲諸國更缺乏彈性和空間,枉論是發展。而所謂的發展成立體電影製作中心,很可能衹是拿的是別人的資金,拍的是別人的產品,或是為了一群50後衹懂拍武打電影的導演們成了拯救自己成就的一道「靈藥」。

 

而直接一點說,創意產業是頭和手結合,金錢和時間培孕的一門事業,如果衹有技術,就如同新界耕田的牛那樣,又或者衹是一間山寨廠,可能一輩子都無法擁有真正屬於自己的智慧財產。

 

可能,未來我們會見到立體的《黃飛鴻》和《李小龍》,或者是《葉問》(然後是張三豐,還有歷史上無數的傳奇武術家),打的還是哪兩道板斧,劇情還是一樣的爛,直到讓人看不下去為止。動畫面仍舊是《麥嘜》,《老夫子》或者是《風雲》(可能是黃玉郎的漫畫《孔子決戰蘇格拉底》,又可能是《海虎》!),但莫說是外國人,香港人很多也根本不知這是甚麼來頭。更可能會見到一套立體版的《喜羊羊和灰太狼》還是《藍貓》,在中國大收特收,但這關香港甚麼的事,這完全不是屬於香港的創意,賺的不會是香港,難道真的是中國好,所以就香港好?

 

到最後,仍為意馬裡頭一眾曾默默付出,為理想而奮鬥,企圖為香港衝出世界的動畫師和香港的創意前途默哀一分鐘。


[1]

喜歡這篇的內容

Tang
[引用] | 作者 Tang | 12th Feb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2]

本文寫得很長,也相當詳細,卻遺漏了一個重點。

如果談創意,則技術祇不過是整體的一小部份元素。

劇本劇本,一劇之本,總是勝敗的關鍵,也是故事本身的靈魂。

香港創意工業的一部份,若論電影,電視或舞台劇等等,都是屬於故事性的,如果編劇界沒有好的「生態環境」(例如工會、中國文化向來有沒有注重編劇人才等等這深層的反思),當跟漸漸成熟的外國或日本的編劇工業相比,則永遠祇是一池死水。

二元對立
[引用] | 作者 二元對立 | 12th Feb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3]

因為很長,所以也盡量不去提了(倒了僅僅插了港劇水平....)

但畢竟他們不至於失去生存空間,也己被很多人注意而提及,故此也就繼續忽略(說真的是忽略了,寫時候是盡量去提及的是生存環境和發展平台)

美日的編劇是出色,真的源於文化和底蘊(像《拆彈雄心》的編劇是曾在伊拉克當戰地記者,香港人是沒有辦法寫的,但起碼出了一套《PTU》),簡港還是這樣子「平,靚,快」的特色和利潤至上,可是現在觀眾接觸世界不同的作品,品評能力很高,這對創作層面來說是正面的,可惜的是香港的小說市場還是作者還是很弱勢,不能夠相互影響發展,和電視劇一樣沒有競爭)。

因此,我希望下篇寫一下外國山寨版魔戒前傳《The Born of Hope》,個人認為很厲害(尤其是資金的少),真的很值得表揚。

研碩
[引用] | 作者 研碩 | 13th Feb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4]

我有睇過阿童木,感覺上是拍得很拘謹,只是四平八穩把一個簡單的故事拍完.雖然故事是很完整,沒有甚麼犯駁,但也沒有甚麼神彩.

香港人由細到大都是在一個拘謹的環境下長大,很難有天馬行空的思維,講故事確實是香港的弱項.不單只好的電影劇乏善足陳,古龍逝世之後,小說都無乜睇頭.

米奇
[引用] | 作者 米奇 | 13th Feb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米奇
米奇 :

我有睇過阿童木,感覺上是拍得很拘謹,只是四平八穩把一個簡單的故事拍完.雖然故事是很完整,沒有甚麼犯駁,但也沒有甚麼神彩.
香港人由細到大都是在一個拘謹的環境下長大,很難有天馬行空的思維,講故事確實是香港的弱項.不單只好的電影劇乏善足陳,古龍逝世之後,小說都無乜睇頭.



拘緊的確是,框架存在也是,賺容易錢太過天也是理由。

但我會說創意其實是們辛苦錢(是極辛苦,是大腦的痛苦),腦要理出一個公式,不是按計算機,表列一個統計學數據分析,而是一個沙盤推演,每個細節變化可以很大,但在世人眼中太過容易化了

說故事其實首先要精密地計算過才出口,不是見甚麼就說甚麼,因為這樣無線的劇不就每次都說同一樣的事情嗎?

研碩
[引用] | 作者 研碩 | 13th Feb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6]

如意吉祥!

二元對立
[引用] | 作者 二元對立 | 14th Feb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7]

香港的創意產業搞不起來,罪在在哪?在於一套惡性循環的死結還沒打開。

亨利
[引用] | 作者 亨利 | 15th Feb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8] Creative Industry, you cannot run it as a factory.

Creative Industry, you cannot run it as a factory.
The return is always uncertain and you never know when it can give you some return....


[引用] | 作者 Michael Leung | 23rd Feb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9]

創意工業,不是靠人多或者錢多取勝。意馬只得運兩道板斧,又不擅理財,最後失敗收場是意料中事,不值得可惜。

在互聯網的世界,有無數的渠道去發揮創意,有志的話每天都可以「衝出世界」。香港的創意工業有沒有未來,就要看有沒有人能夠做出以香港文化為本、又能吸引本地和國際觀眾聽眾的作品。只要內地繼續保持現在的創作環境,我對香港的創意工業的前景還是樂觀的。


[引用] | 作者 tzigane | 6th Mar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10] Re: tzigane
tzigane : 創意工業,不是靠人多或者錢多取勝。意馬只得運兩道板斧,又不擅理財,最後失敗收場是意料中事,不值得可惜。在互聯網的世界,有無數的渠道去發揮創意,有志的話每天都可以「衝出世界」。香港的創意工業有沒有未來,就要看有沒有人能夠做出以香港文化為本、又能吸引本地和國際觀眾聽眾的作品。只要內地繼續保持現在的創作環境,我對香港的創意工業的前...

不是可憐意馬,而是可惜裡頭的人的努力付諸流水,過橋抽板,事實是這些公司倒了也不涉及董事和行政總栽的事,但員工就衹有做和不做.....

而且我會說,不要以為創意工業是無本生利,創意不是一條點金成金的玩意,有時是真的是燒銀紙和燒整個團隊的力量的。而想「衝出世界」,也許「歲月神偷」給了我們啟發,但要知道,這個劇本是用多少時間去研磨呢?

而內地嘛,別看那些爛的,好的其實差不同可以超越香港的,在設計行業來說,中國幾乎肯定在未來完全超越香港

研碩
[引用] | 作者 研碩 | 6th Mar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