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研碩 | 28th Mar 2010 | 縱橫影魘 | (435 Reads)

Picture 

 

如果2009年度有關世界競爭力的報告具有公信力的話,那香港排第十一位則衹是聊以自慰-----在「創新」一環的分數幾乎拿F(不是會考分數,而是某四個英文組成的詞彙的第一個字),可憐的3.9分,在新世紀中以求運用創意和科技開拓社會的文化下,香港注定了是發育不良。其實曾幾何時香港的設設計業也自豪地雄踞日本之後,但當時的整個東南亞,除了日本以外,就幾乎衹有香港具備一個合格的先進文明的城市的條件.....

如果說香港政府是帶頭製造香港設計垃圾的生產者的話,上年中國國慶閱兵式的「具有香港殯儀特色的紙紮花車」己經是技驚四座,連同今年的飛龍LOGO,都可說是「賤物鬥窮人」也。 

 

認真的看見坊間一片開汽水聲中也意會到這個新品牌形像吃力不討好,尤其是說以香港龍頭設計師之一的陳幼堅為名的設計公司團隊進行Renew,然而這次改動也實在是二流水準而矣(至少說陳氏的公眾品的牌的設計中在有香港國際機場的Logo......),然而實在說是因為廉頗老矣?還是當設計師碰上麻煩客(更盡地貼心的說,是妓女碰上變態客),有種「何必偏偏選中我」的感概。
 
要知道,現在的設計行業總是被顧客當成是服務性行業的性質,造就了顧客帶著一種我給了錢就要得到皇帝式的禮遇的心態,而被服務者則形同是奴僕而任由呼喝。而這種心態在於日本,也就形成了一種「怪獸家長」的出現,在於近十年來教育產業被商業化,家長把學校當成是酒店的心態,繼而提出種種啼笑皆非的要求,然而當中的觸發點,正是當中的「自我優化」的心態。
 
於是乎,在設計業中,就會出現種種要求提供服務而生的「怪獸顧客」出現:
 
1)顧客突然畢加索上身,把自己當成大設計師和天才藝術家,卻無法自己製造,衹能羅列一連串要求和目標的給予設計師,在限時內快速完成。(穿Parda的惡魔)
 
2)顧客根本毫無概念和目標,卻要求設計師在限時內給予他們理像中的答案(讀心術)。
 
3)顧客缺乏資金和時間,卻要求設計師造出不對稱的優良作品以滿足他們的要求,能夠做到這點的設計師,應該能夠追封為「拆彈雄心」,正宗膽正命平。
 
4)顧客在原本的設計師的概念上引發出他們偉大的創意,因而指指點點出更多抽象的要求,務求畫蛇添足以滿足他們的「大件夾抵食」,「買菜送蔥」的心態。(今日賺左22.3呀!)
 
5) 顧客以一種買衫的心態企圖萬中挑一,於是以競投為名,聯合數十間設計公司提出點子,選出合眼緣的貨品,等到試身完成之時方才付鈔,這個項目美其名為「無償競稿」,實際一點叫「免費試食」和「獨家試愛」。
 
於是乎,即使同為專業人仕的醫生,在現在也不很風光,形同服務行業的情況下,每每得看病人和管理層面色。但起碼的是病人總不會到了控制醫生自己是甚麼病和落甚麼藥的地步,但設計師就得一定要對「創意面前人人平等」的心態,不能反駁也不能不做,因為劉德華有言「今時今日咁既服務態度點得」。 

回到這個飛龍Logo,根據上述的情形而大膽胡亂推,是設計公司面對根本毫無美術底子的香港精英官僚的一連串「水蛇春式」要求(自由開放, 積極進取,追求卓越,勇於創新,優質生活,國際都會 ,安定平穩,連接全球,多元共融,活力澎湃,自然與文化遺產保育、健康的生活平衡)和空洞的諮詢式要標準,在不敢「無必要讓舊的飛龍在一夜間消失得無影無蹤」的創新心態的制肘下,Renew變成了Revamp,但要求設計公司在有限時間內提供十多個新Logo參考,然後想中六合彩般總有一個中心水,最後相中最初的初稿,或者是為了湊夠數而添上去的被廢棄初稿,或是為了襯托最好的那幾個的綠葉,然而卻深得政府官僚的歡心,為此而政府官員們不斷的增加他們的無限創意,加入一大堆體意見和指標,最好能體現香港精神而畫公仔畫出腸的「獅子山下」風畫圖,或是是幻彩詠香江的燈光效果,甚至是大年初二的煙花合成圖等等.........為了顧客至上的道理,也就自然被霸王硬上弓的高唱「死了都要改」一邊改稿,在無數次的加加減減改稿至第Version 98時,卒之成就了這個其實真的衹是加了三條線的「新香港標誌」。

至少說,筆者看過後額角真的出現了三道直線,可說這數條線的在用色(CMYK四色發揮到盡)到孤度,到組合面成的視覺心理,直到背後的意義何其深刻遠大,都真是衹有由大設計師口中方有說服力。還是網友具有一點美術眼角,一個「無主孤頭」從左至右飄過,倒有落荒而逃的小雞雞之感,不要再看那宏大的雄圖大志好了,一個Logo真的可以可以表達萬千世界,眾生色相?怪不得出色的設計師何其珍貴。

著名設計師陳幼堅在今日的儀式上解釋更新形象標誌背後的理念。他表示由飛龍延伸出來的藍、綠彩帶,分別代表藍天綠地和可持續發展的環境;紅色彩帶則勾劃出獅子山山脊線,象徵香港人「我做得到」的拼搏精神。』

可是,當大部份沒有修讀美術和設計的普羅大眾的第一感覺是一個「飛甩雞頭」之時,設計師還有甚麼可補救,真的要說吹水也該有個限度。

最後,認真的運用智力數數指頭算起來,報導稱設計方面「 整個宣傳共用了6個月製作,設計新飛龍標誌則用了1個多月」,一個Logo140萬,一個月時間修改一個Logo,也許最重要的絲帶飛舞,很多設計師都能讓它飄逸到有如飛上太空的感覺(教教大家,Photoshop>Filiter>Distort>Shear再扭扭中間的直線,或是在AI>Effect>Distort & Transform>Twist,改改角度的數值,任何難搞曲線都起碼出了個形,連人都由直變攣,其餘的由他的effect工具再加自己一雙手去做的話,一定可以出現動人曲線)

 

Picture 

即使說許許多多的前期工作,1個月算上是25天工作日(己計多了,不是五天工作),除開每天工作時間(法例是十個鐘而不是十二個鐘),一個鐘的酬勞大概不下於4500元左右,加上不知名的若干工作人員和燈油火蠟印刷表裝開會資料搜集Brainstorm的林林總總費用,七除八扣後,單是開一開電腦的Ai檔(Ctrl+N)的10秒都差不多用了20大元,薪金之高絕對比起張宇人的一個鐘20元的標準豐厚得多。

所以說做設計,做設計師這個政府大力提倡的六大產業之一還是很有前途的,更重要的是時來運到,找到一個瞞上欺下,「鱷魚頭老襯底」的好主顧。


[1]

吖, 原來是機場logo 那設計師, 那就難怪了!

也不能説是"自我優化", 只是在發達地區, 選擇多, 在大家的產品素質都差不多的時候, 賣的就是服務態度. 如果想得到"應有" 的尊重, 大可以去大西北, 在那裏, 能説英語已經很受尊重, 如果會電腦繪圖, 就是神了! 而且酬金可能是千五萬:P


[引用] | 作者 嚴明 | 28th Mar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嚴明
嚴明 :

吖, 原來是機場logo 那設計師, 那就難怪了!
也不能説是"自我優化", 只是在發達地區, 選擇多, 在大家的產品素質都差不多的時候, 賣的就是服務態度. 如果想得到"應有" 的尊重, 大可以去大西北, 在那裏, 能説英語已經很受尊重, 如果會電腦繪圖, 就是神了! 而且酬金可能是千五萬:P

...


港女如是,中女如是,大多香港人,有些點權力的人都是這樣的啦,當以為自己學歷,金錢,相貌,機會,青春,甚至是生活品味和職位和控制的事都高人一等之時,就會自抬身價,尤其是別人有求於己的情況下,都一於採取一種頤氣指使的態度,覺得別人應該尊種自己,這種得寸進尺的通病,在於周圍世界的都在告訴人,你擁有更多就更尊貴的待遇,於是公主病,甚麼都出來了.......

記得在張藝謀的電影「我的爸爸媽媽」裡頭,主角的父親說是城市的教師到了鄉下地方教書,的確是受鄉人下的尊重,但未到如此物質化的「厚待」,那種是真的尊敬,可惜現根據中國人的傳統氣質,有權必圖厚利,不唯利是圖者很難在大中華走出生天.....

研碩
[引用] | 作者 研碩 | 29th Mar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