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nd Jun 2010 | 鏡花水月 | (371 Reads)

Picture

香港五十年不變。馬照跑,舞照跳。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強政勵治,福為民開。

以上全是謊話。

十三年前當香港人恐懼新政府管治下生活自由被剝削而紛紛遠走高飛,政府就向人們派甜糖,哄他們說糖是甜的,吃下去雖然馬上感到甜味,但短暫的甜味過後酸澀味就湧出來。當時很多人在沒有選擇下被哄留下來吃糖,也有不少身在外地的人,陸續趕回來吃這口糖,結果全部都上當了。

某程度上今天的香港仍然是很繁榮安定,失業率有所回落,財政儲備亦很充足,但我們的憂心和忿怒與日俱增。我們感到憂心,因為大陸的快速發展,令我們逐漸失去競爭力;因為樓價被推得太高,我們這一代恐怕一輩子都不能置業。我們感到忿怒,因為政府的政策焦點不在民生,沒辦法保障基層市民的生活需要;因為要向北大人擦皮鞋,我們一些手無搏雞之力的小市民的自由被犧牲了。

當市民走到立法會為菜園村居民聲援,與警察爆發衝突,手無寸鐵的市民被胡椒噴霧掃射,而警方則宣稱有警員受傷,你怎樣想?

當市民納稅養一群狗官,包括免息分期每月供款三十萬的人肉錄音機,還有over-budget興建高鐵站,卻被說五區公投浪費公帑,而且群起杯葛,你怎樣想?

當曾特首主動邀請余大狀進行電視辯論卻不設現場觀眾,並說七百萬市民可以透過收看電視直播參與辯論,你怎樣想?

這種扭曲事實,指鹿為馬的事件實在不勝枚舉。

今天看電視新聞,新民主女神像創作人陳維明被遣返美國不得入境,李少光走出來說有甚麼人可以入境,有甚麼人不可以,都是依法辦事,他們有責任保障香港的利益云云。做官要講官腔,怪不得他,但他的說話代表政府立場,反映了政府如何看待事件,卻是事實。一位沒有明顯觸犯刑事和民事法律的藝術家莫名其妙地被遣返回國,連同早兩天西九龍警長二萬五千里長征銅鑼灣沒收民主女神像的事件,說不是政治打壓,是真是假你我心知肚明,但政府編造一些荒謬理由,以為堵得住七百萬攸攸之口......不,他們明知堵不住,只是繼續聽而不聞,因為我們的聲音實在太弱了。

只是說,把這兩件圍繞民主女神像的事件拼在一起來看,你還相信一眾狗官高呼「起錨」的時候,是真的要向民主進發嗎?政府一向容不下民主,只不過在敷衍一眾星斗市民,而市民又繼續充當政客攻擊政府的武器。一位老師說得好,若果決定要去南非看世界盃,但船隻途經索馬里會被海盜騎劫,寧願留在香港看電視好了。問題在於市民已經不相信政府的鬼話連篇了,誰曉得政改方案通過了以後,無賴政府會不會用「大部份人表決贊成方案」為藉口把問題無限期擱置下來,不再向普選前進?

「強政勵治」,強權施政,嚴厲管治。我們繼續納稅養狗官,狗官繼續以共狗式處事手法,踐踏我們引以為傲的人權和自由。

你還會認為這粒糖是甜的嗎?

嗚呼哀哉。


[1]

現在應該有不少人會對政府感覺到反感,因為事實上他們總給人一種「卑鄙」的行事方式,而這種�不不不行事方式像個告訴市民,我們更應該需要普選,至少說選一個人出來,是要對群眾負責任的,而不是一種莫視人民苦困的無能政客。

無疑,不是說民主陣線那邊就是對,也不是說普選可以改變一切,但基本上這個政府當教人失望直到反感之時,你等同了背叛了自己的責任,但重要的是我們沒有可能去改變它,因此要社會向前一走,而不是原地踏步的話,就不能再聽政府的所有口令當順民的了。

研碩
[引用] | 作者 研碩 | 3rd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2]

我一向都認為天下烏鴉一樣黑,不論哪個陣營的政客都一樣。問題是誰令香港社會停滯不前?不是任何一方,而是雙方都有責任,甚至說是所謂的深層次矛盾。當然政府沒有盡責,應該受到抨擊。

政府卑鄙鬼崇,是人所共知的事。我們看到日本首相因為做錯了事,肯承擔責任而落台,但香港政府不是黨派政治,特首不需感到慚愧而辭職,有恃無恐繼續橫行霸道。這樣的結構很難不令人痛心疾首。

另一方面我們真的欠缺政治領袖,奧巴馬和馬英九雖然沒甚麼成績,但至少有風采有魅力,讓人感到將來有希望,但香港這一群肉食者,有哪一個是有魅力的?

松
[引用] | 作者 | 3rd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3]

其真好少見你這樣激動(皮質醇偏高......)

其實最深得我心就是「天下烏鴉一樣黑」

真的,我自認是烏鴉,衹是大部份人會以為自己是孔雀

研碩
[引用] | 作者 研碩 | 3rd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