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楊郁 | 11th Oct 2010 | 光影流動 | (6131 Reads)



先寫《西遊記》系列純粹是因為它為劉鎮偉最有名之作(其實可列作「周星馳系列」,呵呵),把他的名字(菩提老祖)與周星馳的名字打入了內地高尚次文化的地步。事實上,《西遊記》皆為劉鎮偉與周星馳的新嘗試,而兩者也把這電影打造得很好。

上集《西遊記第壹佰零壹回之月光寶盒》其實並不太「西遊記」,主要是作一個鋪陳作用,純粹以電影來說可能會太多支節,但以上集來說確是出色。而且,劇情的環環相扣其實計算出色。加上讓人忍不住發笑的情節,絕對是經典喜劇。

在寧夏大漠取景,有別於周星馳此前古裝《唐伯虎點秋香》、《審死官》以至《九品芝麻官》,《西遊記》是以荒涼入手,描寫的自不是屬於星爺的無厘頭與機智,而是以氣氛為主的感情故事。

表面卻是無厘頭的喜劇。這是劉鎮偉與周星馳兩人的風格。

劉鎮偉的電影一向也有很強烈「堆砌」情況,支線頗多而且元素豐富(這跟他是港產片最旺盛時出身不無關係),經典《東成西就》乃表表者。也多虧他的功力,通常也能自圓其說,可惜旁枝末節過多會影響故事,所以他也漸漸得了一種「言不及義」的問題。這次的《西遊記》,因為分開了上下兩集,有足夠時間讓他處理支線,而且主線是「孫悟空尋愛」,處得就變相得宜了。

從五百年前引伸五百年後;至尊寶尋到所愛的人;返回五百年前;得悉自己是孫悟空;發現真愛另有其人;頓悟世情而重做孫悟空;跟唐僧取西經。

從這條主線來看,上集完完全全做到了「鋪陳」的角色。五百年前的恩怨、至尊寶需要回到過去救回白晶晶,最後從烙印下發現自己是孫悟空托世……即使旁枝末節令電影要分做兩集,也不損單集的劇力。

而這種劇力也源於「錯摸」,也是劉鎮偉喜歡的一種元素。上集最大的錯摸,自然是至尊寶與孫悟空之間的「真假」。即使此後知道兩者實為同一人,但這樣的錯摸引起了白晶晶與至尊寶的愛情,也引發了春三十娘、白晶晶、牛魔王等從五百年前帶來的仇恨。愛與恨是上集在談的問題。

白晶晶對至尊寶的愛情開始源於她對孫悟空的投射,但最後卻因為互相經歷苦難而愛,再透過月光寶盒給至尊寶多次營救而變得實在;春三十娘與二當家的「奉子成婚」愛情則是跟他們相輔相承,尤其春三十娘會跟二當家結會,是因她與白晶晶五百年來的恨所致。

兩人誕下唐三藏轉世,本來可以化解一切仇恨,卻帶來了牛魔王與白晶晶,又進入上集結尾的高潮。

於是,一切「鋪陳」都有了,然後踏入月光寶盒回到過去。

時空轉移也是劉鎮偉愛玩的東西,著重說「五百年前」的上集,而這一切以喜劇手法帶出。

數次以月光寶盒營救白晶晶,配合著二當家的評語,營造了高潮與緊湊,但反過來說,其實不過是純喜劇(或純悲劇)。只是,能將這種情況塑造得讓人投入,跟劇情環環相扣一樣,是劉鎮偉的功力。

然後,帶出愛與恨的基礎後,由下集解答。

當然,周星馳以至吳孟達也把電影提升至另一個層次。以往的劉鎮偉電影如《猛鬼差館》與《東成西就》充滿其個人風格,《賭聖》、《回魂夜》分別是周星馳未成熟與Cult味過重之作。直至《西遊記》,劉鎮偉打造出有別的悲喜劇,而周星馳也用上其所有的方法演繹出來,他跟吳孟達把「流氓」演得出神入化。其餘藍潔瑛、莫文蔚等人也演得不錯。


延伸閱讀:
《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經典的悲劇結尾
《西遊‧降魔篇》--周星馳想做一個怎樣的周星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