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楊郁 | 12th Nov 2010 | 光影流動 | (1105 Reads)



整套電影由mv式的鏡頭運用及背景音樂,與每一個人自白式的告白組合起來。前者的存在,與略帶推理的劇情配合,把氣氛本是沉悶的對白圍繞著。然後,是被《Last Flowers》圍繞著、關於生命的命題。

屬於生命的價值與死亡,在一整個氛圍下被松隆子演繹得很平淡,彷似生命的驟亡對森口老師這角色來說並不重要,不過為復仇作鋪墊。是這樣嗎?這就是生命的意義?然後,帶出的是一重又一重的告白──人說話並不需要甚麼幽美或激昂的配樂。

告白帶來生命的意義,生命的意義是怎麼形成?是眾生平等沒有死不足惜,還是把對自己沒影響的視為次等人?這是森口老師復仇背後的命題,也是殺人所代表的意義。

如果我是喪失女兒的森口老師。
如果我是想向媽媽表現自己的修哉。
如果我是想證明自己的直樹。
如果我是仰慕露希娜與了解一切的美月。
如果我是愛著直樹的媽媽。
如果我是拋棄修哉的媽媽。
如果我是熱血想改變一切的維特老師。
如果我是在班裡的普通學生。

怎樣詮釋「命」?

身處鏡像外的你,有渴望過老師與學生們打成一片,對著鏡頭熱切地歡呼著、鼓勵著嗎?大家透過搖滾樂、流行曲、青蔥歲月的泛黃……一起成為青春的朋友。這是一片理想,但現實存在嗎?

結果,一切讓人感動的背後,其實是一種欺凌。

也許沒有別的事讓同學們這麼齊心,去把對修哉的欺凌算分、合理化;從鼓勵帶來「殺人兇手去死」的直白。

森口老師是「魔鬼」,卻把學生的心態細緻地利用。

鏡頭下的落差、以及背景音樂的落差,把各人生命的意義扭曲起來。

你了解露希娜為甚麼要殺害家人嗎?當你也有取捨時,你會知道殺人的剎那意義。為甚麼直樹要堅持自己的活著?是純粹的不捨還是了解到一剎的意義無稽。他為著媽媽與她的讚美而活,自己卻把它推翻了。媽媽是始作俑者。背景音樂是屬於這家庭的一切宣洩。

美月了解一切,那是屬於學生對殺人的一種了解。大家對露希娜會崇拜,覺得那是並不切身卻又表達了心中所想的事。可是,當問題發生在身邊,大家當然地會作出鄙視。但這不是因為「殺人是錯的」,而是因為能透過「殺人是錯的」置身事外。置身事外不是明白生命的意義,只是能作為群眾武器,比如是跟隨著始作俑者去鼓勵、貫徹領導者──森口老師以至一切成年人的觀念:殺人是錯的。在這之下,修哉暢談生命的作文會得獎、會受掌聲歡迎;美月卻是非死不可,因為她說白了所有。不論是誰,也只能在心中詮釋生命(殺人)的意義。

修哉做了美月想做的事、美月了解修哉的一切;修哉把身邊的一切扭曲,讓自己所做事都合理起來;美月把所有的事合理化,讓自己能跳脫普通人之外。於是,「復仇」對修哉意義不大,因為一切捱過了就是光明,他心裡唯一的期望是永遠有效,也因此他投入了美月的懷抱。美月對「復仇」所帶來的生命意義嚮往,因此一直沒有殺人,也會跟修哉走在一起。

卻在最後,美月被「生命的意義」奪去生命。

如果「復仇」是讓A與B從震驚、悲傷、畏懼中了解生命的意義,直樹的死並沒有使森口老師如願。美月因此把一切推到維特身上,因為她本就對成年人的觀念不屑。結果她沒想到,森口老師的復仇不是光明、她以為的合理性在別人眼中一點也不合理。

氣氛急轉直下。生命的意義已經嚴重扭曲,冷酷感從下雨以及黑夜的貨倉展開,直至最後面對攝影機與電話間的告白。

敘述事情用上告白、描繪心情用上鏡頭運轉與虛構景物。這是扭曲。

當直樹殺害母親把「原因」消滅,生命沒有被詮釋後,她對修哉的告白,讓他感到親人離去的感覺(某程度對直樹的復仇),這還是對生命的教育嗎?

如果我是森口老師。

那不過是純粹的復仇。

留言(1) | 引用(0) | 話題(點睇)

[1] 告白

其實她當中有很多次可以直接殺死他,而不需要大費周章,只因為她老公的那些話,妳要相信他們他們有一天會重生,開頭有講到因為我是老師,而且女主角並沒有殺死他修哲的媽媽
原因在這,線已經被剪斷了,她不會笨讓自己被關
這是充滿"恨的,愛的教育"還有其實那ㄍ教導露西娜的理化老師是女主角,還劇中還罵了自己白痴,哭完在,罵白痴,由此可推證
她很恨很恨卻因為對老公的愛,卻只能做到這樣子,一值強調如果我可以殺了他該有多好。
用生不如死來對所有的人交代。


[引用] | 作者 告白 | 30th Jan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