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研碩 | 29th Nov 2010 | 光影流動 | (229 Reads)

 Picture    

         《山楂樹之戀》是中國版的《在世界中心呼喚愛》。

     至少兩者也是一個情人死於白血病的本格派純愛故事。兩者同樣經歷了最初最真的愛和生離死別的痛苦。然而要該如何的表現出那種最真緻的情感而不作任何的矯飾,對於一向精於畫面設計和運用色彩張力的張藝謀而言,可能是一種頗為難的挑戰。雖然這次張大導試圖擺脫唯美,為這個淒美卻率真的愛情回歸原點,然而面對自已過去所拍的《我的父親母親》的比對底下,這一次的故事演繹和描寫上,又似乎太過平淡如水,加上算盤打錯而釀成的災難,就算再多的純愛和感情也大打節扣。

         近年來售賣青春純愛的電影似有復興之態,然而問題是裡頭的世界多為過去的社會﹣﹣﹣《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發生於八十年代的日本,《歲月神偷》發生於七十年代的香港,而《山楂樹之戀》則發生在文革時期的中國。三者對於情的著墨點其實不盡相同,卻是帶出情最動容的一面,也許是對於現在的世界的不安定感提出了迴響﹣﹣﹣當AV可隨手在網路任播,而情人親熱合照也能隨心發佈的世代,由拖手到分手也私空見慣的時候,「良心」和「率真」在這個世界似乎又相當遙不可及。

 

而重要的是連身為導演的張藝謀也似乎於滾滾塵世中迷失,一連數套商業大製作財大氣粗的大片賣了甚麼,相信他自已也無法理解,衹流於服務式的堆砌。反而近十年來惟一值得欣賞的,就衹有重回原點的《千里走單騎》,高倉健那種內歛的張力,成功的把那種盡在不言的愛子情切聚焦,釀化成最後的催淚位,那種結構和捕觸情感的能力,本來就是張大導的獨門武器,而這種能力也大多時和大製作的要求背道而馳。

 

而這種對於舊日社會的簡單而真緻的情意表達, 要如何的提昇張力放在《山》片之中,對於張大導來說,以過去《我的父親母親》的表現來就,基本上是得心應手的,而且從電影的編排來說,他本人也基本早有定案﹣﹣﹣﹣試圖凝聚張力於最後一刻,訴說一個最純真的戀愛教事,然而鋪排和剪接的錯,卻使得結果事倍功半。

 

同時,故事一方面想淡化文革時代的背景,卻怎也擺脫不了這時期對於小情人們的成長經歷和衍生的壓力,進一步的拖垮了整個故事的張力,就在這情況下,原來拍出二個多小時的故事再進行壓縮的話,顯然就成了一堆問號﹣﹣﹣﹣在毫無懸念和平鋪直敘的情況下,故事僅五分鐘,大家一下子就知道了兩情相悅的事實,進後把拍拖的戲份佔去餘下的75%﹣﹣﹣﹣更重要的是所有的感情戲上基本上構圖平淡,省去配樂,也自然的表現出來的是直接而謹慎。那麼做的目的,本來用是為了表達鋪排最後的情節而故事收歛,然而當剪接的部份出現了落差而顯得鬆散的時候,這種用心反倒成了一個罩門。

 

而作為一套採用青春新面孔的電影,原本對於主角的表現的要求基本上是除了自然不造作外就不必再多的挑剔,然而在如此的軸心鋪排下,是需要對演員的個人能力是有必要的提高和駕馭,更重要的是作為軸心的靜秋本身那種因受家庭補景的壓力而生的不安沉鬱又而多愁善感的個性,是需要更多內心的刻劃去貫連起整套電影,然而除了作為入世未深小女生的懵懂無知,以及戀愛中少女那種撒嬌的戲份表現稱心以外,周冬雨對這個人物的塑造有欠稜角,也造成了對於片的大體出現必然的缺憾﹣﹣﹣﹣要知道,當年章子怡於《我的父親母親》中,首次演繹那個勇敢去愛,卻又靦腆含蓄的鄉村少女一角的演繹得恰如其份,首尾連貫,甚至把男主角的必要性減弱(事實上他的存在感也真夠弱),加上當時狀態大勇,毫無顧忌的張藝謀的編排,整個故事即就如斯討好。可是在《山》片中即使兩名男女主角如何打情罵俏,在節約氣氛和本身強項而去說故事的話,明顯的還不是營造不出理想的化學作用。 

 

直到最後,在缺乏懸疑的情況下就鋪墊出男主角即將死亡事實,比起一般的絕症式愛情作品來說,篇幅和煽情的部份也就顯得相當的齷齪,甚至是到了突兀的地步,也再進一步的放大了之前那種平淡的佈局,卻不得要領的缺憾﹣﹣﹣除了之前那三至四分的張藝謀式唯美構圖回魂,去為結局的佈局催促和交代外,之前的那場「墮胎」的情節幾乎到了不知所云的地步……真的有必要出現和佔據了在那個位置,作為完場前的鋪墊?這除了是剪接再一次出錯誤以外,以及女主角的情緒和表現,甚至之前種種的愛情逸事流於表面,未能牽動整個結局以外,也實在再也想不通其他的可能性。

 

尤其當看見男主角在病塌上的彌留的那刻,面容卻真實的轉變為《28 Days Later》的角色以後,即使最多的感動和感觸,也必然大打節扣,甚至僅僅提昇氣氛,為最後的終點劃上草草收場的事實。總之,以一套本格派的純愛電影來說,不能說不感動,但說肯定不是最感動和俐落暢快的觸動,或者是最深刻和連綿醞釀的那個………至少說連《義海豪情》也一連數十集形造韓式的生離死別的煽情的情況下,情節和鋪排,營造出超凡脫俗的真緻淒美壓縮成一套電影的時間,肯定是這裡頭的成敗關鍵。

 

而答案,經已呼之欲出。

        

        也許有人說,八十後青年看不懂純愛,自然也看不懂這片,但說實在這是老一輩也太流於「自我感覺良好」而產生的扭曲和誤解,也必然的和新一代的想法和生活結構越行越遠的結果,然而可以說自由市場的優勢是如何反映現實,但更實在的,是本身張大導為了營造小說的篇幅和刻意不去修飾,終使得劇情太過磨蹭,最終因為時間的掌握錯誤而剪得支離破碎,也太多的流於表面而深刻不了的逸事,化不成對愛人那種最無微不止的保護和看顧,終成了這套電影最為美中不足的敗筆。

 

          現在大概衹能希望出導演剪接版本,又或是乾脆欣賞小說好了,反正這一套《山楂樹之樹》說來也實在太沒有張藝謀的神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