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楊郁 | 6th May 2011 | 聲跡樂藝, 文字片段 | (1654 Reads)


麥浚龍這些年來一直在造偏鋒的音樂,《Chapel of Dawn》擺明車馬玩黑暗、《Words of Silence》風格也是暗黑。到《Why》,玩「歪」,由周耀輝負責所有歌詞。其中〈從桃花源竟踩到地雷震〉歌名堆砌,表面上是為了符合歌名列表第10首歌要10隻字,但事實上也說明了歌曲的含意。

多用比喻的周耀輝,一直比較喜歡「評論」,比喻背後的意思多而且複雜,很難看清。王菀之的旋律雖然慢,但音與音很密,而且段與段之間變化很大。配上擅用電子編曲的何秉舜,更加把這種連綿不斷發揮得很好。用來訴說Juno與周耀輝帶點偏鋒的歌詞最適合。

「桃花源」,有讀過中文課文的,都應知道是出自陶淵明的《桃花源記》,一個美好的天堂,但一跟現實社會不符,二可能是虛構。放到歌中,也可以說是一個理想社會。但是為甚麼會「踩到地雷震」?或許可以說,「桃花源」是希望身處一個理想世界、保有理想,但最後發現原來不是這一回事,就像「踩到地雷震」般,希望破滅。


從桃花源竟踩到地雷震

作曲:王菀之
作詞:周耀輝
編曲:何秉舜
監製:王雙駿


沒法為你慢慢唸詩 讓我誦唱大家認識的人 怎樣喪生
沒法為你慢慢畫畫 讓我誦唱蒼白極的人 拿起了黑色的燈

首段所表達的是一種沉靜的氣氛,歌詞裡的「誦唱」則是這氣氛下所說的故事。不論「唸詩」還是「畫畫」也只是襯托,代表需要直接表白。

「大家認識的人」並不一定指特定一個人,可以是借此表示身邊的人,甚至是熟悉的自己;同樣「喪生」不一定是肉體的死亡,可以是心死。

之後「蒼白」「黑色」是一個對比,當「蒼白極的人 拿起了黑色的燈」即是說明之前「喪生」的人放棄了自己的理念,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


要桃花的吻 為了桃花的呼吸
走遍異國異國 如遊魂越行越遠 可有途人能行近

「要桃花的吻 為了桃花的呼吸」可以說是一種對美好事物的渴求,因此四處尋覓。連對前段,就是指為著理念四處走的意思。

可是,結果是漫無目的去到異國,卻「如遊魂越行越遠」,與世界越走越遠。「可有途人能行近」指四周的人不再走近,代表跟普通人慢慢不同。


紅塵無限轉 願望做鬧市的詩人
竟踩到地雷震 竟踩著哀傷一次次發生
當快樂源頭無限遠 願望在鬧市中謀殺再哭泣
當這顆心 那顆心碎 末了只得一片雲 漸暗

「紅塵無限轉」自然表示過了多年,「詩人」可以表示那一種與普通人不同的、有理想的人(陶淵明),而身處的卻是與詩人有著對比的「鬧市」「願望做鬧市的詩人」是理想,但卻遇上挫折,而這種挫折大得把自己(的理想)炸得粉碎,正是「地雷震」的意思。

「哀傷一次次發生」可說明這一種挫折不只一次,也可能說不只自己發生,身邊的人都出現這種挫折。

「當快樂源頭無限遠」同樣借指理想幻滅,得到快樂的可能性也越來越小。既然理想破滅,整個人就瘋狂起來,「願望在鬧市中謀殺再哭泣」,做些跟自己理想不符的事(謀殺)卻為此而「哭泣」,可說是對理想的殘餘戀棧。

「當這顆心 那顆心碎」指世間的理想破滅;「末了只得一片雲 漸暗」指世界因為再不是桃花源而變得黑暗起來。


他要桃花的吻 為了桃花的呼吸
走遍異國異國 如靈魂在無覓處 可有途人能證實


「他要桃花的吻」深化前段,表明主角是「他」──開首誦唱的人。「走遍異國異國」繼續指在漫長的尋找當中,「如靈魂在無覓處 可有途人能證實」則指他失去自己,甚至身邊的人都沒法幫助他尋找。


紅塵無限轉 願望做鬧市的詩人
竟踩到地雷震 竟踩著哀傷一次次發生
當快樂源頭無限遠 願望在鬧市中謀殺再哭泣
當這顆心 那顆心碎 末了只得一個聲音唱著全部秘密

末句的「一個聲音」或許是說歌者、或許是說某個看清大勢的人,他在世間的理想破滅之後「唱著全部秘密」,指的是持有理想的人已經消失。而訴說這秘密的他「只得一個」,是孤獨的人。


帶著紅塵無限轉 願望做鬧市的詩人
竟踩到地雷震 竟踩著哀傷一個個犧牲
當快樂源頭無限遠 願望在鬧市中謀殺再哭泣
當這顆心 那顆心碎 末了只得一個人

末段「竟踩著哀傷一個個犧牲」是之前「竟踩著哀傷一次次發生」的深化,保有理想的人都完全犧牲了,即是這種理想破滅的人遇到挫折而不能復原。

結果,一切又歸於沉靜。「當這顆心 那顆心碎 末了只得一個人」,說的是在這個社會中,最後還是只得一個人孤獨下去。

到最末,隱藏的聲音帶出來,接連的「多快樂」就是一種跟音樂的反差,似是對桃花源的希冀,也似是看清世界的失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