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楊郁 | 3rd Sep 2011 | 聲跡樂藝 | (950 Reads)


去年的時候曾想過撰文比較田馥甄的《To Hebe》與郭書瑤的《Honey》,要比的當然不是水準,而是唱片的方向:前者是商業化了十年,累積足夠資本去開發自己喜歡的音樂的表表者;後者則是商 業化到極緻而基本沒有自己的樣本。結果在主流與模仿偶像王菲的特色融合下,Hebe堪稱去年華語樂壇的一股清泉。一年後,Hebe找來了一眾極有才華的創 作團隊,打造了《My Love》,意圖把一種特色推向高峰。

於是去年因事擱置的文章又像能夠循環再用──至少有些話一年後也能這樣說下去。

《To Hebe》是一張極出色的個人發展作,因為它替Hebe在一定的資本上再添上一點不一樣,比如非主流K歌的〈Love?〉先聲奪人,讓人回想起王菲,再加上其實沒走出台式商業化的〈寂寞寂寞就好〉等歌,甚麼方面也兼顧了,大獲全勝。這次《My Love》找來陳珊妮、張懸、陳綺貞、吳青峰,基本是台灣最紅的偏獨立唱作人團隊,也是主流+非主流的方向。

只是這個方向不是所有唱作人也能handle,何況是風格不一的他們?(陳奕迅《上五樓的快活》同一問題)

唱作人的出彩在於他們能唱出自己心中所想,把完整的感情賦予曲詞,這非交給別人可以實現。尤其是偏獨立的非主流音樂人──於是周杰倫可以替很多人寫出上口且流行的歌曲。其他人呢?陳珊妮寫的〈烏托邦〉明顯想要延續《I Love You, John》的格調,但力度顯然不夠,而且有點兩頭不到岸的感覺──直接造〈To Hebe〉或許沒驚喜但整體更好。

張懸的〈請給我好一點的情敵〉擁有同樣問題:力度不夠(拋開歌詞的話)。張懸的風格在,但若是她寫給自己肯定會再加重編曲與及調調──Hebe的嗓音比較高,低音不合,也自然帶點浪費。結果是融合李格弟的歌詞後,不夠虐待與扭曲(當然可說輕格調地唱更扭曲)。

至於〈影子的影子〉可說是陳綺貞處理得比較好──經驗,與及陳老師其實也蠻抓得緊聽眾口味。不過更多可以說樊哲忠對兩者的編曲有落差──陳老師的曲其實可以造得好主流,而張懸的不行。

青峰的〈妳〉明顯是替人作嫁衣裳的經驗更足的結果,他可以製造好多不同風格的旋律讓不同的人套用上去,這次也是從旋律中看到青峰向來的特色,但更多是靠著編曲去決定Hebe。結果這是四人當中最為出彩的一首。

撇去這些唱作人,〈My Love〉盪漾的兜兜轉轉、〈魔鬼中的天使〉與〈無事生非〉主流中帶呢喃式餘韻,倒也承接了《To Hebe》的水準。於是,把那四人請來是否有點無謂?(事實上是為了撮合李格弟與她們?)

事實上,若果讓他們完完全全自由發揮,也許專輯風格不連貫,但水準倒不用太過疑慮,反正Hebe對歌曲的駕馭並不差。而現在,也能看出對於Hebe這種風格不是以自由跳脫看待,反而是一種商業風格──既與別不同,又不得失別人。這是壞事嗎?不是。只是若有Hebe的經驗與資本,你相信瑤瑤能造出同樣水準的音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