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楊郁 | 26th Dec 2011 | 聲跡樂藝 | (354 Reads)


有點忘了魏如萱的聲音,在聖誕中找來《不允許哭泣的場合》,嗯,很喜歡,就像吸食了大麻般停不下來。不需要太多前言後語,直接投入她的世界。

一遍古式荷里活配樂的〈溶話〉完美表達了夢幻感,也就是娃娃嗓音最讓人沉醉的一部分,歌曲的快慢運行恰到好處。回到現實,由韓立康主理、跳脫卻仍舊電影感出眾的〈三個字〉,完全從前一首歌曲變異。談混亂的關係──娃娃帶刺的歌詞也是她的優點。

另一種風格,〈一時〉竟滿是王菀之感覺,雖稍嫌未夠膩卻也是不錯的過渡。〈脫光光〉則沉醉在迷幻裡,歌詞不需要多,連繫著編曲與嗓音就這樣游走於音樂之中也就夠了。

跳過張翰中寫的〈抽屜〉、美妙的弦樂合奏後,接連著〈隕石〉──驚艷地直插心坎,不論是從Intro引入的編曲,至娃娃呼出聲音,還是副歌的爆發,完完全全的華麗。陳建騏與徐千秀聯手打造了站在頂峰的娃娃,差不多沒有瑕疵的演繹,那股張力儼然衝破耳機直穿進來,蔓延四周。

沉澱膩化的〈勾引〉找來夏宇(李格弟)合作,繼續連繫著自虐感──也就是夏宇擅長的風格,烙在非主流的歌手身上最自然不過,而娃娃繼續她那燦爛的表演。然後,沉靜的〈晚安晚安〉,想不到之前那麼激烈的娃娃又突然溫馴起來,落差的設定卻不突兀,即使她的聲線總是不夠溫柔,但在身邊也會融化。與雷光夏合作的〈我們〉融和了「人」的味道,讓大家感受到各自的存在,而非單獨娃娃一人,大提琴的配樂把時間暫緩下來,好好感受。

稍稍回歸了主流式的兩首:〈飛鳥〉有點淡然、〈吼呦〉玩味,卻繼續把娃娃嗓音的極緻拉到最盡。最後〈嗚〉由娃娃首次編曲,間隔的鋼琴當然仍有進步空間,卻又一如歌曲的情感般,感情似斷未斷之間卻終究沒有傾瀉下來,戛然而止。

流轉著不同的風格,卻一如地麻醉聽眾。想起王菲。也許很多囈語式的女歌手也走不出王菲的影子,一如Hebe那般,娃娃也是。只是《不允許哭泣的場合》表現出來的除了身邊人的打造,還是有魏如萱的格局,這是唱作人跟演繹者最根本的分別,也因此整張唱片也許是本年度的最佳華語之一。嗯,在沒有不允許滲入主觀情感的場合下,中毒的我只能說,很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