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楊郁 | 24th Feb 2012 | 文字片段, 鏡花水月 | (474 Reads)


我自覺地稱自己為「外人」,不是指自己跟當事人無關,而是因為香港人的身分,並沒有經歷過十三年前新概念大賽,以至韓寒成名的那段日子,對於當時媒體或是公眾怎麼評價甚至打造這位八十後作家不甚清楚,理論上我該沒有根本上受韓寒的影響。而知道韓寒是香港傳媒數年前有意思地表示「八十後作家」,因此對韓寒、郭敬明以至笛安等人有認識,此後也買了
韓寒《三重門》、《零下一度》等書。

說在前頭,我是認為韓寒沒有代筆的,而這更多是在看過書本後的一個結論,有甚麼證據嗎?較多是自由心證吧。而我是比較信奉質疑需要人證或物證的說法,因此就算倒韓派提出了一萬個疑點,沒有確切證據的話,於我還是不算甚麼。這大概近乎宗教式的信奉,但其實不論挺韓或倒韓也走不出這死胡同: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

當然有人會說,膺品可以鑑定、古文可以考據,這些東西不用找出代筆者/偽造者才能證明,比如胡適的《〈紅樓夢〉考證》。對此,我個人認為對古物的考證,能找到最合理就行了,沒有人能以更合理的論據作反駁的話,也就有了結論。只是即使最合理也不代表就是事實,因為你只能盡最大所能還原事實,卻永遠不可能100%重組事實。

撇開考據外,更重要是現在有很多還會發聲的相關人士在反駁,除了上帝外大抵沒有人能證實這些人全是假話──尤其是對於十多年前的事,要求一個人的記憶完全清楚根本是扯談,更不可能數人擁有同樣清晰且互相配合的記憶,結果會引發許多不合理。

這是我認為這次爭論糾纏於常理的主因。

對於這次事件可能理解不深,引發大量質疑的沒記錯該是原起麥田先生,然後經方舟子老師的大量文本分析,結果發現許多不合常理的地方。對很多人來說,這些不合常理的疑問會引發代筆的認定,但這些質疑是否只指向一個「代筆」的解釋?即是證據鏈的形成。或者是,有沒有意有所指地表示這些問題跟代筆有關。

有很多質疑可以有多種解釋,比如裝逼、真的忘記了、靈光一閃、當事人說謊、證據是偽造的,可能性大與不大其實不在於每個人的評價(同一種問題不同人有不同解釋),要知道疑人偷斧是正常的事、三人成虎也常常體現出來,最重要的其實還是:能否說服自己。

質疑韓寒代筆的提出了許多證據,甚至找來了韓寒的視頻、文章來解讀,我無意評論質疑的方式,也認為公眾人物沒辦法地總要承受這樣的質疑。這些疑問當中,有些許說得上是韓寒「硬傷」的質疑,像新概念大賽複賽考的時間問題,也有些讓人哭笑不得,如高中生怎麼能上課睡覺……於我看來,這些質疑大部分都是像後者般的來源,訴諸疑問,連結常識。結果是沒經歷過的人會認同不合理,有相似經歷的嗤之以鼻。剩下就是還沒解釋的不合理質疑了。

這代表甚麼嗎?

不如反過來問:如果有代筆,完全合理嗎?

首先是誰替韓寒代筆,為甚麼不親自出來而十多年來一直肯躲到背後?

如果是韓父韓仁均,證據是《求醫》、《三重門》等篇評有重重七十年代色彩,以至不符韓寒年齡水平,但他是怎麼於《三重門》寫出九十年代高中生的情感與關係,以至他們所了解的笑話?

如果韓寒有團隊,他們何以選擇七科不合格的韓寒?只為營造一個不依常規路線的天才?那既然韓寒是不可無術、不懂文學的草包,那如何替他包裝十三年而不露馬腳?

同樣的是新概念大賽為何要作弊下找韓寒,賭博不會太大嗎?一等獎是可以進大學的,得獎與否牽連很大。

要知道在這十三年來,韓寒一直面對公眾而一直沒受代筆的質疑,要知道麥田先生開始所質疑的、所拿出來的論據並沒有太大說服力,而且在博文數據上引用錯誤,即是開始的質疑並不是建基於韓寒的「問題」,差不多所有不合理都方舟子是後來從文本分析下,加上網友的搜索而暴露的。

以上的問題,其實不論挺韓與倒韓的都可以合理地回答,一如大部分質疑雙方也可以合理解釋一樣。有人說韓方許多人以「裝逼」、「忘了」去解釋實在牽強,卻始終否定不了這樣的可能性。一如韓寒拿出手稿,大家再去質疑是否謄抄、為甚麼這麼乾淨,何嘗不是以這種合理性去解答?

韓寒與韓父拿出了許多證據去合理地反駁質疑,結果卻讓人合理地質疑新的證據,這是因為把一個人或一件事擺於放大鏡下誰也有漏洞,因為「合理」的範圍過於廣泛,誰都能想到一套說詞,如果沒有鐵證的話,也只能繼續這樣走下去。於是,韓寒一開始會選擇拿證據回應其實蠻愚蠢,而倒韓一邊的話語權與動員力量也足以去尋找更多的不合常理。

《南方周末》出了專題報導,設想去還原韓寒的少年生活,如果全是事實的話,當中反駁了許多韓寒自己於文章或訪問中言明的事。有人去質疑文章動機、有人去質疑內文,但對於韓寒其人,還是一個值得參考的「還原」。在這當中,韓寒作為一位會裝逼或說謊的年輕人也在常理之中──常理可以解釋大部分東西,但不能解釋的東西其實亦多,尤其是常理的出現只存在於尋常生活,難以理解不走尋常路的人。既然這樣,或者該去想一個問題:就算所有問題的合理解釋都指向同一個結果,你會否相信在99%概率外還存在於1%的例外?

不論挺韓或倒韓,相信「例外」其實可解決不少偏執,何況現階段的事實並不是如此極端,且不是以常理能解釋一切?

[1]

你好,單純路過看見這篇,覺得兩方舉出的論據有點古怪——

>如果是韓父韓仁均,證據是《求醫》、《三重門》等篇評有重重七十年代色彩,以至不符韓寒年齡水平,但他是怎麼於《三重門》寫出九十年代高中生的情感與關係,以至他們所了解的笑話?
這並不合理。依照方舟子的論據,一個人需要經歷過一個年代,才能寫出該個年代的作品,但這不合理;試想,沒經歷過大學的作家,可以寫出青蔥歲月的事蹟;沒去過外國的旅遊作家,在大部分時間之下都是透過旅遊書和查證,先將當地的旅遊風光落稿,在收到稿費以後才真正出外查訪,修正書內的問題和形容;同樣地,沒經歷過奇幻歷程、科幻年代、未來的作家,一樣可以寫出未來風味濃厚的作品,如埃西莫夫之流,這種所謂推論根本上就不合理。

至於說作家抄襲之說,我並沒有理解過韓寒和方舟子兩方的詳細論據,但我想根本就無從證明。文風可以因為一時意興而不同,立場不通順可以是忘記,而實際上除了親眼目睹韓寒撰寫文章、又或者是有實際證據支持韓寒非代筆作家外,根本沒有證據說明兩方的論點。這就只會成為另一個辯到永無止境,誰說誰都有理的辯論而已。

Altia
[引用] | 作者 Altia | 24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Altia
Altia :

你好,單純路過看見這篇,覺得兩方舉出的論據有點古怪——
>如果是韓父韓仁均,證據是《求醫》、《三重門》等篇評有重重七十年代色彩,以至不符韓寒年齡水平,但他是怎麼於《三重門》寫出九十年代高中生的情感與關係,以至他們所了解的笑話?
這並不合理。依照方舟子的論據,一個人需要經歷過一個年代,才能寫出該個年代的作品,但這不合理;試...


因為這篇有貼於內地,所以行文故意「客觀」化

老實說,就如韓寒回應:吳承恩到過西天取經嗎?
拿文章去驗證作者生活本身就是白痴論述,一如說三重門是高中生活,理應忘碌,不可能上課睡覺,所以是大學生代筆一樣,弱爆了
不過慘在有人會信這樣的質疑

這樣的質疑遠沒法自證事實,所以才有很多人說韓寒該站出來寫文章之類的,不是證明自己沒代筆,是自證才華

楊郁
[引用] | 作者 楊郁 | 25th Feb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3]

我也看過很多雙方提出的論點。我不相信韓寒。我沒有真憑實據。寫作上,某程度上的代筆及抄襲是存在的,很多作家也大方承認。韓寒是沒有能力寫三重門的,這幾乎是肯定的。


[引用] | 作者 Cream | 15th Jul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Cream
Cream :

我也看過很多雙方提出的論點。我不相信韓寒。我沒有真憑實據。寫作上,某程度上的代筆及抄襲是存在的,很多作家也大方承認。韓寒是沒有能力寫三重門的,這幾乎是肯定的。



不認同XDDD
《三重門》明顯是年青人著力模仿錢鍾書風格的作品,需要很高能力嗎?我不這麼認為。而事實上,從作品風格至電影風格,韓寒這種戲謔模式一直延續。

楊郁
[引用] | 作者 楊郁 | 19th Oct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