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研碩 | 2nd Jul 2012 | 體育時期 | (250 Reads)
Picture
曾幾何時,巴西在世界球壇能被稱為翹楚,是因為他們的腳下的控制力量,足以將對方玩弄於股掌之間,更重要的是每個位置也具備如此的素質,創造了球的流動的流暢性發揮至精彩絕倫;七十年代荷蘭的全能足球提倡的是人的流動,每個人也具備了踢每個位置的自由性,將人的流動性發揮得無語倫比;意大利於八十年代將防守反擊這個戰術演譯絲絲入扣,發揮了閃擊戰術的無比威力;而德國於八十至九十年代的的興盛,正是把用球組織提升到極為理性的系統,將球場結構發揮得何其嚴謹。

該怎麼說現在的西班牙?一支能夠結合了無數優點的球隊,真正意義上足球界上拿破崙和法蘭西第一帝國-----這一年歐洲國家杯,背後應該定義為「第三次反拉瑪西亞同盟」。

 

Tiki-Taka給予巴塞隆拿和西班牙的,不是一種戰術,而是一套體足球革命,而它其實的原來正是遊戲機中那種亮麗的足球,但現實上要設計出來,卻非一個想法就行。

設計一套一整套系統,往往需要的是長期的訓練,如果是拉瑪西亞是個軍事訓練營的話,它一定是海豹突擊隊,如果是一個集團,它會會是第七艦隊。當大家以為西班牙缺乏霸氣之時,他們正好用以行動表現他們的力量。

嚴謹如德國人也無法一整套計劃完美執行Tiki-Taka的底氣控制對意大利的戰局,成了敗仗的致命傷。更重要的是普蘭迪利將意大利從縮後防守的思維走了出來,沒有翼鋒,缺乏禁區殺手,還是將一整個中場壓迫力加強,加強了派路在後方的空間和時間創造致命組織,也可進攻作為減輕後防壓力的手段,為這一支防守力不足的意大利提昇了個檔次。

戰術上可創,但本質上還是力有不逮,普蘭迪利的戰術還是己把這支球隊的本質改變,然而人員的水準上還是尚欠完整﹣﹣﹣﹣巴諾迪利處理的樣皮球的智力和成熟度還有大量空間,卡斯辛奴病後還能保持勇態已經不俗,蒙杜利禾怕硬欺軟,無力打硬仗成了隱形人的典型進攻中場,甚至後防整體無論比起08年歐國杯,甚至是06年世界杯都是差了個層次。

再者,回顧對上西班牙的幾支球隊中,就僅僅只有10年的荷蘭,甚至或者是摩連奴手下執教車路士和真正死守的國米,甚至現在皇馬的高速率防反發揮了一定的作用。至少當時兩翼能夠發揮防守反擊的衝突力和速度,縱使當日荷蘭當中兩翼能夠產生極強威脅還是有限,但至少能把球隊中後防放心的壓縮,兩翼成為了一個強力的彈射裝置。然而意大利不同,他們缺乏翼鋒,意大利往往將鋒翼球員改造成邊衛,阿巴迪正是這樣的一個人物,巴沙列堤的速度很好,但他們上前往往也造成了後防的空間大開,成了西班牙流動時時的巨大空間。

而另一個問題,是中場的無力感,對於西班牙的強悍而言,中場早己預料難以組織起來,而相反卻在防守方面,中場更是無力肩起派路保衛隊的責任,當派路越退越後的時候,也代表了控制中前場的組織縱深越遠。縱使這以為是為派路提供長傳更多的空間,卻發現中場無法在支援和拉開上作出功能,甚至在本方二十碼內仍可被人貼身緊盯,這一點成為了意大利最後連防反也展不開來的致命傷,雖然在下半場一度出現曙光,卻因泰亞高.莫達的一傷而改變了整個戰場情況......

更不要說是基亞連尼的腳傷(甚至乎連失的第一球,說到底也見不得他的腳有多好),還是泰亞高.莫達的傷更加致命,原來他是這個一個能傳,能射,能守的人用來代替能攻軟守的蒙杜利禾,起碼是補強了中強的連防能力,同時也正好替派路分擔原來的重擔,連同巴諾迪利和卡斯辛奴化為邊翼,為迪拿達利提供一擊必殺的機會。然而這一傷出,正好叫意大利全線崩潰,三前線沒了支援成了孤軍,中場人腳破了缺口,後防表現輸了很多,但其實還是是交足了功課,至少對巴沙列堤上半場的連番上前突襲,和卡斯辛奴的兩番怒射,已是這支疲兵本來應有的亮點。


然而所謂時也命也,意大利連番緊密作戰,正好使傷患加速原來的人腳不足的問題,成為這一場連連損兵,最終師疲價敗。當全世界以為之前的那一場小組初戰可望重演之時,也大體不過西班牙磨合不足也未盡全力,而意大利新陣和新思維也叫人意外,正好為這決決戰大家帶來夢幻憧景。然而真相是這支球隊所謂的真正後備當中可用之兵除了迪亞文迪以外諾斯蘭奴外,黑人後衛奧邦高,原子螞蟻基奧雲高,惟一邊鋒的基亞卓連尼和羅馬新銳波連尼還不足以建立在戰術體系內,成為這支意大利的可靠力量之時,打敗德國也幾乎成了強弩之末。


再說西班牙的戰術也再無意義,無論如何攻守的整體靈敏度使得人和球的流動拉至遊戲程式化的水準,面對這樣的球隊,意大利的防線整體能力比起萄萄牙還更形惡劣,扣除第一球不排除基亞連尼的本身已有傷患以外令到包抄出現問題,法比加斯在前線的冷靜和視野使得這個九號半為這個強勢中強建立加前線陣地,甚至是艾巴搖動一轉化為托利斯式的衝刺形前鋒,一刀見血。反之巴諾迪利踢法緩慢,將意大利偏慢的特性放大,同時卻陷入持球型前鋒的陷阱中,即使作為進攻支點,但他卻無法將球處理得更具威脅(除了對德國那場揚威以外.....其餘時間也可看出他處理球的幼嫩),使得所謂的防守反擊陷於球不能動的或是進入死巷的危機之中。

無論如何,這場當成是對德國那場的交換身份吧,西班牙的組織使得意大利還突然發動一波攻勢的節奏也不行,然而當世界以為意大利不行,意大利人還是用戰術打出一場傑作。要說意大利人材不是凋零,比起整體更腦殘的英格蘭還是系統尚欠成熟的德國,意大利的整體還是發揮出戰他們戰術家的本領,將中場壓制能力發揮至極致,普蘭迪利的進攻戰術更令世界發現意大利人材的整體素質是如何被低估的同時,也認該要想想意大利的足球哲學了。

如果說哥迪奧拿當年不曾前進意大利踢球,也未必能為拉瑪西亞的戰略完整化。然而意大利近年人材的發展也越給戰術所限制,當一個不能產生像C朗的高機動形我全能前翼的時候,或是產生一些美斯那麼靈巧的邊鋒人材,即使有派路現在表現出超乎想像的組織能力,甚至出現一個能傳擅射的金童,但缺小了一名國際象棋中的象,又可如何完全發揮出立體的戰力來?

作為皇朝球隊,西班牙和巴塞隆拿的霸權按想法還能保持至少至這五至六年,要破這戰術真的暫時還沒有甚麼球隊可以做到(皇馬花了很多錢集齊人材方能做到),而另外的少數就是畢爾包這支巴斯克「國家」成功的學習了這套絕學.除了學習他們的戰略層面外,還需要厲害的戰術大師,現在惟一一個可破這個皇朝人叫摩連奴,而在這一年的歐國杯上,實際也是一場「第三次反拉瑪西亞同盟」,可普蘭迪利功敗垂成,但對意大利人來說還可以說這個一個前進。對德國來說,路維除了了解這個班底火喉未久,還得繼續等待葛斯和馬高萊斯長成,甚至是多蒙特的發展,方能建立真正的德國的Tiki-Taka。

而對英格蘭和鶴臣來說嘛,英格蘭人真的懂得戰術?(費格遜是蘇格蘭人!)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