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楊郁 | 21st Jul 2012 | 光影流動 | (303 Reads)


一切也是生活。

不過是生活的差異。

不論是湯唯的Anna還是玄彬的勛也是異於常人,他們脫離群眾(湯唯面對只顧著遺產分配的家人若即若離、放棄代表女生愛美天性/正常人的妝扮與衣服;勛在 車上選擇向同為亞裔的Anna借錢),同樣也不想被接近(Anna一直抗拒著勛;勛逃避著情人玉子),分別在於一個性格內向、一個玩世不恭。結果他們因性 格的極端走上晚秋下的同一軌跡。



湯唯的內歛是她一直以來出色的地方,不需要特別的對白說話,情感表達手到拿來。Anna的性格完全不需要銳利,因此她比一般韓星更適合,只需要在特定場合發洩。誰都能感受Anna於整套戲的壓抑,不論是在後花園逗貓的輕鬆、面對舊情人王征的借故責難,也是Anna這角色的人生縮影。把地點放在西雅圖,除了牽就中韓主角的相遇,也就是讓Anna的情感融進西雅圖的潮濕秋季,和前半段的出色OST當中。

玄彬在做戲,因為勛這角色需要很多面相,他只能做戲--或說是掩飾,精警的對白是替勛度身訂造。玩世不恭、食軟飯也需要潛質,正因為是他,才能借侍應訂位來引Anna說出名字。也因為這樣,Anna才能打開心扉。

於是,角色配合劇本,又回到兩者的重疊。



電影的安排有著得意的效果,Anna(湯唯)能內歛而勛(玄彬)不能,因此未能以母語交流使兩位主角只能侷促地一點一點累積情感。這本來是一切異國籍主角電影的界限,可是劇本的出色在前段已有兩人肉體上的接觸,加上勛的角色特質,沒有尷尬的摸索--最為微妙的是兩人最出色的交流是Anna以國語述說過去、勛只以「好」、「壞」應對:明明由角色直述劇情是最差劣的設定,卻因此有替兩人拉近情感的效果。同樣,於碰碰車中替男女配音也是非常突兀的橋段,但被幻想化的流動分擔了。

卻也是這兩段表現Anna不想回憶過去、勛不需要回憶過去。勛努力希望走進Anna的生活,卻發現被過去牽扯--自己被玉子牽繫,被嫁禍殺人;而Anna的過去使他在解穢餐與王征(真正的「過去」的核心)衝突。解穢餐的一段也是非母語交流的點睛,「你為甚麼用他的叉子,即使不是故意的也該道歉」,明顯的比喻。結果兩者同樣發洩後,真正努力面對一切--在轉車站的擁吻。

而當中隱藏於甚麼。

因為晚秋不是結局,緊接過來的是肅殺冬天,也就是未知的未來。

一切也回歸生活之中。

(電影的缺點蠻多的,比如強行牽就主角而移駕美國,美國人的出現顯然突兀──最過分的是玉子的西人丈夫,而這條嫁禍劇情也很牽強。事實上這種為情人而私奔情節,該是1960年代版本才適合吧……而且中後段無故減少了OST,也令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