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研碩 | 27th Nov 2012 | 光影流動 | (263 Reads)

 

李安予人印象深刻的,是為輕描淡寫而不煽情,卻總能刻畫出人生之間的複雜情感,不論是代表了華文地區文化的代表作《囍宴》,還是荷里活成績靡然的《斷背山》,甚至改編自張愛玲的《色戒》,每每能將小說的氣氛和張力融入於電影語言之中,而又不固步墨守,且善以不慍火的影像節奏,細緻的演繹文字背後角色間的矛盾掙扎,無疑是為李安導演的個人魅力。

這一次李安挑上了加拿大作家Yann Martel的同名小說作品《少年Pi奇幻漂流》。如何在駕馭奇幻這個元素上刻畫出原著小說的神采?當中如何演繹故事,而又如何在文藝從商業之間的平衡,甚至是到娛樂到文藝之間的共融,如何給予整套電影的更高的可觀性。

無論在畫面的營造,故事的張力,氣氛的調節和刻畫原著小說中的饒益深思的意義上,《少年Pi奇幻漂流》肯定的十分精彩。

 

看罷《少年Pi》,第一聯想是丹尼.保爾的《127小時》。

相同的地方,在於如何在一個密室中壓縮故事的人物最小化,而又將角色的心理層次最大化。故事角色的本身特點就得在電影開首的時間快速而直接的刻畫出來,否則就會在電影中段形成了一種強勁的拉扯,既無法肯定主角的形態,也無助鞏固故事中段的結構組織。甚至草率的處理,即會會本末倒置變成無關痛癢的視覺特技秀。

但反過來在《少奇Pi》中的其他元素,正好給予主角在於情節之間的處理上更有彈性,除卻老虎之外之外另一個重要的「主角」-------大海,無論對於製作人員,甚至導演來說也會是一件難以駕馭的元素。如何將大海成為一幅畫布?甚至是成功電影中的一個「角色」而非單純的背景,李安這一次所成功駕馭的,早己超出了控制電影故事的層面。

不論是虛鏡如幻,美麗而寂靜的大海,還是時而幻麗而壯觀的魚群,甚至是洶湧無情的大自然,在引導Pi的同時,也將Pi內心情感從內而外擴張於畫面之上,引領觀眾的情緒融入Pi的心境。甚至在暴風雨之中Pi的那種幾近狂喜的情緒,將故事開首對於Pi對於宗教的熱枕,換成一種對天地主宰提出質問的控訴重新交織,嚴謹而又豐富的對於原著小說的透析躍形於神的功力。

也許從原著小說中早就知道故事內容,因而對於如何演繹也多少感到好奇,不少影評中對於這個從奇幻回歸到現實的處理也得到良好的意見。事實上,無論是把3D視為一種手段,還是當中努力營造的奇幻特技,也無不似乎在牽動觀眾的感覺,而一旦完全投入電影中美麗視覺和酣暢淋漓奇幻經歷,然後在主角精彩絕倫的演繹下,那一段毫無特技,卻又簡單如斯的鏡頭,卻真正的滿載著所有的特技,完全的從感觀走向精神的層面,不以聲效和光影所結構的氣氛,猛然喚醒的強烈震憾,非不但不減小說的魅力,而是更真實地表現出小說的氣質和意念,並給予觀眾離開時精神上的另一道盛饌,重新審視著人生的種種磨難中所依然所抱持著的希望和勇氣。(雖然倒過來說,這也許一種種自欺欺人,是一種純粹為著逃避而生的幻想,然而這樣劇情也許會就變成《天與地》......)


P.S.在觀看內地的影評時,的確有一句話使人忍俊不禁,而又語帶相關。節錄如下:在《断背山》上,李安让一句话成为世界流行语: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在《少年pi》中,这句话可以换成: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孟加拉虎。


而筆者的下款是:人總在無止盡的狹室中,總會面對著兇殘而恐怖的理查.柏加,理查•帕克或許是無法馴服的﹐但在上帝的旨意下﹐他可以得到訓練。

 

(末記:唉.....眼下世界太多自由的新媒體平台出現, 也太多像我這類半桶水充行家的寫手,已不知道何謂真正的「獨立傳媒」,又有多少個「自主讀者」,有時說提筆的感覺,著實更多就是不多想混趟水.......但幸好自已人微言輕,也就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