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楊郁 | 14th Feb 2013 | 光影流動 | (2332 Reads)



從電影開始筆者已一直在問:周星馳到底想拍甚麼電影?

即使星爺一直是以喜劇演員示人,但自他參與執導《國產凌凌漆》開始,角色的悲劇元素從不缺小,不論凌凌漆、零零發、史提芬周等等,總會經歷一片艱苦。而在獨自執導《少林足球》以後,這種窮苦小人物的形象更加突出。也別提劉鎮偉當年使他紅遍大中華地區的經典愛情悲喜劇《西遊記》是怎麼賺人熱淚了。當然可以說悲劇與喜劇只是一線之差,但無論如何,星爺顯然不甘於無厘頭搞笑。

這次的《西遊‧降魔篇》在營造氣氛上也甚為出色,開首於漁村與魚妖對抗、豬妖誘殺兩道士也確實有著驚慄片的氣氛,甚至沒有替死亡的映像設底線:象徵和諧的長生一家最後沒有從魚妖來襲中生還,明顯跳脫了喜劇的層面──即使中間有笑位,人物的悲慘與死亡卻是嚴肅(對比《月光寶盒》中,官兵搞笑地互插而死更顯分別)。事實上,電影以玄奘歷險領悟大愛小愛作主題牽引故事,架構上還算出色,而不論收復魚妖、高家莊大戰豬妖與及最後眾人與孫悟空的決戰,並沒有過多滲入笑點,也是偏向正劇。這大抵是把《功夫》描繪斧頭幫與豬籠城寨、《長江7 號》周鐵父子生活的嚴肅畫面再次拋出來。

於是星爺的確不是想拍喜劇。



當然「星爺=笑=喜劇」的標籤沒可能拿走,而星爺自己對於商業與及自身的價值也了然於胸,因此自我複製當然少不免,這也是大家不希望被剝奪的權利。從問玄奘「你有冇死過老公」到周秀娜、舒淇、文章錯摸跳舞;空虛公子與阿嬸的互動到孫悟空胡混玄奘,那種周式無厘頭還是吸引了所有看周星馳電影成長的人。而星爺的功力似乎足夠讓他把笑點加進正劇中而不突兀。

至於畫面的營造與及特技的發揮,在現在的華語片裡真正能駕馭這些東西的導演真的不多,星爺在這方面得益於能多年籌備與後製,加上在《功夫》與《長江7號》的試驗,也是中上水平了(當然,與《功夫》一樣,也有四出參考,筆者也不打算評論有沒有抄襲《大白鯊》與《阿修羅之怒》)。而各演員除了文章與舒淇,多以客串形式出現,這貫徹了星爺風格──主線簡單、支線頗多,總會讓人覺得不太嚴謹。也因此各演員尚算水準演出,卻真的是被周星馳牽著走。

只是最不能跳脫出來的,可能不是周星馳自己,而是劉鎮偉的形像。

嘮叨的玄奘、主題曲《一生最愛》、孫悟空出場時的背景音樂、愛你一萬年、《功夫》式特技與必殺技(劉鎮偉為監製),自我複製之處哪有少?當然周星馳並沒有掩飾這種自我複製。而事實上不論星爺怎麼說《西遊‧降魔篇》是新故事、與前作沒有關係,可是沒有劉鎮偉替孫悟空(周星馳/至尊寶)製造了愛情故事,也不可能有這次的《西遊‧降魔篇》。

從孫悟空領悟「生亦何哀、死亦何苦」,到唐三藏領悟「小愛存於大愛裡面」,其實一點也不周星馳。



但星爺是想去談大愛與小愛、談道理嗎?其實就像《功夫》般,於最後時刻以最簡單的場面去製造結局,動作場面不多也不長,亦沒有真正去談道理,卻能讓觀眾了解他想說甚麼。這才是現在的星爺天才的地方。

更玩味的是,唐僧的愛情故事、執著於大愛與小愛的取捨,早在劉鎮偉《情癲大聖》出現了,甚至是女方自製場景妄圖與唐僧在一起也是一樣。這是巧合,還是星爺有意把菩提老祖複製一次?不知道,但顯然星爺在細節的製造,與及把特技、喜劇與及道理的融合上,比《情癲大聖》出色多了。

可能星爺有意做一次菩提老祖而已。

也因此,筆者就不吐槽舒淇佔太多近鏡了……



延伸閱讀:
《西遊記第壹佰零壹回之月光寶盒》--經典的喜劇鋪陳
《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經典的悲劇結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