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研碩 | 23rd Mar 2013 | 藝廊迷彩 | (324 Reads)

Picture

安迪華荷的普普藝術,充斥著一種是消費著消費主義的商業創作,這個以審視消費主義界線卻又成就消費藝術的設計創作,既跳脫了純藝術本身那模糊而抽像的思考,亦跳脫出傳統設計中為市場解決問題的方向,無非是成為更個人自我思想主義的個人品牌商業設計,將自已明星化成為商品,將藝術兩個字的界限引伸到自身, 窺視著外人對於名人身份去探討藝術。

 

 

藝術不應該高高在上,同時對於藝術品和欣賞者之間的溝通亦甚為重要,欣賞者如何從藝術品身上找尋藝術家的思路探索和不同媒體下致力研磨技術,這往往對於藝術文化的真正落地生根,更甚於如何產生出一個藝術家。

香港傳統以來對於藝術和視覺文化賞析根基並不深厚,甚至在新興一代的學歷水平提高底下,對於美學的教育和鑑賞能力仍存有進步空間,反之從商界所推動的藝術風氣,無疑就更貼近了香港人對這一字詞約定俗成的定義,對於純藝術本身那種高貴優雅的品味,針對中產所渴求的創意品味的生活態度和消費能力,從而化為自我感覺良好的消費主義勾當。

這次展覽繼承近年來大收旺場的藝術展覽特色,名氣形成硬數據的華麗,情形有如之前的二零零九年的《路易.威登創意情感藝術展》和最近的《畢加索 巴黎國立畢加索藝術館珍品展》,然而對比起前者的眾多藝術家的不同創作而形成脈絡混亂,後者的名氣對於參觀者而言高於本身對於其藝術成就和視覺的了解,安迪華荷他創作的內容既貼近現在的物質生活,也是比起其他的展覽脈絡清晰,從而較易消化。

這展覽的可觀的入場人次反而更強烈的印證了華荷對於通俗文化(Pop Culture)中以大眾傳媒所形成的名人(Celebrities)現象,而作為將自已名人化的藝術家華荷,姑勿論對其和藝術的認識的多寡,在近來視覺文化興盛的香港社會中引來的回響,並於是次展覽中大帶來廣泛的參觀熱潮,也像是引伸著華荷對於現在的社會所帶來的名人現象和商品文化繼續探索。

整個回顧展中最主要的構成部份,即以其不同時期的名人肖像系列(Celebrities Series),針對了外界對於大眾媒體所形成的影響力所進行的創作,當中從是次展覽中的Marilyn ,Jackie,Silver Liz,毛澤東肖像所產生的名人現象,和現代的商品工業所引伸出來不斷的重覆性,卻使用可以大量複制的絲網印刷滲入了個人美學的發揮,從商業行為中抽出創作的元素,形成了一種強烈的視覺震憾。


而更同時的,在場中與參觀者產生的互動的Silver Cloud作品中,藉著場中的玻璃幕牆和特別安放的坐椅上,將參予者化為被觀察的對象,從而隱約的滲透對華荷成為觀察者,反客為主的將參觀者成為被藝術的對象,甚至是Empire的電影中可以看到他對於當時的大眾媒體的主要視覺媒體(攝影影像),以實驗性的手法記錄著一個社會文化的標籤(帝國大廈),這種以不同媒體的創作,既打破了傳統藝術的界限,也對藝術融入大眾文化產生出積極的作用。

然而安迪華荷在所謂探索商業文化同時展現出喜愛金錢的矛盾,終其一生模糊其詞的解釋作品的動機,將自己化為最名人化的藝術家,以及一生所說過睿思金句,使得世俗難以真正斷言,他到底在站於藝術家的角色中,真正所探索的內容對於當下社會的理解,以及他所進行的藝術給予自已和大眾帶來甚麼,從而形成一場永遠的薛丁格之貓角力。這往往正是藝術不具有標準答案也非直接從藝評者的分析背書,是以各自從不同的角度和知識解讀和對話,反複的反芻從而變成了解自已一種學習。

而縱觀在整個博物館會場內外,不管是場外即興到此一遊的攝影留念,場內團團圍轉的人流,以及忙於排隊在會場大堂玩濾鏡攝影小遊戲,甚至有的於在Silver Cloud作品中純粹的玩個不亦樂乎,從結果上也正好設合了普普藝術或是安迪華荷那種把藝術拉回日常生活的氣息,亦打破了藝術高不可攀的形象和思維,而是普羅大眾、隨手可得的。

比起近來形形式式的藝術展覽和一股視覺文化主導的氛圍中,這一個以當然影響力無遠忽屆的藝術家以及影響現在視覺文化的普普文化藝術展,更能真正貼近當下的社會情況,帶領參觀者從參預藝術中所養成內歛而獨立的視覺解構,從而真正的讓藝術走入的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