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研碩 | 7th Apr 2013 | 光影流動 | (1472 Reads)

Picture

個人希望英文名改做Master Yi(p)會吸引到些宅男

打著葉問名號的電影太多,但若然不是作為一個國際知名武打巨星之師的名號,活躍大時代中的一個武術人物,甚至是本人具有香港千絲萬縷的關係,對於能否成立這麼多不同角度的葉問電影,這倒是值得一些喜歡電影研究的人可以深入探討的一個課題。

邱禮濤的《葉問 終極一戰》,終於一是套真正以葉問這個人物脈落的傳記式電影,而不再是將葉問這個人代入為不同意念的代言人。作為一個和香港戰後發展平衡交疊的人物,故事同時將老香港的情懷清晰而細緻的展現眼前,將葉問真正的落地生根,成為一套屬於香港人的本土電影。

 

 

看著《葉問 終極一戰》,不其然會想起羅啟銳的《歲月神偷》,兩者的共通點是是談「情」,談的是葉問的親情,師徒之情,友情,以及愛情,也談香港這個地方的人所存在的樸實情懷。從電影故事開首對於戰後香港的情況的著墨的娓娓道來,甚至對於當時香港整體環境的佈置的用心鋪墊,極力的把「香港」置入於葉問的世界之中,是其他葉問系列所失落而匱缺的地方。

而這層關係,更是葉問為何能夠成為香港電影人挑選成為廿一世紀香港武打片的一個核心人選,而非津門大俠的霍元甲甚至是天字第一號的八極拳劉雲樵所能比擬的。作為香港的葉問這個主體,表現的不是武俠,而是一種人生黃昏時的處世心態。片中同時滲入了濃濃的本土情懷,碟頭飯巧妙地說出香港共冶一爐的率性,罷工潮反映出當時社會階層的生活,販賣兒女反求一家能夠找餐飯吃的無奈 ,樓下閂水喉這些鄰里間守望相助的精神,更能扣緊現在的香港人的一些本土情懷,更能對香港的葉問所一起共同的困難產生親切感。

電影篇幅雖然涉及多層的題材,但對於葉問的每一種情的處理不慍不火,簡單的一串小事中成功描劃著的葉問的處世態度,而無損影片格局節奏變得過份冗長零碎,對於葉問的生平上更為立體。

不同於甄子丹的葉問面對一眾徒兒只顧攤大手掌問學費(只為表現他顧家的一面)的寒酸相,反之這個葉問在罷工時那七嘴八舌的天台上的簡單的一句已把師徒間關愛之情宣之紙上;不同於梁朝偉的葉問眷戀於八卦掌六十四手有時更多於心頭的那個女生,這個葉問從簡單的一道碟頭飯和一張薄被之間所展現出對於妻子張永成恩愛之情;不同於王家衛的葉問的那種天縱不凡的武學悟道,薪火相薪傳承中華智慧的高尚情操,這個葉問在教授詠春時的非單以售武,而是和徒兒建立關係,把自立門戶的徒兒水杯拾回表現出飲水思源,既失落也懷緬,甚至和白鶴派掌門之間的文墨相交和點到即止的比較中所建立的武者情誼,這一點格局雖比較起來王家衛的未夠宏大,然其意景還是深遠。

但是對於葉問和葉準之間的父子關係表現較為輕率而簡單,但這片也並非刻意主體是父子間的情感。黃秋生縱然演得如何入木三分,他和編劇也難以把老人葉問那漸入化景的心態和那內歛的平淡個性注入更多的生氣。眾多支節人物雖然起了一定的積極作用,但陳小春的鄧聲作為串起電影情節的角色已是最為立體的一個,也把習武之人的正氣和當時警界的風氣背道而馳的那種衝突表現出來,但也不過僅意而矣,問題也不在他身上,而鐘欣桐的陳四妹至少讓人還感到她還能像十年前那樣青春可人外,同時為畫面加添些名氣和美感後意義實在不太。惟有於當中以兩段感情之間的編寫所找著了很好的平衡點,將和髮妻張永成之間那種多年老夫老妻的親切溫馨到生離死別的傷感,到和周楚楚所演的歌女珍妮之間相待以禮的最後知己伴兒想法,淡淡卻深刻的刻畫著老一輩人那種重情重義的情感。

甚至這電影最有趣的地方,是一反之前的葉問刻意將李小龍的師徒關係的武道傳承,這片中李小龍的熱臉碰上了葉問那冷屁股,甚至那個裝得不倫不類到近乎醜陋的電影明星,是為了對外界明示著電影之外兩人之間在武道上的真正關係?

也許,一連數套葉問經已把葉問平淡卻無常的人生起伏都描寫出來,《終極一戰》中把葉問亦把他的最後生涯完整而真實的交待起來,而往後葉問系列電影還有沒有可以繼續展的空間?要是發展下去可以試著Cult味濃郁的《葉問大戰外星人》,登上普羅米修斯一腳踢爆造物者的滅絕兵器解救人類,或者是突破視覺界限的《3D葉問》,將日字衝拳連橫轟擊完美化為官能震憾;甚至是將葉問化身成純愛式愛情動作片,於聖士提反書院奏起青春戀事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耍的詠春》,再甚至以周星馳執導的葉問又會是怎的樣子,是將喜愛的李小龍和葉問之間的老小配的《長江七號》溫情元素,還是如西遊記的歷險中找尋出人生哲理(重點是羅家英做葉問),如此憑空想像也委實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