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研碩 | 14th Apr 2013 | 光影流動 | (216 Reads)

Picture

清新一詞在於文化差異之中可以產生不同的形容詞。對於台灣這地方對於清新兩字的演繹,又或者給予大眾約定俗成定義的想像,清新是一種清透的景象,舒雅的空間,輕柔的節奏,細緻的情感,純真的信念,暖人心扉的光芒,絲絲入扣的張力,流麗而真誠的感動,靈性而雅緻的治療,甚至是一點點可愛的幽默。

《逆光飛翔》,無疑具備了上述條件而又不著痕跡的所有元素編織起來。

 

 

作為張榮吉第一次的大螢幕製作,重新將自己2007年的短電影《天黑》的劇本研磨撰寫,從紀錄短片基礎到短電影,繼而受到王家衛的賞識得以發展成為一套真正標準的電影,在兩年內的時間中學習和實驗,這對於一位新導演而言更能藉著不斷的覆習,從而真正建立起自已的創作風格。

《逆光飛翔》中繼承了《天黑》的一切元素,卻撇開了孫燕姿的《天黑黑》式陰沉與紀錄片的格式,卻牢牢的緊扣著當中的情感鋪墊和心靈上治癒的「光」與「飛翔」的關鍵字。而為了充填電影的時間和發展故事內容,也看出在編導的處理上的用心,當中尤以俐落而灰諧的幽默位放置和處理相當出色,喜感十足的胖子朱自清(謝侃均)的角色素造和演員的處理實在功不可沒。

兩位主角從開首到互相交疊的情節著力點很好,清晰的將殘缺卻滿懷才能的黃裕翔,內心那孤獨的不安和社會大眾真正的歧視自然而清晰的描寫刻畫 ,同時把為了生活而不得放下理想的小潔(張榕容),因而對於現在生活的不滿而不由自主從臉上流露出來,使二人逐漸接近的時間非但沒有一種違和,反而更像是一種由憐而生,互相勉勵的知己一樣,溫暖而柔逸。

Picture

對於不可能把真實的黃裕翔在演技上作出更多的要求,年僅二十五歲的張榕容,就必須獨自帶領整套劇的質感,然而經歷過《渺渺》電影的歷練,《陽陽》亞太影后的加持,加上台灣氣質女生的得天獨厚的條件昇華,其清晰而素麗的輪廓與其自然而不誇飾的演技相融,在特地安置伯利恆之星的光束,使其直如天使加晃般耀眼。或者裡頭美中不足的,是張榕容真的缺乏了舞蹈的根底,無法像《花與愛麗詩》的蒼井優創造出那連續近五分鐘的芭蕾獨舞經典。(如果真的能和黃裕翔的音樂平衡交會,形成一個長鏡頭,這電影應該堪稱絕對的完美)

而在緊扣起前面兩個必要的元素後,作為感官語言的音樂,和肢體語言的舞蹈之間的藝術相互結合交會的電影而言,這一部絕對不容得觀眾失望,甚至面對王家衛的名字,也容不得電影的視覺美感有任何差池。法國攝影師Dylan Doyle在空間感和運用背景上溫熙光芒上處理相當出色,善用了數碼相機和鏡頭採光的特性,使得電影格外光潔清新,同時沿用上獨立電影中手提式拍攝模式偶爾的搖動和大量採用近景特寫的時候,對於本片而言卻具有相當意味﹣﹣﹣﹣作為真實盲人主角的黃裕翔而言,觀眾就化成了他的雙眼,細緻而清楚的感受著每個主要人物的神態,而又帶點探索性的技巧處理,反而使這電影的感覺更少了種商業計算。

當中的神來之筆,是片藉著黃裕翔的妹妹連綿反問小潔,含蓄而細緻的這一種掛於觀眾心頭的懸念抒張,而張榕容從其臉上的神情反應卻是更勝一籌,單從這一小段的處理手法,己足夠證明張榮吉的才華及其伯樂的王家衛的慧眼,這也似乎解釋到王家衛為何比較欣賞台灣的電影人,對於文化底蘊較為平庸和傾向商業計算而更傾向淺白的香港而言,對於夢想的題材的發掘和層面上還得多點努力(也本來想試試和近期王修平的《狂舞派》或是麥曦恩的《烈日當空》之中在港台的青春片找尋一些可以比較的內容作些簡評.....)。

然而問題在於張榮吉下一個作品會怎樣的出發,在展翅飛翔的同時,是否可以閃出更耀眼的光芒?


[1]

期待你的文章發表


[引用] | 作者 R | 9th May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