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研碩 | 11th May 2013 | 體育時期 | (1888 Reads)

陣式和足球風格之間的關係,其實並沒有絕對的主次關係,陣式的原意在於為球隊建立起一個進攻和防守的規則,同時將球員的特性合理地配置在球隊之中,從而最大地發揮到整個團隊身上,而一整個團體中展現怎樣的個性,而在這個執行規則中產生怎樣的效率,這就是一整個教練團需要思量設計的地方。

因而球員,陣式和體系絕對是種三位一體產物。而當中在世界足壇上,被喻為「永恆之陣」的平衡442陣式,到底是如何解釋其歷史的重要性,以及如何引導著足球的戰術的前進?

假如要先入為主的對平衡442作出一個大網,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它是一個非常理性而分工簡單清晰的戰術主體,當中既平衡了球場的闊度和縱深,將球員合理地配置於球場面積的60%,兩個平衡的線列陣整體的防衛了己方半場,並以兩翼為主導進攻的戰術中,在進攻時給予禁區內的前鋒提供輸送的機會,同時大大提昇了中場的建設和作用。斷章取的義的說法來概括,平衡442是一種機械思維和區域性合理推算的計算結果,真正將進攻和防守取得合理平衡。
Picture

(欠圖例及有關越位條例的轉變等等.....而且由於是簡論,也忽略了很多的部份)

足球的雛型

要說442的形成和影響,就必然要了解足球運動的本質,足球運動是一種攻守同時平衝發展而且攻守轉換頻繁的一種運動,足球員在進攻時需要合理地放置在標準足球場的範圍內作為支點組織攻勢,而在防守上需要運用球員建立起一整個防守陣列,或是利用球員人盯人進行搶截。

因此,足球的戰術,要如何合理的將除卻龍門之外的十名球員從位置,作用和特性之間形成一個系統,必先於最早期的足球戰術裡找尋到發展沿革。

早期足球戰術的發展必然無法從經驗上組織起防守組織,進攻也欠缺完整的角色分配,從而在越位條件的限制而得以形成了極小數的防守者得以牽制對手的進攻,無從激發出進攻組織和防守思維的複離性。而早期足球比賽中最重要的改革,是普雷斯頓的235陣式,正式將中場(Half Back)概念和功能的明確的劃分,作為支援前鋒和前沿防守,擴展前鋒和後衛之間的空間的一個支點,從始成為足球世界演繹最為刺激的地址方。

而對於整個的前線組織的角色除卻了中鋒(Centre Forward)以外也就是翼鋒(Winger)和內鋒(Inside Forward)。翼鋒,是以球場兩邊的空間,有如欖球的跑鋒那樣進行個人突破,然後傳球交到中路的射手身上,而內鋒則處於翼鋒和正中鋒之間,負責串連翼鋒和正前鋒。

但在1920年的越位條例的改變下,明顯對於場上的防守角色的增強和要度增加,使當時阿仙奴的主帥查普曼(Herbert Chapman)針對這個改變而誕生出WM陣,將進攻和組織中場更有層次明確,形成了更為分明的3223的四層分工,一舉影響足球戰術潮流二十年。

內鋒後撤成為負責串連起翼鋒和射手的任務,當中的阿仙奴球員阿歷士占士(Alex James)貼近了現在的進攻中場的定位,在較後產生的組織串連起前鋒的面績。同時也加強了後衛的數目,使得變得更為攻守平衡。

四層分工所形成層次分工有效的條件,由中後衛防守對手的前鋒,中堅則控制最後的核心地帶,從點和點之間形成縱深的連結,使得足球運動出現更複雜的組織出來,然而在加調了足球場面績縱深的建構下,WM的防守的結構能夠剋制235的五前鋒威力,但四線的組織無疑在進攻中支點太多,而不需要足球員消耗太大的運動範圍能力,正適合當時的足球思潮。

多瑙河流派與巴西對角線(424)


作為當時以人盯人防守為中心思想,和比現代為低的運動量,WM陣的多層次結構得以成立,然而在進攻上如何更為進攻,那自然的趨勢就是增加前鋒的數量和角色的處理。本文摒除了另一個古老的足球國家的意大利的足球陣式而跳到中歐的匈牙利,在進攻意維上起一步的提昇而建立起334的陣式,並加強了角色定位,稍稍後墜後的中前鋒成為了具備了內鋒和正前鋒功能,既有技術作出中央突破進行射門,亦可在中路組織進攻團隊攻堅,從而成為控制球隊的核心人物。

匈牙利人運用這套戰術發揮出可怕的實力,當時希達古提(Nandor Hidegkuti)和普斯卡斯(Ferenc Puskas)正是這套戰術中的靈魂人物,他們作為實際意義上的第一代進攻中場,或者是一個接近英格蘭定義的9號半(以意大利文來說則是影子前鋒Trequartista ),1953年於溫布萊球場血洗百年來主場不敗的英格蘭6:3的賽果,將魔術馬扎兒人的赫赫大名書寫於歷史中。

為了針對四前鋒的威力,那反制的結果就必然是增加防守者的數量(根據當時人盯人戰術而言),匈牙利進一步將戰術改變為424,同樣在南美洲的巴西也同樣採用了424的系統,四人平衡防線的防線屹立於龍門之前,兩名翼衛主力防範對手翼鋒兩端滲入,兩名前鋒被兩名中堅牽制,正好形成了一道矛盾交擊的情形。

而在進攻上,他們將中央兩名前鋒拉後,形成了一個V形,這兩名前鋒從其給了矛尖(Ponta da Lanca)的定義,說明了他們才是球隊的真正主角,因循當時人盯人防守而不得被吸引上前的對方後衛,形成兩翼能夠邊線發動攻擊時產生出更多的空間,當中球王比利和華華,兩名具有優秀持球進攻力的前鋒,就能夠利用空間和運球撕破對防線後,更容易在禁區產生對龍門一對一的射門。

這套名為「對角線(Diagonal)」系統,將WM陣的四層分明再次簡化,中前場的職能更明確而清晰,三線的分工也決定了足球員更能快速組織上前,對於足球員的運動力也必然提高。但對於當時的時代,中場雖不是規劃的重點,然而這個位置的能力需要極高,決定了只能像巴西和匈牙利這樣的的球隊才擁有合適球員演繹。

在巴西,整個中軸以迪迪(Didi)給予中前場有效的銜接,作為串連兩線的責任而具備了優秀的傳送組織視野和強健的體能,形成了現在全能中場的先驅。

直到1962年世界杯上,為了加強中場的整體組織力,巴西隊回撤一名中間前鋒成為433,總體上兩翼依舊支配著進攻,433成為了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的戰術主流,尤其南美國家和葡萄牙而言,433一直是他們進攻主導的風格中的標準教科書。

無翼奇蹟的傳說


直至1966年世界杯,以中場為主導的戰略思潮真正形響到足球世界的生態,四中場系統和無翼的陣式的英格蘭因而得在歷史上書寫了重要的篇章。但嚴格意義上,英格蘭絕非真正的創造出我們所熟知的平衡442,而是一套無翼的四中場和雙前鋒系統。在減少了前鋒的數量,提高了中場的規劃,證明中場對於攻守能力轉移的重要性。

然而作為四中場體系思想的提出者,是五十年代的蘇聯的基輔戴拿模(Dinamo Kyiv)的主帥馬斯洛夫(Viktor Maslov),根據空氣力學的構想將424的兩邊回撤,形成了鋒矢的佈陣,而四中場的人手充足和合理佈置,使得整體性區域聯防和中場整體壓迫的條件得以成立。

說回1966年的英國世界盃,英格蘭主帥籃斯爵士(Alf Ramsey)最初仍是使用433和傳統翼鋒戰術,卻因翼鋒表現欠佳,於是將中場的彼得斯(Martin Peters)補上,在四後衛前派上史泰利斯(Nobby Stiles),採用兩名前鋒射手的鋒線組合,形成了這套無翼奇蹟戰術。

從意義上這套消失了的翼鋒和後撤緊嚴的四後衛四中場系統,無非是強化中場的密度和層次,利用整體性壓逼和大規範跑動,將中場的效率提高,當中史泰利斯置於後衛前作出掃蕩,情況有如今天的防守中場,卜比.查爾斯(Bobby Chatlon)以自由人的身份活動,另外兩名中場阿倫.波爾(Alan Ball)和彼得斯(Martin Peters)以大範圍的走動協調攻守,當中彼得斯在很多研究交章中都指出他的踢法貼近現今體力充沛的全能中場的風格,而實際上他的積極性和也卜比.查爾斯的進攻天賦非常影響到兩前鋒能否得到充足的輸送。

這道緊湊嚴謹強悍的中場陣線,使得英格蘭的防守能力獲得空前的提昇,更沒有嚴重地折損翼鋒後的組織能力,這在於卜比.查爾斯(Bobby Chatlon)的組織能力。而在那具有爭議的決賽上,英格蘭有別於當時決賽時以424陣式的西德,四名中場層次分明的合圍給予了西德兩名中場莫大的壓力,卜比.查爾斯和碧根鮑華(Franz Beckenbauer)的皇牌對決中前者在擁有更多的中場支援下使得進攻上更為有效,同時也必需面對史泰利斯(Nobby Stiles)的緊密盯防。而德國面對如此情況下,兩名翼鋒卻以傳統的想法,不主動投入防守而一直佔據兩翼快速策動反擊,雖然在有球的情況下四鋒線帶來威脅強大依然,但依舊無法掩飾西德的中場線整以難以主導球賽的控制權。

最終這一場具有歷史性和爭議性的世界杯決賽中,英格蘭憑戰術的創新為他們嬴得這個惟一的世界杯冠軍。從現代的觀點上看,無翼奇蹟更像是現在所見的4132,2006年世界杯上奪得四屆冠軍的意大利的4312的人員分配,就如這套無翼傳奇的復生版。

英格蘭平衡442的主流

七零年世界杯,這一屆英格蘭在藍斯爵士的領軍中,真正的出現我們熟知的兩翼442戰術。而這屆世界杯可以說是一場星光顯赫,而巴西則再次憑著433和比利打倒了具有一貫強謂戰術性,卻於這次世界杯中擁有華麗的火力的金童利維拉,馬蘇拿和國家隊史上第一入球王的盧卡利華的442陣式的意大利。

而這時期也是職業足球快速躍昇的時期。在英格蘭國內聯賽,以唐李維(Don Revie)執教的列斯聯(Leeds)以簡單粗暴的高空攻擊和直接快速的戰術雄霸,並兩次打入歐聯總決賽,在面對著拜仁慕尼黑均無功而還,影響力也難以和同時期以全能足球(Total Football)震憾整個世界的阿積士(Ajax)比項。

反之在在當時剛發展起來的歐洲足協杯就成為了英格蘭球會的樂園,熱刺和利物浦於於七十年代初於歐協上呼風喚雨,相反這一時期的僅得西德新興球會慕遜加柏分庭抗禮,形成了英格蘭球會在歐洲書寫風光一頁的重要時期。

直到七十年代末期,英格蘭卻出現了兩支不同於傳統的球隊,並一同震驚著整個歐洲,那數年的歐聯中被一片紅色所覆沒,其中之一無疑屬於「紅軍」利物浦(Fc Liverpool),在辛克利(Bill Shankly)和皮士利(Robert Bob Paisley)在靴室長達二十年的建設底下,將原來位處乙組,擁有大量蘇格蘭人的工人城市的利物浦培育出一支勁旅,強調地面組織和強大的體能走動的戰術體系,沒有翼鋒的強悍中場小組入滲(在班尼斯之前),在洗練而樸實的組織把平實而規劃合理的442的中場戰力發揮出最大效能。

而另一面七十年代末期,在狂人白賴仁哥洛夫(Brian Clough)所打造,同樣以442強調地面進攻和戰術紀律,硬朗粗獷的球風揉合,一舉把剛升上甲組的諾定咸森林(Nottingham Forest),搖身成為一支憾動世界球壇的巨人殺手。

在擁有更多蘇格蘭背景的利物浦,更像是繼承了「里斯本雄獅」些路迪(Celtic),蘇格蘭名帥史坦(Jock Stein)的足球理念(費格遜正是其徒),強調機動快速和流暢簡潔的地面組織。而白賴仁哥洛夫治下的球風也確實更具整體意識和中場壓逼,以及極其粗暴而功利的比賽原則將歐陸球風的威力發徹底揮出來。

然而利物浦在希素球場慘案(Heysel Stadium Disaster)和希爾斯堡足球慘劇(Hillsborough Disaster),卻直接導致英格蘭球隊在八十年代的歐洲賽場的絕跡。

相反,七十年代巴西的庸碌無為正是為了將歐洲和南美的特性揉合的契機,吸收於442的防守規劃的思想,和歐陸型球隊所建立的組織體系,其特色所引起了威力引起了重大的迴響,終使得94世界杯得以利用更嚴謹的防守帶來了第四座的世界杯獎杯。而AC米蘭也在沙基(Arrigo Sacchi)的小量新思維和整合後,利用荷蘭三劍俠打出前場緊逼的442,使得442陣式和防守意識的風潮成為了九十年代足球世界的代號。

然而在一整個七十年代的英格蘭球會風光的背後,442的建設卻漸地僵化了英格蘭的足球思維,英格蘭領隊對於球員佈置依樣劃葫,整體的佈置沒有太多改變,再無創新的戰術體系和獨特的人材育成,再多只有如曼聯充分運用出442體系的整體戰力,從而形成了往後英格蘭足球本質上的桎梏。

平衡442的球員規劃

作為平衡442本身的戰術要求,可以說是現代足球世界中最簡單和清晰的分配。簡單而言,這套陣式只需要合理地放上兩名中堅鞏固禁區,兩側翼纏鬥對方翼鋒的滲透,加上同樣兩端的一對翼鋒於側翼發動和組織攻擊,再交由一對前鋒產生入球,這樣的團體結構和機械分工而言可說是非常合理,尤其對於同樣使用同一陣式的對手而言。甚至當中對於球員的特性的針對性大為減低,大大發揮出團體戰力的效率。

從傳統歐陸型的體系中,中堅日益要求高大和強於對抗的情況下卻反而普遍地顯示出拙於機動和反應,甚至是魯莽的攔截的問題,甚少能像利物浦王朝的中流砥柱阿倫.漢臣(Alan Hansen)具備體格和高度和對抗力,柔韌而靈活的身手,甚至是高超的預判的能力。因而在運動戰中後防從容壓前進行至中場線附近高位防守不甚合理,尤其對於英式的長傳組織而言,也更容易被對方長傳穿過身後形成反擊。

同時,針對英格蘭傳統以來的重視側擊的個性,菱型442的中場前沿角色明顯會破壞團體結構,中場被利用作為主要的防守和加入了一定的遠程火力,似乎更具合理性。而在兩線之間活躍就必須具備大範圍的活動能力,破壞對方地面組織的團體壓迫,成為了正中場的必要條件。

這種思維下所塑造出的中場普遍個性具備辛勤積極的防守意識,擁有不俗的中距離射門能力,甚至具備後上殺入禁區的閱讀能力。然而在擁有不俗的調節節奏和傳送能力下,卻鮮見擁有獨到的腳下盤傳,不夠辛勤務實的球員,往往也難有其生存空間,從這樣強調對抗的定律之中,更難培養出接近傳統意義中如施丹(Zinedine Zidane)這一類進攻核心(Playmaker)。

甚至在英格蘭國家隊,對於擁有優秀盤球組織,卻不善防守的球員往往被視為異類,像華度(Chris Waddle),荷杜(Glenn Hoddle),拿鐵斯(Matthew Le Tissier)即成為了當中的遺珍。

然而這樣的條件為培養全能中能的角色起了積益作用,現在足球的踢法既吸收了傳統歐陸式足球的優點和戰術特色,也抽取了南美個人技術的素質,對於中場複雜多變的情況,全能中場的多面性就自然是大勢所趨。

這情況,在從七十年代的的列斯聯的中場可見到傳統的英格蘭中場的思路,當中以波比.哥連斯(Bobby Collins),布藍瑪(Billy Bremner),基路士(Johnny Giles)為主的中場主核都是攔截兇狠,不惜氣力而且傳送組織力不俗的矮個子球員(兩人身高不超過170公分),這種矮小卻狠辣中場乃至到九十年代車路士的韋斯(Dennis Wise)都不難這種傳統格調,甚至在近年以傳統英式踢法和手榴彈戰術打出另一片特色的的史篤城(Stoke City),整體的球員的身高分配,高前鋒,高後防後卻是相對矮小的中場,這也可見明顯的英式足球的強烈思維。

在442陣式在減少了前鋒的數量後,一組前鋒必要從質和獨特性中提出他們的發揮效率,但歐陸型國家足球員過去缺乏能盤傳的前鋒殺手,能像意大利利維拉從中場盤扭到前線的球員更是少之又少。因而在機械性的規劃,他們存活於禁區就是使球隊獲得一個穩定的輸送點,因而對於禁區外的作用和要求,變得相當次要,情形有如籃球運動中的傳統中前鋒。

另一方面,柱𧄌式中鋒日漸流行,是以五十年代的列斯聯的「溫文巨人」的約翰,查爾頓(John Charles),和當時於意大利橫利無忌的瑞典前鋒列賀姆(Nils Liedholm)為先驅,以其對抗力的優勢肆虐對手後防線。

然而從高中鋒的發展來說,初期執著於他們更多能力的腳下技術近乎不切實際,尤其是約輸,查爾頓原來就是由中堅改做而成。九十年代是高中鋒的黃金時期,巴西出現了像加拉卡(Careca)這樣更像歐洲式中鋒的球員,意大利擁有拉雲拿利(Fabrizio Ravanelli)和加沙拉基(Charlotte Casiraghi)這樣的強力中鋒,德國則出現了更加巨型的重轟炸機比亞荷亞(Oliver Bierhoff),對西班牙而言,無疑就是沙連拿斯(Shea Salinas)與摩連迪斯(Fernando Morientes)。

甚至是像英格蘭的舒利亞(Alan Sheater),意大利的韋利(Christian Vieri),阿根廷的巴迪斯圖達(Gabriel Batistuta)這類具備了高對抗力和全面的射門技能和觸覺的可怕殺手,將全能的中鋒的的發展成熟。甚至在韋亞(George Weah)和杜奧巴(Didier Drogba)這些非洲球員,更將力量和技術條件完美的結合,甚至技術更勝矮個子的伊巴謙莫域(Zlatan Ibrahimovic),於世界足球歷史地位和獨特性無可比擬。

歐陸型球隊優缺點

在球員的規劃完成以後,就必須整合成一個建全體系,作為歐陸型的足球,其傳統的核心觀念是傳送與及組織,從442的團體規劃中,卻存著不同的演繹的理念。

簡言而言,可以從英國,蘇聯和德國之間在演繹傳球的觀念將純歐陸型的足球體系表現。而三大的足球體系建設思維,很大程度上也反映了他們在軍事上的一些原則,蘇聯信奉完全的機械性踢法,將個人主義完全摒棄,馬斯洛夫和及後的蘇聯主帥盧班諾夫斯基(Valeriy Lobanovskyi),都是屬於「科學足球」的理念的倡導者,以整體熟練的走位戰術和快速的推動中形成強大的進攻套路,情形就像籃球本體戰術組織。理論上雖然減少球員的個人能力的差異,然而前鋒的角色的效率就至為重要,舒夫真高(Andriy Shevchenko)和列布夫(Sergei Rebrov)的一對組合,就在這理念中孕育成材。

而德國(西德)倚靠是大量的整體的戰術意識和極具耐性而清晰穩定的傳送組織,緩慢的節奏中強調組織核心的戰場上的閱讀力,從而在產生攻勢中的控球節奏變換。甚至在戰術上進一步提昇中場的嚴謹性,同時提昇傳統翼衛的要求形成了更體力化的翼衛角色,加上進攻中場從節奏上和調度和意識上發揮出整體的進攻能力,而最終形成的352戰戰術於九十年世界杯中以可怕的戰術原則和穩定性成為了三奪世界杯冠軍的主要因素。

而對於英格蘭,這無疑就是長傳急攻體系的發展。而這套出自英格蘭足總的技術總監查爾斯.休斯(charles Hughes),繼承了前空軍將領查爾斯.列特(Charles Reep)於五十年代的數據分析,提出了「三次傳送(Most goals were scored from fewer than three passes)」的理論,要求組織越簡潔就好的原則,但事實上從某些層面上分析很是合理,減少傳送和中後場的控球時間,增加對手禁區的威脅和施壓無疑在理論更容易產生射門,但並不符合足球比賽的特性。

在數據化下,一個足球員一整場九十分鐘的賽事中實際的控球時間少於五分鐘,而比賽真正的運動戰時間大概只有六十分鐘,最終形成入球的空間主要於龍門前沿二十五碼左右,因而直接快速的走位和通過傳送推展至合適空間射門無疑是足球運動中最為理想的入球方法,然而真正問題在於足球比賽既沒有如籃球細則中太多的對於增強進攻的利益和進攻時限限制,甚至沒有如欖球般將進攻和防守化為回合制(整至是美式足球般建立更細緻的進攻步數),而場中不斷發生的攻守轉換和球場的面績遠超球員可以完全覆蓋範圍,陣列一旦拉得太散,則產生出空間太多,而開放式的進攻和頻繁的來回機動也更容易產生結構混亂崩潰,也是如何考慮球員特性和陣式發揮發展的主要課題。

純數據學上所產生的鐵口直斷,無法從現實的足球的情形和經驗上驗證,將傳送的要求極端化是其敗筆,足球傳送不同於軍事中的導彈能夠精確導引,足球中的傳球成功率在距離差距越大情況下明顯急速降低,也無法在飽和轟炸中形成極端的優勢,當對方的對抗力優於己方之時,甚至是面對訓練有素,緊密細緻的球隊,前鋒無法從容在對抗性中擾亂對方防線和產生射門,中場被對方掌握了主動權後就幾乎形成了失衡,中場就必需採取的緊逼盯防重新奪回皮球控制權,假如大量的體能消耗下卻無法持續的奪回比賽節奏,就形成了徹底的被動(雖然還可以形成長傳反擊的條件,但戰略形勢的被動性顯然可見)。

這也是拉瑪西亞足球體系中所針對,以強調絕對的皮球控制權為前題的建設基礎。以足球比賽而言,直接以2008年歐洲國家杯決賽的西班牙與德國,以及2009年歐聯決賽巴塞隆拿與曼聯,這二個不同層面的世界最高級別比賽,可以一言說清拉瑪西亞足球體系面對歐陸型球隊的優劣勢的活教材。

因此,歐洲型的高對抗風格和團體組織,和南美的技術流風格合成的現代足球,在七十至八十年代中即開始發揮出獨特巨大的影響力,當中形成了具備了技術和視野的古典進攻中場以個人天賦,利用個人控球技術及傳送視野徹底破壞對方最後防線,於分工明確的團體組織中串連起中前場的前沿直接威脅對方的防線,給予前鋒提供優質的傳球。

而從九十時代起,足球運動對於對抗和技術兩個極端的融合的加強也越發對技術和地面組織和團體規劃的要求提高,因而成為這時代的足球標誌。比利曾經斷言南斯拉夫的成功,即是建基於南國前線擁有一流的技術之餘,後防也擁有優異的身體質數及對抗性,甚至及後東歐分裂後所形成的克羅地亞於當時所產生的震憾,正是它們完全具備了兩者的個性。

反制這些天才型的組織核心的手段,就是利用肌肉和破壞為主的防守中場於防線前執行掃蕩和盯防破壞他們的存活空間。九十年代後期,防守中場的作用和地位大為提昇,巴西的鄧加(Dunga)可說是94世界杯使得巴西成功的一大關鍵,而由迪甘斯(Didier Deschamps),卡林保(Christian Karembeu),比堤(Emmanuel Petit)和韋拉(Patrick Vieira)組成天賦和技術出色的4312主要骨幹,是法國成功於本國奪得首面世界杯冠軍的重要戰力。

而在九十時代末期作為歐洲型球隊卻屢屢擊倒巴西的巨人殺手挪威,以及純歐陸型風格球隊如蘇格蘭,在新世紀中的成績卻明顯急速下滑,即使如強如德國也面臨著嚴重的內部問題,不是人材的缺乏,而是人材在新世紀的球員和戰術革新中出現極大的弱點,當純歐陸型球隊的強於對抗的優點被世界吸收,並學習了442中陣式中根本的思考意識中的團體分工和嚴謹可靠防守概念,歐陸型球隊也就自然的出現落後脫節。純歐陸式足球的最後的光榮和世界足球的一個新轉折點是2002年的日韓世界杯,當時愛爾蘭堅守比英格蘭人員和戰術結構更為完整的平衡442的負隅頑抗,甚至是努力打入決賽的德國,加上簡恩那絕對的守護神能力外,其團體組織也發揮著歐陸型團體組織的最大效率。

雖然如此,但德國可見是鋒線缺乏了全面的技術,入球取決於他們存在對抗力和高空優勢,但未及流於單一和欠缺個人的能力,當巴西的防線在對抗性上和緊密性不落下風,這決定了巴西的前鋒可以利用個人技術和團體組織產生不同種類的威脅,但德國的前線球員進攻手段不足,使得難以發展高質量的進攻組織。

及後,2004年希臘以鐵桶型防守體系451陣式寫下歐國盃光榮一頁,而同時以防守反擊戰術系統的意大利於2006年四奪世界杯以後,拉瑪西亞打破了這漫長而的防守思潮,並從此統領了世界足球的改革。

這其間,歐陸型的美國和澳洲這等新興的足球國家在大型國際賽事上得到不俗的成績,但這更多屬於足球職業化和足球全球發展化的成果,戰術上無法向前革新,固守442陣式的桎梏,抱殘守缺的結果是被殘酷的淘汰。

而英格蘭的英超榮景中,創造了不少的影像明星和聯賽在更多的外援下競技水平獲得提昇,甚至在近年的歐聯中成就不了光輝歷史,但說到底英格蘭球員的整體體質和戰術並沒有甚麼進步,這些英超前列球隊的英格蘭球員的比例很低,除卻曼聯是個團體規劃個性極強的隊伍,對於嚴謹戰術的團體執行能力為其主帥費格遜成功的主要因素,而這種團體結構嚴謹和以傳承戰術為主要基調的球會,在歐洲上就大概只有拜仁慕尼黑和祖雲達斯,和現代的巴塞隆拿能夠曼聯相題並論,在費格遜一直運用傳統442上發揮至團體結構的極致(縱有一直的微調和改革),是其一直在國內保持霸主地位的有力證據。

但是曼聯對於自家的英倫的青訓的中前場,而現在可見的優秀成品比例偏低,而在引入的外藉球員更多是中前場具備技術的球員,也證明了他們本質上一定缺憾。阿仙奴在格拉咸(George Graham)時代所建造的高貝利四人幫實而不華,為後來於英超初期的強勁競爭者地位打下有力的資本,但最終在雲格的改革下被更多具有身體質數的法國非藉球員佔據了位置,這些也像是在否定傳統英格蘭的歐陸化風格,但最終後防隨著歲月的更替改變,自蘇金保(Sol Campball)和高路.托尼(Kolo Toure)離開以後,後防所帶來的結果是連綿不止的不穩定性和偏向技術和略見柔軟的頑疾,在英超的節奏中是其無法向前的主要因素。相對而言,熱刺一直堅守著華麗的地面進攻和英式傳統思維的結合,但開放式的進攻手法和不斷的購買球員,卻無法產生出像曼聯體系結構上的嚴謹。

全能化足球的開端


442陣式奠定了足防守體系和進攻體系之間的基本定律,四後衛的區域使得防守體系的團織結構和整體分工的算式真正確立,同時真正的將中場位置的建設思維提昇和重視,中場已成為每一個足球教練必須重點規範的空間。在嚴謹的結構底下,形成不同要求的設定,如增強了中場的451,將進攻中場結合前鋒個性的4411,增加防守中場更成多層次的4231,4312等陣式,甚至是擁有核心級數的球員而特地調節陣式,並按=兩翼進攻,中央突破,控制為主還是徹底的緊密緊逼盯人而分配不同個性的球員。

然而在現代足球員的整體要求不斷提升,產生出更複雜多變的能力,單一功能和徹底的機械性分工不再合乎現在世界最高層次中戰術水平要求,不同體質,技術水平和踢法的球員需要更多元的能力產生效果,甚至進一步加強防守人員參予進攻的實力水平,442的條理分工已只會限制了他們的發揮,也明顯無法和足球潮流並進。

當一名中場球員能夠更自由的更廣闊的覆蓋中場的攻防的任務的同時,也就不需局限於四名中場緊密的填補中場空間,而傳統翼鋒的改變成為懂得內切,甚至是具備更多前鋒的入能能力,也就不需要局限他們於回縮於中場填補空間和和只能活躍於邊線的範圍,甚至前鋒現在需要的是能夠單打獨鬥的生存能力,單前鋒也就能透過兩名邊鋒的牽制,中場的調度,個人突破防衛組織,中場後上入球能力的增強,就無再需要堅持雙前鋒組合合作攻堅,而前鋒一旦活動和佈置範圍廣好,對於對方後防的整體牽制力也必然提高。

因而將原來四人中場變成三人,反而被能夠大範圍的利用球場的縱深和闊度,433能夠比442產生出更高水平的攻防系統,這一點在現在的足球比賽中早己得到證實,然而對於還是強調中央突破和更注用防守的球隊,兩前鋒和進攻中場和翼衛的系統依然是最佳的答案。既然現在前鋒己要求更多中場要求的技術,己不必針對性的於禁區找尋空間,中場的組織核心也自然不需要強調於禁區前沿形成威脅,進攻中場的角色將在主將中央進攻的球隊中演繹一個影子前鋒和串連兩前鋒的中場,而將處理核心回撤到更後位置控制節奏和調度進攻方向,形成了現在的組織防守中場(Deep-layer Playermaker)。

為了針對活躍範圍更加自由的前鋒,現時的後衛不能再被動地固守於禁區,更緊密連牽著縱深密集的的高位防守的三後衛的體系得以發展起來,增加於中場的緊逼性。而後衛層中更需要一位有如從前的洗道夫等具備靈活的身手,作為面對持球突突破力的前鋒的最大剋制。這個角色可以像碧基(Gerard Pique)這類能夠壓前,也可以像傳統的清道夫和防守中場般靈活盯防,是針對當下具備更高自由度前鋒的要求而產生的回響。

然而,每一種戰術和體系也有其弱點,拜仁慕尼黑在吸收了拉瑪西亞的優點和在青訓上設定加強,從而加上傳統兩翼側擊的優點,形成更具備對抗力的進攻體系。因而可以說,足球員的個人發展水平和特性是戰術發展進步的主要一環。然而作為踏出了防衛體系標準的442而言,其精粹是永恆地存在於足球的歷史發展當中,若然不真正這個現代足球戰術之母,也無從認識足球歷史的戰術上推演和進步。
留言(3) | 引用(0) | 話題(足球)

[1]

應該係Alan Shearer

支持!


[引用] | 作者 matthew | 12th May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I

多謝支持,事實上這文章也太不通順而錯字也多,下星期定會執漏好了。

研碩
[引用] | 作者 研碩 | 14th May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3]

Just found this article and it's awesome. Have you read the book "inverting the pyramid"?


[引用] | 作者 GG | 10th Jun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