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研碩 | 17th May 2013 | 體育時期 | (597 Reads)

 Picture

作為傳統英式442的陣式中,右中場的角色具備了傳統正中場的充沛的體力和優秀的活動範圍,能夠於攻防兩端產生正面的作為,卻缺乏了翼鋒般具備高速的跑動和撕裂對方防線的能力,然而中場的團體組織傳接發揮成效,這樣的中場線即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而作為曼聯的青訓產品,大衛.碧咸(David Beckham)是一個具有傳統英式正中場的美德的團體型球員,同時刻苦培養出一門厲害的傳中和罰球能力,為傳統前鋒得到優質的供應,使得他我成就成為了這個位置上最為特出的一個。

撇開其他的種種新聞和雜談。光以足球的成就而言,他的真正天賦和才華和其成就的性價比可是相差甚遠,更多是獲上天厚愛的寵兒。

碧咸,在機遇和人緣上以其無語倫比的影響力發揮著,絕對可以稱得上是個天之驕子。


從曼聯於英超初期費格遜的治下,應該是吸收了八十年代班尼斯(John Barnes)時期的利物浦的建設方向,當中傑斯(Ryan Giggs)就如班尼斯那樣以傳統翼鋒的作為團體以外最強一號單兵帶動球隊進攻產生的「X元素」,而在另一端的中場,卻放棄了技術出色而且球風詭異的簡察斯基(Andrei Kanchelskis)和另一個英倫天才橫溢卻玩世不恭邊鋒的沙柏(Lee Sharpe),放置了一個傳統團體型角色的右中場, 而這一道在傑斯,堅尼(Roy Keane),史高斯(Paul Scholes)和這文章的主角碧咸所打造的中場線,他的天份和才氣和實際戰術特性其實沒有超越前面三人(甚至可說是四人中最低的),然而他在出道的瞬間,即以一記剛開場的半場笠射的美技震驚世界,並以勤勤懇懇的態度施展出他經年苦研的特殊武器,開拓出一代萬人迷的浪漫傳記。

從事後孔明的角度和觀點上看,任何一個時期的碧咸從任何領隊上的考慮上,都不是一個在球場上的指揮官和組織核心﹣﹣﹣﹣作為正中場的定位,他不如前輩的七號神奇隊長白賴笠臣(Bryan Robson)那樣剛健爛打,而且好使好用;作為右中場球員的定位,他在英格蘭陣中也實不如同代熱刺的安達頓(Darren Anderton)那樣腳下技術出色,更不是一個地面進攻中徹底發揮得來的球員,在高空戰中卻又漸地為世界世間所放棄,可以說面對這樣從問題,是要應該轉營找尋生機,還是找尋一片適合自已生存的樂土,這是一個男人於職業上總要面對的問題。然而碧咸的確在費格遜的時代和世界足球的夾縫間,找對了自已的擇身之地,並在角球戰術中寫下一代宗師的地位,在1999年的歐聯決賽中,以兩個角球化為助攻,一舉氣走進擊的拜仁。

甚至說在足球迷口耳相傳的罰球能力,對於同時代的西甲貝迪斯的巴西中場阿辛卡奧(Marco Assuncao)的準繩度,一代左腳重炮的米赫洛域(Sinisa Mihajlovic)難以言喻的破壞性,甚至是里昂的祖連奴(Juninho Pernambucano)的穩定性相比之下,他的罰球在意義上影響力和真實的威力上也是有過之餘無不及。反倒是在現今高水平比賽中威力和需求越發減少的「傳中+頭槌」的戰術使用,和陣式從442開始推進演變和前鋒越顯要求突破和個人能力而失去了頭槌攻堅對抗的情況,那一腳「七旋斬」越顯曲高和寡,難以在其他的世界最高聯賽中獲得良好的發揮空間。

然而碧咸確實一直以行動回應他是足球世界上的重員一員,當98年世界杯以一記魯莽的虎尾腳反被「戲劇大師」的施蒙尼(Diego Simeone)反客為主之時,被烙上了紅牌阿姑和慘遭死敵阿根廷掃地出門的罪名,被萬夫之指之時,他卻以沉默和忍耐作為回應,並最終於02年的世界杯外圍賽關鍵一役中,以一記罰球於主家面前絕殺希臘一吐烏氣,成了英格蘭人眼中的民族英雄。

然而在英格蘭球員而言,要離開自家建立的足球體系和日漸主宰電視轉播的英超樂土他投,對於沒有技術特性或是肌肉出眾的球員,往往都是一場豪賭,甚至最終被一眼看穿英格蘭人本質上戰術意識參差缺陷的底牌。然而,碧咸的確說是幸福的一個,在轉會西甲皇馬的時期,他可說是一眾天皇巨星中名氣和實力最成不成正比的一個,然而在眾星獨門天下的個人能力下,他的低謂和務實的團體型球員的個性,卻擁有一套不世的絕學,卻反而使得他具有一定的生存空間。

論盤傳撕破能力,他任何情形不如費高(Luis Figo)擁有更多的自主性;論組織直傳能力,他完全不及施丹(Zinedine Zidane)那樣更多的天賦才華,論自家地位, 他甚至徹底不如金狼古迪(Guti)那樣擁有具備根正苗紅的背景。然而皇馬的中場,當時的確需要一個勤勉而具備優勢傳中的球員,去發展兩名前鋒勞爾(Raul)的門前伏擊的能力和摩連迪斯(Fernando Morientes)的高大柱躉式中鋒的泰山壓頂的威力,形成除卻外星人朗拿度(Ronaldo)的天賦以外另一套大空間團體進攻套路,因此碧咸的戰略特性和弱點,也得在其他人的分攤下 獲得生存空間,最終得以功成身退,至少比起僅僅留下娓娓倩影的同鄉麥馬拿文(Steve McManaman)而言,他在西甲實質得到的成就和歷史地位是較高的。

下一步,碧咸所決定的,是證明了自已具備主宰一支球隊核心和領袖地位,在英格蘭國家隊,他雖然以一貫的勤勉的態度和堅毅的意志,以超過一百次代表生涯和隊長臂章的肯定,然而他的天賦和能力也的確無法使英格蘭多走前一步,甚至在2010年世界杯的傷患,其實有沒有碧咸的英格蘭,其情況也絕不會有太多的轉變 。可以說,在他歷年的英格蘭世界級賽事的情況,他的作用其賽遠遜於90年世界杯和96歐國盃中帶來旋風式威力,卻比碧咸少了超過一半「喼帽」的加斯居尼(Paul Gascoigne)。

而為了明證自己的決心,和個人在球隊的影響力,他選擇了球風接近英格蘭,足球水準較低卻於世界經濟影響力無球比擬的美國大聯盟進發。

遠走美國的決定,比起留在歐洲努力經營要更聰明。在此地,世界級的球星屬於少數,戰術的思維沒有歐洲的複雜多變,而且更多是以兩邊長傳的對抗性足球為 主導,而市場的能夠拓展的空間卻十分巨大,這一步無疑是一步好棋,然而這數年間他由浮浸到高峰,從最初的戰績的平平無奇到最終帶領洛杉磯銀河走上冠軍的道 路,同時刻上了美職聯的助攻王的名銜和勇奪球隊冠軍的成員,這一切也更像是為他的真正在後世的歷史寫上駐腳:論實力,他實在不是完全的世界級足球員,也不是一個完全主導球隊的決定性核心,卻是一個效率和助攻出色的球員,一個可以把握機遇的勝利者;論名氣,在其亮麗俊俏的形象下在剛發展的電視轉播中成為了一 個標誌和公眾人物,為足球於世界一個新的方向,因此世人難以用徹底的客觀解剖這一個足球場上和場下的他,到底是個巨星還是球星;然而,論歷史地位,他比起世界上更多放蕩不羈的天材和容傷受傷的男人裡頭,卻是一個憑著努力和刻苦的磨鍊,隨著歲月的挫敗和壓力中成長而逐步成長為一個真漢子,同時也是一個心意志堅定不懈的標竿式的職業運動員。

甚至作為一個男人,他絕對比世界上任何同類都要幸運,憑藉一身的刻苦的態度,一步一腳印書寫下這年代裡世人口耳相傳,屬於他個人的奮鬥史,並獲得世界的高度注視,同行的稱頌敬佩,而不是沒沒無聞的把天賦湮沒,像迪斯拿(Sebastian Deisler)或蘭天尼(Giuseppe Lentini)。

這世界,天才太少,凡人太多,天才總是才思哲敏,思想自我敏感,生活卻總得受凡人左右甚至變成俗世眼中桀鰲不馴的怪胎;凡人大多醜陋弱小,思想隨波逐流,生活朝不保夕,永遠於共同設下的成就和利益的囚牢困局裡頭打轉;而不受天道紛擾,反得人地恩澤,思想剛健不屈,得受伯樂扶持,能夠活出真我,拚出頭頂一片天,是為天之驕子。

生子該當如碧咸,沒有之一。
留言(2) | 引用(0) | 話題(足球)

[1]

一個因為相貌而得到比能力更高名聲的人,同樣因為相貌,他的能力與地位被低估了。

只30場比賽就成為AC米蘭球迷寵兒的有誰?我真想不到了,碧咸的意識與及隨年歲而漸濃的球味對球迷來說其實蠻過癮的。

倒是踏入30歲後背傷嚴重,年輕時力度與旋轉十足的七旋斬威力確實沒以往出色,勁ban死角罰球與及三閘線curve出波基本沒有,取而代之的是擺位罰球及長傳為主。

不過永不能否定的是,每個前鋒都會愛他,而且單是一招也能讓教練相信他的出場有機會改變戰果。

楊郁
[引用] | 作者 楊郁 | 17th May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2]

如果論實力,他的評論絕對是難以引證的,用數據派還是實例派混合論證他都有強烈的優缺點出現,但一定不是戰術核心和球隊中樞,我沒有像那個薩基那樣認定他的作用不合時宜,因為他的作用要分析,一定要考慮三個年齡階段及球會時期(曼聯,皇馬,銀河)的角色定位和發揮作用,和那個國家的足球風格和該隊領隊的戰術特色,才能明白這棋子可以產生多少的能量。

至於球員的轉變總是這樣的,年輕時打的天賦和特性,高峰時將個人能力主宰球場,年老時從前靈巧的特長漸地失去,卻以經驗和老到的判定殺敵於無形

想不到當c朗說退休時是個怎樣的情形,他的球風會變成怎樣…………這相信非常有趣

研碩
[引用] | 作者 研碩 | 18th May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