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楊郁 | 26th Jan 2014 | 體育時期 | (2257 Reads)



如果你是近幾年才看球的話,聽聽以下這位球員的簡介:他出身貧困,在年輕的時候已經以天賦聞名;他的精華片段常常出現在Youtube;他的髮型、球場上的 盤扭技術、漂亮的進球為人所認知;他的職業生涯於士砵亭(Sporting Lisbon)開始,在當時的葡萄牙聯賽已經光茫四射,並且效力過一支西班牙豪門與英格蘭豪門……是不是想起了C朗拿度(Cristiano Ronaldo)?但其實說的是哥利斯馬(Ricardo Quaresma)。

在C朗以年復一年的驚人表現成為世界上最出色的球員的時候,很多人已忘記了那位本可跟他平起平坐的哥利斯馬,至少忘掉了他的天賦。他們差不多同時間在士砵亭青訓出來,甚至哥利斯馬才是更早被稱為費高(Luis Figo)接班人的小伙子。結果這位小伙子在離開中東後半年的2014年才回到葡萄牙踢球;同時間C朗拿下了第二個金球獎。

也許現在看不出來了,一位黏球、打亂球隊節奏、身位不容易與守衛抗衡的球員是怎麼跟進球如麻、身體質素出色的金球獎得主並列。那麼就回顧一下哥利斯馬的青年:在17歲的時候,哥利斯馬已在士砵亭 B隊提升上來,第一季他已像一夥超新星般,上陣28場並打進3球,與球隊及教練──羅馬尼亞名宿保朗尼(László Bölöni)分享聯賽、杯賽雙冠王的榮譽。這個時候C朗才緊緊跟隨其後,一年後才升上一隊。在哥利斯馬與C朗也成為球隊主力後,當時的曼聯助教基洛斯(Carlos Queiroz)曾說:「如果只能在這兩位天才球員中選擇其一是極其困難的,簽下一位已很好,兩位的話球隊肯定成功」,頗有點「臥龍、鳳雛,得一可安天下」的味道。

誰是臥龍誰是鳳雛?現在想來當然覺得無聊,但2008年歐洲國家杯前,曾執教他倆的保朗尼在4-4-2雜誌如是說:「哥利斯馬比C朗更具天賦,當時人們都預計他比C朗偉大。」當時是哥利斯馬第一次參加大賽,而C朗已經代表國家隊上陣超過50次,並於該年年底拿下第一個金球獎。

曾經哥利斯馬確實已經閃耀,他在波圖(FC Porto)的四年,球隊拿下三次葡超冠軍,本人也贏下兩個葡萄牙聯賽足球先生。而一個接一個在視頻網站的精華也為他留下美名──‘Trivela’,腳外背之王。只是即管如此,他始終沒留下甚麼值得書寫的比賽。

為甚麼會如此?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回到2003年,C朗轉會曼聯(Manchester United)的那個夏天,哥利斯馬同時去了另一豪門巴塞羅拿。在同門於偉大的費爵爺(Sir Alex Ferguson)之下歷練時,哥利斯馬只有不穩定的出場時間與演出,還有因為缺乏出場時間跟當時的教練列卡特(Frank Rijkaard)不咬弦。賽後完結後,這位年青人甚至說出了只要列卡特還在,就永不會為巴塞羅拿踢球。這早早已證明了他的傲慢。那時候的C朗其實也是如此:永遠不吝惜展示腳法、不傳球,妄想以一人之力取得勝利,也因此與雲尼斯杜萊(Ruud Van Nistelrooy)爭吵。但結果他改過來,並在費爵爺與葡萄牙國家隊教練史高拉利(Luiz Felipe Scolari)的教導下成為進球機器。

哥利斯馬則因為迪高(Deco)交易回到葡萄牙,成了土皇帝,再沒有機會遇到費爵爺這樣偉大的老師。當然不能一切歸咎於外在,重點還是球員自己的改變,而哥利斯馬從沒有放棄他愛盤扭、愛用腳外背踢球的習慣。在他的職業生涯中,唯有跟波圖領隊費拉拿(Jesualdo Ferreira)的關係較為融洽。「他是一位十分特別、擁有與別不同的潛能的球員,所有人也享受看他表演」,費拉拿甚至稱他的弟子為「哈利波特」:「相比以前他已經成為一位團隊球員,但我不想他失去自己的特質,否則他只會成為一位普通的球員。總之,他是一位天才。」除了言語上的讚美外,這位教練確實像費爵爺對待C朗般寵愛哥利斯馬,只是方法不同:他讓哥利斯馬不需參與防守,在快速反擊為主的戰術中完美利用的速度與腳法得分。費拉拿未必是伯樂,但絕對是讓哥利斯馬走回主流視線的教練。



然後,摩連奴(José Mourinho)。

誰也知道摩連奴是一位很極端的教練,他能讓某些球員為他努拚命至死、也讓某些球員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哥利斯馬明顯是後者。摩連奴可不會像費拉拿般縱容球員,誰也記得他怎樣使洛賓(Arjen Robben)與杜夫(Damien Duff)融入他的戰術,並使該年的球隊成為機動性極強的絞肉機。由始至終,摩連奴並沒有為哪個球員改變戰術,他逼迫愛上腳的祖高爾(Joe Cole)融入但差點毀掉這位英格蘭球員、胡禮.菲立斯(Shaun Wright-Phillips)花了21m英鎊也因此離開。哥利斯馬不適應摩連奴需要球員重視防守的戰術,同樣也發現意甲的風格跟他不合。除了偶爾的正選機會,他的腳外背技藝根本對球賽沒有建樹,甚至還得到摩連奴的公開批評。這大概是一個錯配,即使當初是摩連奴說服莫拉堤(Massimo Moratti)花重金收購哥利斯馬。

哥利斯馬是怎樣回憶他的國際米蘭日子?「我不開心,而且感到自信心都失去了。我從來沒有機會證明自己就被摩連奴放棄,每次早上的訓練前我也在哭泣。」如果有著這樣的心態,大概也不會成為偉大的球員。這可能是哥利斯馬最終失敗的原因。

其實回過頭來看,哥利斯馬的機遇好像總是差一些:他是當時巴塞羅拿的新任會長拿波達(Juan Laporta)的收購,同時伴隨著羅士圖.列巴(Rustu Recber)、馬基斯(Rafael Marquez)與及,朗拿甸奴(Ronaldinho)。那個時候的巴塞正處於黑暗時期,球隊正在重建,而在朗拿甸奴身邊,哥利斯馬不是球隊的重心,甚至因為成績因素,談不上任何培養。而事實上,也有傳聞說哥利斯馬的轉會是Nike授權的──那年冬天著名的”Olé”廣告可見Nike對哥利斯馬的重視。但在球會中,他並沒有受到重視。

在得不到摩連奴喜愛後,他在2009年冬天去了另一豪門車路士(Chelsea),引進他的是前葡萄牙國家隊教練史高拉利。結果這位在2006年至2008年的國家隊日子很器重哥利斯馬的教練不久後被解僱,哥利斯馬又一次淪為邊緣球員。而事實上,C朗在2004年後一直待在國家隊,史高拉利是他伯樂之一、老大哥費高也言傳身教;哥利斯馬真正成為國家隊常規球員是在費高退役後的2006年,之前他繼續在U21當隊長、大哥──他的成長是真的缺乏良師。



也許因為些微的機遇差別,與及性格上的走向,在C朗拿到了2008年的金球獎時,哥利斯馬拿到了金貘獎,一個被票選為意甲最差收購的「獎項」。在三冠王賽季,哥利斯馬每次出場平均35分鐘,而27歲的年齡也表示他不能再說天賦無限。結果在摩連奴離開時,國際米蘭也放棄了他,11m歐元去了土耳其。

在土耳其他像在波圖般,成了比鍚達斯(Beşiktaş J.K.)的寵兒。他繼續秀他的腳法、玩弄對方的防守,當年的他又好像活過來:「我不是害怕壓力的人,土耳其的媒體可比意大利的來得刻薄。」努力為自己重新正名。球隊買入了不少葡萄牙球員,文路爾.費南迪斯(Manuel Fernandes)、施馬奧(Simao Sabrosa)、曉高.艾美達(Hugo Almeida),教練也是葡萄牙的卡華路(Carlos Carvalhal)。哥利斯馬被任命為隊長、在歐洲賽場表現出色,並且重新入選國家隊,一切也很美好。直至2012年3月,於歐霸杯面對馬德里體育會時,哥利斯馬半場被換下,隨即怒罵教練,結果被球隊禁賽。又一次因為性格及與教練相處不好影響比賽,而這間接使他就算入選了2012年歐洲杯的名單,最終也沒有上場。



新球季因為比鍚達斯財政困難,在與球會談判決裂後一直沒有打上比賽,直至年底解約,並到了阿聯酋的艾阿里(Al Ahli)。哥利斯馬坦然不清楚這間球會以至整個聯賽。這樣一說,大家也都知道因為金錢而轉會。而在第一場比賽,他就因為一個黃牌與球證爭執而被判離場。一如以往,他始終沒有達到人們的期望。

2014年,在大半年處於失業狀態下,終於回到了他生涯高光點的波圖,教練不同了、隊友不同了,球迷卻還是愛他:一萬人來到訓練場歡迎他歸來。這次他的目標很簡單:巴西世界杯,而他有半年時間再次努力。機會已經出來了,C朗帶領葡萄牙勝出附加賽、波圖教練保羅.方辛加(Paulo Fonseca)也在這幾場比賽讓他正選,而哥利斯馬也在杯賽貢獻了回歸的首個入球。

接下來會怎樣沒人知道,一如十年前沒人會想到哥利斯馬跟C朗會這樣走著不同的路。這篇文始終是談哥利斯馬而非比較兩人,但也許《雙城記》這句還是可作題記:「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明智的時代,這是愚昧的時代;這是信任的紀元,這是懷疑的紀元;這是光明的季節,這是黑暗的季節;這是希望的春日,這是失望的冬日;我們面前應有盡有,我們面前一無所有;我們都將直上天堂,我們都將直下地獄。」。(其實也真沒太多比較可言,哥利斯馬與C朗是好友,最近也在推特說過「C朗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員,完。」這一句略顯霸氣的話。)


留言(1) | 引用(0) | 話題(足球)

[1]

團體戰術適性的發揮大體是青年妖人的潛力和晉昇為球壇巨星之間的,畢竟11人足球的場地面績和人員的數字需要的是團體組織和相互影響的功能性而不是個人主意,哥利斯馬將5人室內足球(Fustal)那套放大到11人足球上,雖然同樣的活動能力也一同放大,但畢竟職業球員也不是經常可以由中場盤球狂奔五十碼直達禁區而保持充沛氣力,因而視頻集綿中他總是最後被人掃跌,但美斯生涯「只用一次」就足夠經典,這的確是足球智慧和教訓的調動問題,也是機遇的問題。

但同樣地大體可以想起年輕時的迪比亞路沒有哥利斯馬的高超娛樂性和爆發力,但基礎上兩人算是貼近,但迪比的戰術思維較高懂得知道自己的生存條件和最大功效,是在禁區條例保護下又不必像傳統中鋒一樣對抗防線,遊,使刃有餘的庖丁解牛,使其一生在球賽上的重要性比起哥利斯馬要高得多。

葡萄牙國內的足球願意相信任意發揮他個人特質而不是調較他的到一個更佳的發揮效果,就像將一支一級酒庄的超高品質紅酒卻胡亂在儲蓄不足的時間開酒然後不待空氣揮發就隨使就大口喝下一樣,這一點葡萄牙的確是被葡萄牙本身的足球質數限制了.....

只能說C朗一生最大幸運的確是碰上費格遜....


[引用] | 作者 研碩 | 28th Jan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