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諏訪四郎 | 10th Dec 2007 | 光影流動 | (2108 Reads)
  


   若說九◯年的《棒下不由人》(《3-4X10月》)是北野 武首部風格成型的基礎、九七年嬴得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的《花火》是北野武在電影創作上攀向巔峰的表現,那介乎於兩者之間的《奏鳴曲》就擔當著一個重要的地位:這是因為,《奏鳴曲》就是北野作品標誌著成熟的一部作品。

  拍攝於一九九三年的《奏鳴曲》,作為北野 武的第四部作品,在某程度上來說,可謂將北野式風格的四大元素──暴力、寧靜、爆笑和死亡的一個高度融合,比之《棒下不由人》的高度突出以上元素,本片表現得已經十分自然。本片一承北野 武的風格,故事簡單直接的切入:不太守幫規的黑幫頭領,因發跡而被上頭忌憚,借故將之遠調他方,再藉另一幫派將之翦除。故事的情節十分簡單,當中亦包含著北野 武慣常採用的自殺式結局──明知道寡不敵眾,但主角仍然拚死一戰;而在這個邁向毀滅的過程中,北野 武就藉著各種事情去表現自己的生死觀,有一定死亡的味道。

   本片簡潔、直接,即便暴力場面的交待亦如是:一違一般黑幫電影的熱血激昂和火爆,北野作品的暴力場景交待,卻是差不多完全相反,暴力在毫無預兆下突發而出;沖繩酒吧裡的槍戰就是一例,當我們隨著橫移的鏡頭,把焦點集中在闊步進入、「形跡可疑」的三個白領時,在北野武身旁的一個局外人突然中槍倒地;而下一個鏡頭,我們可見另外三名殺手(他們一早就坐在那個毫不叫人注目的角落)已經對著北野一伙人頻頻射擊,而北野與手下亦已經站起,單手持槍並且身子站的筆直、目無表情地扣著扳機──依大眾對黑幫電影的認識,開槍的人通常都是表情激動、興奮;但在這裡,這群黑幫表現卻是十分冷靜和沉穩,也可被視為北野 武對於「主流暴力表達」的一個反動;而槍戰場面也戛然而止,一切也立即回歸平靜。   

  另一個有趣的特徵,就是北野 武在笑料上的處理;笑料也如同暴力,也是突發性的。在海灘上的陷阱佈置、煙火射擊──北野在這一場在煙花中突然抽出了手槍亂轟,子彈橫飛、隨時要人的命,但整個氣氛卻即時瀰漫著一種黑色幽默,立時把那一點點的死亡腥味中和之餘,也給人帶來一種爆笑感,這也可以說是暴力、爆笑和死亡的一個融合。另一方面,北野武在影片當中也對主角村川(北野 武以Beat Takeshi這演員身份演出)到處嘲諷──在這個桀驁不馴的黑幫頭目身上,絲毫找不到什麼英雄浪漫主義氣息,而且也不似一般電影中的黑道大哥般武藝高強,槍法的精準度也叫人不敢恭維(酒吧的槍擊場面,他是要站著連番射擊才把殺手給撃斃;最後一幕他單身直赴兩個黑幫高層的聚會場所,以自動步槍掃射大開殺戒,就是要以武器的性能彌補自己槍法不佳的弱點),四處看上去頗為尷尬的;從這個角色中,我們看見的就只有一副「一無所有的虛空軀殼」。   

  北野作品的另一個重要元素──安靜,同樣也在本片中到處可見,也往往與暴力關係密切,兩者糾纏不休;當演打手的寺島進在海灘上忘形地拋著飛碟,打發閒時,在一旁站著的一名殺手突然出現在他跟前,在一個曖昧的笑容中開槍,子彈在寺島的雙目間射入,而剛在一艘破舢舨前蹲坐而避過一劫的北野和國舞亞矢,就只能呆呆的目睹死屍在他們前砰然倒下。在這裡,除了暴力爆發的瞬間(槍擊一響時),四周是除卻海浪聲外的一片靜謐的。

   北野 武在他這部創作生涯中佔有特殊地位的作品中,把以往的各種手法結合,每一個元素都剛恰到好處,甚少過火之處,到處已經可見北野作品的一個成熟表達方式,而再經下兩部作品,包括跟傳媒主流大唱反調的怪雞作《狂想曲》(又名《一起搞吧!》)和《壞孩子的天空》的摸索和嘗試,最終在《花火》中集其大成,攀上巔峰。從此可見《奏鳴曲》的重要性。


[1]

To be honest I haven't seen much film of him....but it seems like this one is worth watching first before others.....


[引用] | 作者 pc20001150 | 11th Dec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

若想涉足北野武電影,個人認為以《棒下不由人》或《盲俠座頭市》來作入門比較好…其次再看這部也可以的了。

鄧生你若想看可以問我借DVD的~

諏訪四郎
[引用] | 作者 諏訪四郎 | 11th Dec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